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醫生做手術時突發重病 忍撕心之痛堅持手術

胡方斌(中)經搶救後脫離危險。

靖江市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胡方斌,7月4日在進行一台心臟介入急診手術時,自己卻突發重病——心臟大血管撕裂。他打了兩針嗎啡,忍著『撕心裂肺』的疼痛做完了手術。隨後,胡方斌才被緊急送到南京急救,經過鼓樓醫院心胸外科12小時的手術脫離危險。

和時間賽跑的他
做手術時胸突然劇痛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7月4日,是靖江市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胡方斌49歲的生日。天剛濛濛亮,胡方斌就接到醫院電話,急診收治了一名急性廣泛性前壁心肌梗死的61歲老人,『需要你趕緊來做介入手術。』

6點22分,胡方斌就站上手術台。一般來說,一台介入手術大概需要半小時,胡方斌回憶說,手術一開始都很順利,大概進行了20多分鐘時,他感覺胸部劇烈的疼痛突然襲來。

『好像整個人都要給撕成兩半!』當時胡方斌臉色慘白大汗淋漓,手術室的醫生和護士都發現了不對勁,但手術已經進行到最關鍵的一步,胡方斌咬牙忍著,『我不能離開,我的病人還在手術台上,我離開,他的生命就有危險。』

打完止疼針堅持手術

胡方斌讓助手給自己打了兩針嗎啡,堅持完成了手術。病人的胸悶和胸痛解除了,然而為他手術的醫生,卻痛到站不起來。『我懷疑可能和手術室的病人一樣,也是急性心梗發作。』然而,當聽說上午8點還有一台手術時,胡方斌卻說,『我休息下,馬上就到!』

胡方斌回憶道,當時他甚至想,就算真是心梗也沒關係,這方面的處理他很有經驗。可是,隨後做的兩次心電圖,都不像是心梗,於是他趕緊做了個CT。看到自己的片子時,胡方斌震驚了——主動脈撕裂,『就好像是房子的頂樑柱斷成了兩半。』

穿著手術服被送往南京

心臟的大血管破了,這可是要命的!『把我送到南京鼓樓醫院,我要做手術。』南京鼓樓醫院心胸外科主任王東進教授介紹說,主動脈是身體的主幹血管,承受著直接來自心臟跳動的壓力,血流量巨大,內膜層撕裂如果不進行恰當和及時的治療,破裂的機會非常大,死亡率也非常高。以往的文獻報告,1周內的死亡率高達50%,一個月內的死亡率在60%-70%之間。

2個小時後,胡方斌就被送到了鼓樓醫院,醫院為他開闢了綠色通道。入院十分鐘後,他就躺在了手術台上,而此時的胡方斌,身上還穿著做介入手術時的手術服。

生死時刻
18℃體溫置換血管 12個小時搶救成功

鼓樓醫院心胸外科團隊經過了整整12個小時奮戰,當天夜裡,終於把胡方斌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醫生為胡方斌進行了升主動脈和主動脈弓置換,換上接近20公分長的人工血管,並從他腿部大隱靜脈取了一段15公分的血管進行搭橋。

術中血管置換,運用了深低溫體外循環,醫生將胡方斌的體溫降到18℃,讓循環在完全停止的狀態下維持了20分鐘。

『我認識的很多心臟科醫生,自己都有高血壓等問題。』南京鼓樓醫院心胸外科主任王東進教授說,這可能與他們平日工作壓力大有一定的關係,在做手術的時候,精神常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而精神過度緊張、情緒過於激動、身體過度疲勞等,易導致血壓突然升高,忽高忽低的血壓,其實對血管的傷害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