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我佛要你」 寺廟裡的新生活

我佛要你。

祝國華,6個月初從廣州一家水療會所的部長職位上辭職,在『我佛要你』的召喚下來到海豐雲台禪寺,開始一段寺廟裡的新生活。不過,已經三十五歲的他既沒有出家,也沒有皈依為居士,而是來這裡為『佛』打工。

根據鳳凰網報導,6月27日,週六的上午,阿華坐在廣州開往海豐的大巴上。這一次回廣州短短兩天,除了參加一個攝影培訓,他還把接下來兩個月的房租給交了,算是給自己在『紅塵』裡留下一個『窩』。

三個月前,某寺廟『我佛要你』的招聘,曾一度引發大眾對去寺廟工作的興趣。不過阿華並不知道那次熱潮。他這次選擇,是因為想離開已工作了九年的公司,但又『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剛好又有朋友推薦。他希望來這裡可以清除雜念,把未來的方向想清楚。這個緣由,他好不容易才向遠在家鄉的妻子和父母解釋清楚,此前他們一直擔心他會『出家』而一去不復返。

這一次回廣州,阿華把出租屋裡的音箱和CD機也背了過來。寺廟的房間裡本來就有空調、冰箱、網路,現在又有了音樂,物質條件和之前比,相差並不太多。

阿華的床頭放著一本寺廟管理方面的書,這是他來這裡工作後,『師兄』交代他看的。師兄同時給了他幾本佛經,不過他大半個月來都沒能看完。

阿華所在的雲台禪寺在新成立的深汕(深圳-汕尾)特別合作區內,建寺的歷史不算長,一些建築還在籌款建設中。

按照規劃,這裡將來會有『很大的發展』,因此阿華覺得來這裡『機會會多一點』。

阿華在辦公室整理拍攝的佛事活動資料,一些信眾有時也會問他要自己的照片。他的工作崗位過於新鮮,還沒有一個大家一聽就明白的簡稱,向別人介紹自己時,他就說是『寺廟後勤部門的宣傳與策劃還有接待』。

維護寺廟的微信公眾號是阿華的重要工作之一。普及佛學知識,發布活動資訊,和信眾互動……曾經隱遁山林遠離紅塵的寺廟現在也開始用起了網路。

阿華和同事們在喝當地的功夫茶。來了近一個月,他已經慢慢融入到新生活之中。他說這裡的氣氛很好,大家相互尊重,除了稱出家人為師父,其他人都相互稱師兄,大家相互尊重,沒有級別之分。

阿華是個戶外運動發燒友,寺廟外青山綠水的環境正合他的心意。到這裡後他很快在後山發現一處適合露宿的岩石平台,後來因為晚上蚊子太多而放棄。

寺廟後面的山裡有一處清澈的水潭,周邊村民常來這裡游泳。忙完一天的工作後,阿華也喜歡來這裡放鬆一下。

如果說有什麼不習慣,那就是在這裡必須吃素了。阿華來這裡後已經瘦了1.25公斤。 不過這些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他說很多名人都在寺廟裡待過,接受這種簡單生活的洗禮對自己會有不少提升。

阿華幫廟裡的一個師父網購了一個網卡,但快遞員只願意送到山腳,他只好自己下山去取。現代的寺廟生活早已不是遠離社會的獨立存在,即使是出家人也不例外。

寺廟的作息是早睡早起,晚上八點師父敲鐘後,這裡基本就安靜下來了。晚上,阿華一個人在大雄寶殿前的平台上拍攝山中的明月。如何克服適應時期的孤獨感也是他要面對的一個難題。

阿華幫師父的手提電腦裝上網卡,調試好,現在師父可以在網路的世界裡自由『遨遊』了。師父說他上網主要就是看看電影。

第二天是農曆五月十三,伽藍菩薩的聖誕日,寺廟要舉行一系列法事活動。阿華凌晨五點就起了床。兩周之前,他和師兄們就已經安排好法會的流程,並把宣傳海報貼到了附近的鎮上,讓更多的信眾前來參與。

一籠等待放生的小鳥擺在大殿外。籠子上插著燃香,還貼有出資的信眾的名字。阿華說,他工作的意義就在於促進信眾和寺廟的聯繫和互動。

整個上午,師父和信眾們舉行佛前上供、放生祈福等法事活動,阿華則負責把這些活動拍攝下來,以備之後做成圖文、影片發布到雲台寺的微信公眾號上。

大殿裡光線有時不是很好,也不便用閃光燈,阿華就用手機拍幾張。他說,在寺廟裡除了能接受師父的指點,還能接觸到各地來的信眾,讓他學會了與人溝通。

中午時分,阿華和眾多信眾一起把十幾桶魚兒放生到山下的河裡。即使沒有皈依,在耳濡目染之下,阿華的許多言行也慢慢向信眾的標準靠近。

忙完一天後,漫漫長夜,阿華在宿舍裡用手機上網。阿華說來這裡後收獲不少,做事變得專注了,原來暴躁的脾氣也好了不少。至於未來,他表示不會就此遠離『紅塵』,等到自己的人生重新有了定位、有了目標,就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