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別跟我談大數據 萬科未來40%員工是機器人

王石。

7月12日舉辦的第三屆外灘國際金融峰會上,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作為特邀嘉賓,發表了約15分鐘的演講,暢談萬科轉型的思考,下一個10年的萬科發展方向,萬科100億回購股份之舉的背後思考,互聯網+,甚至首次對外回應了『萬萬合作』。

根據鳳凰財經報導,王石的這次演講乾貨很多,主要有五大要點:

1、萬科用了過去16個月做計劃,到現在仍描述不清楚未來十年會怎麼樣,但有兩點是明確的:由製造型轉向技術型,由銷售商轉向服務商

2、別跟我談什麼大數據,現在房地產建築業很多基本數據都還不全

3、網路要學習,更要學習工匠精神

4、2008年到現在,資本市場都不給房地產業擴股,現在開了口,但這牛市是吹出來的,萬科還要看一看

5、萬萬合作的實質,就是把自己手上的重資產,變成對方的輕資產

談未來10年(以下為王石演講正文,有刪節)

我作為一個傳統企業的董事長,在目前這種轉型目前,萬科是怎麼考慮的。萬科恰好是去(2014)年30周年,我們為了對待將要迎來的第四個十年,從2013年的8月份一直到2014年的12月份,用了16個月的時間去制定我們未來的十年計劃,應該說很充分了。

但到了2014年的12月28號,我們即將公佈我們未來計劃的前夕,10點鐘要公佈,8點鐘萬科的團隊和麥肯錫的團隊還在改稿。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十六個月的準備還沒有想好,我們未來十年應該怎麼發展。但解決了一個問題,這十六個月是上下充分的溝通,充分地各種對話、交流,至少我們的困惑,我們遇到的難題是什麼,我們上下都非常清楚。

應該說未來十年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我們現在還是描述不清,但是有兩點是要清楚的。

第一,我們如果是從一個產品的製造型向技術型的轉型,現在已經到所謂的4.0了,實際上我們還要解決2.0的問題,我們傳統企業的技術和工業發達國家的差距還是比較大。

第二,我們從銷售商向服務商轉型,這點也是非常清楚的。什麼叫做服務型轉型?現在萬科整個員工是4萬人,預計未來的第十年,我們的員工會達到一百萬人,不要以為說勞動密集型的是郭台銘,我們萬科也將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的企業。但我們知道,到未來第十年的時候,大陸已經進入老齡化,不要說進入老齡化,就是今天,很多年輕人根本不願意幹傳統行業,現在我們的職工普遍缺少10%,到未來第十個十年,一百萬我們缺少多少人呢?應該預計我們缺少40%。怎麼辦呢?只有上機器人。

在剛過去兩個禮拜的第一屆深圳創客大會上,相當一部分表現的是機器人,萬科去參展的是無人駕駛汽車,當然無人駕駛汽車研發的時間不是很長,從制定到研發只是三年時間,但是無人駕駛汽車是可以開動的,預計明(2016)年萬科的機器人夜間巡邏保安就會投放市場。萬科向技術轉型這是一個必然趨勢。

萬科這麼多年搞住宅產業化,搞綠色建築。白領六千人,一半以上是工程師,實際上萬科的技術屬性已經比較明顯了。更不要說萬科要解決未來城市的垃圾,微生物技術、轉基因技術將是萬科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

網路

大家都在說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我在萬科集團的例會上,我非常明確的說,你們之間怎麼談我不在乎,但是當著我的面請你們不要在我面前說大數據三個字。大數據和我們有沒有關係呢?當然有關係。但作為傳統行業,我們數據還不全的時候,我們談什麼大數據呢?在工業發達國家,作為傳統的建築行業,已經進入BIM時代,即建築資訊模型,從設計、採購、建設,整個過程當中都採用數據管理,而BIM在大陸的房地產建築界,即便是在像萬科這樣所謂的強調技術轉型的企業,現在也只是在試點、試驗階段。同時開工的三百個專案當中用BIM的還不到10%,所以你跟我談什麼大數據呢?

下面再談一下,是不是網路時代和萬科沒關係?我說當然有關係,怎會沒關係呢?你們不是在談互聯網+嗎?我說我們來談『+互聯網』。

傳統行業如果不和網路結合起來,你會被淘汰,你不是被互聯網+的企業淘汰了,你會被你的行業,你的同行+互聯網淘汰掉,就像到了電話時代,你不用電話,你不是被電話公司淘汰,你會被使用電話的同行所淘汰。

談學習

所以在這個轉型當中,我們應該清醒。大陸無論是網路還是傳統企業,我們缺少一種東西,我們缺少的就是我們現在已經不再看得起我們的鄰居——日本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本身在大陸就有,但是我們缺失了。就是如何精益求精,把一個產品當成藝術,當成生命去做,如果沒有這種精神,大陸大了也持續不了,而且這個大可能是一個災難。

