大陸證監會:嚴格落實炒股實名制 打擊機構違規配資

7月10日,股民在瀋陽一證券營業部裡關注股市行情。

A股企穩後,監管層要求對被視為引發此輪下跌原因之一的場外配資業務進行清理。7月12日晚,證監會發布《關於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再次要求派出機構和證券公司加強對場外配資業務的清理整頓力度。

部分機構再次出現配資違法現象

根據新京報報導,證監會表示,隨著市場回穩,部分機構和個人藉助資訊系統為客戶開立虛擬證券帳戶,借用他人證券帳戶、出借本人證券帳戶等,代理客戶買賣證券,這些違法現象又出現了卷土重來的勢頭,可能再次危及股票市場平穩運行,必須予以清理整頓。

證監會表示,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關於證券帳戶實名制、未經許可從事證券業務的規定,損害了投資者合法權益,嚴重擾亂了股票市場秩序。

強化對特殊機構帳戶開立和使用檢查

按照證監會的部署,各證監局應督促證券公司規範資訊系統外部接入行為,並於2015年7月底前後完成對證券公司自查情況的核實工作。中國證券業協會從2015年8月份開始,認真開展相關評估認證工作。

證監會尤其指出,要嚴格落實證券帳戶實名制,進一步加強證券帳戶管理,強化對特殊機構帳戶開立和使用情況的檢查,嚴禁帳戶持有人透過證券帳戶下設子帳戶、分帳戶、虛擬帳戶等方式違規進行證券交易。

相關舉措
網信辦叫停配資炒股網路廣告

據央視財經報導,12日,國家網路資訊辦公室發布通知:請各網路平台、媒體單位從本通知下發之日起,全面清理所有配資炒股的違法宣傳廣告資訊,並採取必要措施禁止任何機構和個人透過網路管道發布此類違法宣傳廣告資訊。

一位配資平台CEO向記者確認了上述說法,並表示該配資平台所有關於炒股配資的網路公告都已經撤除。

這是網信辦首次針對股票場外配資發聲。由於HOMS、銘創等配資系統公司及網路配資平台並不屬於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因此證監會機構部對其尚無名義上的監管權,而此次網信辦的加入,成為了繼公安部之後,參與清理場外配資的又一個部門。

不過,記者搜索了幾家網路配資平台,發現多家配資平台的公告仍未刪除。『1-5倍高槓桿低息股票配資』,『炒股配資1:1配資免息到底,股票配資利息七折優惠』等宣傳語仍在。

『純配資平台基本死亡』

那麼這一規定對當下場外配資平台業務有何影響?『純配資平台基本宣佈死亡了』,一位以P2P民間借貸作為主要資金來源的配資平台CEO在其微信朋友圈上表示,並慶幸自己的平台有『先見之明』,使用了信託帳戶,滿足實名制要求。

不過,多家網路配資平台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很多網上配資平台使用信託帳戶,因為信託帳戶本身就需要多個操盤手,可以開設子帳戶,因此滿足了實名制的要求。這樣的帳戶遊走在監管的灰色地帶。

截至記者發稿,米牛網仍在召開會議商討下一步計劃。米牛網CEO柳陽表示,公司正對證監會的清理意見進行討論,對於存量帳戶、新增用戶的處理辦法尚在討論。

不過,一家P2P配資平台CEO在微信朋友圈內表示,存量用戶的配資業務將不受影響,繼續進行;新增用戶將受限制。

公安部:個別公司涉嫌操縱證券期貨交易
副部長孟慶豐率跨部門工作組抵上海,已發現個別公司犯罪線索

記者12日獲悉,10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工作組現已發現個別貿易公司涉嫌操縱證券期貨交易等犯罪的線索,正在依法開展調查。

此前,7月9日,履新公安部副部長剛剛13天的孟慶豐,帶隊赴證監會,會同證監會排查近期惡意賣空股票與股指的線索。公安部發消息稱,針對近期境內證券市場出現的異常波動,公安部高度重視,會同大陸證監會進行分析研判,部署全國公安機關依法打擊證券期貨領域違法犯罪活動。

公安部連同財政部、國資委等部委的救市表態,股市終於絕地反擊,連續兩天大漲。據悉,當日證監會、公安部執法人員進場對涉嫌惡意做空大盤藍籌股的十餘家機構和個人開展核查取證工作。

專家分析

什麼是惡意做空?和一般的做空如何區分?目前做空市場怎樣?惡意做空屬於什麼罪?如何量刑?新京報記者採訪期貨公司負責人、法律專家進行詳解。

1 是否存在惡意做空?

有『大陸股市維權第一人』之稱的嚴義明解釋稱,從目前情況看,惡意做空是有的。首先,從資料上看,這輪市場具備了惡意做空的『條件』。根據公開資料計算兩融餘額從1萬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到2萬億,僅用了5個月,平均日增百億元,這其中不包括場外配資資料。

『融資量大了以後,能夠翹動的做空的力量也更大。』嚴義明說,因為有平倉的機制在,如果做空方在短時間內把股指砸到某一個點位,那每一個點數上就會有平倉,由此產生的平倉能量就會釋放出來,也就是說它要做空比以往更容易。

另一方面,在嚴義明看來因果關係非常明確。融資融券平倉以後,拿到資料的做空者集中資金或者股票的優勢來砸盤導致下跌。

『證監會和公安部對做空開始調查投入後,馬上股市就漲起來了。』嚴義明說道,9日和10日兩天的大漲就是很好的例證。

『這個角度來看,大陸證監會和公安部的聯合行動,客觀上、一定程度上排除了這些因素,那麼一旦這些因素排除後,股市就會漲。』嚴義明稱。

最後嚴義明稱,此次公安部查出有做貿易的公司,這是明顯存在違法犯罪行為。『可以自由進出的貿易,按照規定是不允許用於投資的,如果用於投資就變成資本了。』嚴義明說。

2 惡意做空犯了什麼罪?

做空本來是一種常規的證券交易手段,但『惡意做空』不是純粹為了規避投資中的風險,而是透過聯合操縱來獲利。嚴義明介紹,《證券法》中並沒有明確『惡意做空』的概念解釋,但實際就是指的『股價操縱』,也就是操縱證券期貨交易價格罪。價格操縱有正向的操縱也有負向的操縱,負向的操縱價格就是做空。

操縱市場的行為外延廣泛、內涵豐富,『惡意做空』說法也很模糊,能否定為操縱市場罪,還要看它的具體行為是不是構成了操縱市場罪的要件。情節嚴重的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嚴義明說道。

在嚴義明看來,2013年『光大烏龍指』案件也算是其中一件案例。2013年8月16日,上證指數[4.54%]在2分鐘內成交額高達87億元,飆漲近5%,事後查明因光大證券[10.00% 資金 研報]自營策略交易系統出現問題而上演的一場『烏龍』。

『光大期貨烏龍指事件,實際是惡意做空,不過未進行追究,在對其進行行政處罰的時候實際是考慮到這個因素的。』嚴義明稱,實際處理時是有價格操縱和虛假資訊披露這兩個因素,同時考慮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