作為一個傳統企業,萬科(專題閱讀)從五年前制定了『千人億計劃』,就是一千名工程師,一億人民幣送他們到日本學習,一次一個月,執行到第三年,開始制定第二個千人億計劃,把一千名經理,用一億人民幣的成本送他們到日本學習。第四年我們有第三個千人計劃,就是一千名服務人員送到日本學習。預計隨著萬科的人員增加,我們會有第四個,第五個千人計劃繼續。

談股災和萬科配股

萬科算是一個老公司了,我也來談點在這次股災當中萬科的一點體會。很有意思,我非常感謝2008年。08年之前,我們兩年不到擴一次股,萬科在08年之前作為一個上市公司的效率是最高的,一直在融資,萬科的擴股當中,融資對萬科起到一個助推器的作用。但是08年之後不給房地產公司擴股了,怎麼辦?萬科要發展,08年之後萬科的發展沒受到影響,很簡單的秘訣就是合作,萬科現在90%的專案是合作的,也就是自己做的專案只占到10%。我們透過合作,萬科現在不缺資金。

當然作為上市公司,這次開了之後,我們也想擴股,但是對市場評估了一下,感覺現在牛市是在吹,很明顯的管理層的意圖非常明確,以至於到最後各種放放放以後就是空,我們經歷最痛苦的就是高價發行了股票,最後股價跌下來了,我們的中小股東、戰略投資者非常難受,所以這一次我們非常清楚,有擴股機會我們還是要看一看。

我們不缺錢,帳面上500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所以我們說即使現在給擴股機會了,我們也決定先不擴,看一看。所以一旦突然發現股價下來之後,我們即刻就申請了100億的回購計劃。很多公司都停牌,我們不會停牌的,即使有一天我們跌了百分之八點幾,萬科是流動性非常好的股票,我們不會停。

這就是在這次市場變化的時候,萬科的一個態度。而且這時候我才發現,萬科變了,以至於變的『上市不上市』對我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因為萬科的基因已經不用依靠擴股來擴張,但不等於說萬科將來不會擴股了。

談萬萬合作

從企業的發展來說,因為一個靠挖坑就能賺錢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所謂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進入白銀時代。為什麼萬萬想不到萬達和萬科合作呢?很簡單,我們先說萬科,我們的住宅開發,我們的社區向城市配套發展,住宅是我們的輕資產,蓋了就能賣,突然進入商業地產、辦公大樓地產,第一,你不能蓋了就賣,要出租,我們發現這方面我們不是很熟悉,這種商業資產對萬科是重資產。

萬達恰好是倒過來的,商業地產它也不是賣,是租,但是只要一開始它即刻就能組織,你知道你的租金收入是多少,知道客流是多少,商業地產對萬達是輕資產,但是和商場配套的住宅就不那麼得心應手了,質量啊,賣的不盡人意,住宅對萬達是重資產,這兩個公司為什麼不合作呢?它的重資產在我手上就是輕資產了,我的重資產在它手上也是輕資產了,所以這已經到了一個新的發展當中重新的資源整合的過程。

談大陸企業

參加這個晚會,今天講完課趕到這裡。大家都在談大陸的巴菲特。我想這裡帶來兩個問題。第一,如果要成為巴菲特的時候,本身就有點問題了,就等於說我們誰成為洛克菲勒,我們誰成為卡內基。我們大陸有很多巴菲特,我想這個就有問題了,我們所謂的巴菲特只有一個,完了大陸說誰能成為巴菲特,我想最多是一個嘛,怎麼會是一堆?

談到巴菲特,我的聯想就聯想到了郭廣昌,但是郭廣昌就是郭廣昌。將來發展我覺得在傳統企業轉型當中,複星給我們做了一個啟發,給我們做了一個示範。一個從房地產、醫藥、鋼材,應該說是一種多元化發展,最後如何再透過跨國的經營當中走向了金融,我後面叫金控,我非常看好郭廣昌。我們是做傳統行業出身的走到這一步,而且是走出國門,我知道我們的主戰場還在大陸,但是國際舞台和大陸市場結合起來,那真是不得了,大陸人非常聰明、勤勞能吃苦,甚至可以總結來講什麼叫企業家,什麼叫領袖,就是以苦為樂的。

我跟廣昌挺熟的,從某種角度來講是不打不成交,我們見了一面就互相踩對方,互相笑咪咪的不服氣。儘管是這樣,我真正到他家裡,也就是兩個月前,他家裡的樸實,他家裡的環境讓我感到和大陸現在已經富起來一代富人的家裡相比,我感到很意外,非常樸實。所以我感到大陸人只要給了機會,有這樣的舞台,21世紀說是大陸的那毫無疑問。但是我們應該記住,我們更多的開始要談,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責任,更多要強調的不是第幾,我們是巴菲特,更多要講我們的責任,毫無疑問一定會超過巴菲特。不要相信只有盎格魯-撒克遜的後代一直主導著這個世界,既然21世紀是大陸的世紀,應該是我們龍的子孫在世界上要開始嶄露頭角,但是要記住我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