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大學生考研失敗留校當保安 第2年考研成功

4學生合影。

早上6點,23歲的萬文傑已經在上班的路上,他隨手更新了一條狀態到QQ空間:『一個新的旅程開始,願一切安好。』他剛剛告別了圖書館保安崗位,在富士康兼職做軟體測試,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他在為自己掙讀研的學費,同時也為即將到來的研究生學習積累經驗。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在這個畢業季裡,武漢輕工業大學圖書館的4名護衛隊員成了全校的明星,萬文傑和3個小夥伴黃凱、江力和吳濤,分別考上了華中科技大學、武漢理工大學、湖北大學和江南大學的研究生,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勵志保安團』。

2014年2月,考研失敗的萬文傑需要一份工作。春節剛過,空氣中鞭炮煙花的味道還沒有散盡,就在這樣的『年味兒』中,連夜坐車趕回學校的萬文傑,在查到分數線的那一刻感覺像掉入了深淵——他以幾分之差落榜。

其時,萬文傑家中還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母親失業,一是父親眼睛受傷。他還有一個高考發揮不好堅持要讀三本的弟弟,這個家的經濟狀況開始捉襟見肘。萬文傑知道,身為長子,現實已不允許他『再戰』。

可他過不了自己心理那一關,『有大半年的時間是在考研路上,就這樣無果而終,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進退維谷中,他在校車上偶然聽到一個保安打電話說圖書館在招護衛隊員。萬文傑捕捉到這個資訊,『在學校工作,有工資又能繼續複習』,他下車後立馬就去校保衛處詢問,報名後經過面試順利入職了。

此後,他還引薦了同為機械工程學院畢業、也懷著繼續考研目標的3名同學一起到圖書館當護衛隊員。他們不知道的是,表面上順利的面試背後有著圖書館方面的掙扎和考量。

『校圖書館護衛隊原本只招聘社會人員的,大學生心氣兒高,不一定肯踏實做這個工作。再者,他們考上研究生就會走,流動性比較大,也是我們的一個顧慮。』該校物業服務中心專案經理孫傑說。但在面試過程中,4人對圖書館的設施設備、規章制度都比較熟悉,這讓館方感到滿意,『他們在學校生活了4年,自己也是學生,管理起來更讓我們放心』。

成為圖書館護衛隊員後,4人的日常工作是進行安全巡查,保障圖書館的安全運行。而每天下班後,4個人就直奔自習室、辦公室複習,晚上就在館內宿舍休息,成了泡在圖書館的『學霸』。

這樣的雙重身份帶給他們的,不僅是繁重的工作和考研複習時間的矛盾,也有從象牙塔中的大學生到圖書館護衛隊員的身份落差。萬文傑剛開始穿上護衛隊員制服工作的時候,每遇到以前的同學想和他聊聊近況,他總是搪塞一下就走。

『感覺他一直在回避「保安」的身份。』萬文傑的一位同學說,很長時間裡,萬文傑都不會去主動聯繫同學。『我該如何開口介紹近況呢?』萬文傑說,『說考研失敗了在做保安嗎?』一到下班,他就會急不可耐地脫下制服,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這種尷尬感也裹住了江力。『在工作時,經常會被女生稱作「大叔」,』長著一張娃娃臉的江力有些委屈:『明明我也是和她們一樣的學生呀。』

挫折感越是強烈,4人就越是努力地學習。『當時喜歡看周星馳的《功夫》,看見底層的小人物變成武林高手,就幻想自己考研成功的那一天。』吳濤說。

上班時間,他們抽空就背英語單詞、記數學公式,來往圖書館的師生比較少的時候,他們還會互相提問單詞,一個說中文,另外一個拼寫出來還要講出單詞用法。

黃凱說,每天要上8個小時的班,再花8~10個小時學習,這樣一天就只剩下6個小時來睡覺和處理其他雜事,這讓他們很疲憊。『上班回來,宿舍常常都很沉默,大家都沒有精力多說話。』

因為是第二次考研,4人都覺得壓力挺大,常常有焦慮的時候。吳濤說,自己不是沒有想過放棄,內心也很害怕第二次失敗。這時候,他們就會結伴到圖書館門外跑跑步,看著來來往往的師生,想著還有那麼多人在努力學習,考研的決心就不斷受到激勵。『有時候,我們幾個人還會與同事一起看恐怖片解壓。』

『大家能走到這一步,是相互幫助和相互激勵的結果。』黃凱說。去(2014)年九十月份,正值複習的白熱化階段,他因為壓力大而大把大把地掉頭髮。在他看病的一個星期裡,都是萬文傑幫忙帶班。回來後,萬文傑又陪他複習,給他指導。

萬文傑坦言,那段時間,自己的班加上黃凱的班,每天要工作12個多小時,還要抽空複習,有時看著書不知不覺天就亮了,乾脆直接去上班。『既然大家在一起,就不能拋下任何一個人不管。』

一年後,當萬文傑再回首這段時光,他對這份工作充滿感激。『開始是虛榮心在作怪,保安其實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工作,任何一份工作都是值得尊重的。這份工作給了我們一個緩衝期,既解決了生活問題,同時也給我們時間備戰考研。』

黃凱也說,一年的工作歷練,讓他更加自信了。這個大學期間有些靦腆的男孩,不愛說話,不愛和人交往,剛開始在圖書館工作時,就連叫同學拿出證件檢查他都會臉紅。可工作一年以來,在與來往的師生打交道的過程中,他發現自己『臉皮越來越厚』了,有來借書的學生向他諮詢事情,他都會面帶微笑地解答。武漢理工大學的研究生複試要淘汰三分之一的人,他多少有些緊張。在面試過程中,導師對他當保安的經歷很感興趣。與導師聊起工作時,他沒有絲毫的膽怯。黃凱從武漢理工大學面試出來的時候,雖然還不知道結果,他卻很坦然:『無論結果如何,我知道自己與原來相比,改變了很多,這是最大的收獲。』

今(2015)年,圖書館還要再招4名應屆畢業生做保安,羅文森副館長認為這種方式是雙贏,『我們信任和支持自己的畢業生;同時,他們既能就業又能考研』。

從2010年開始,該校物業服務中心陸續招收部分應屆畢業生當保安,4年來已有13人考上研究生或公務員。2013年,該公司共招聘了3名應屆畢業生,全部考上研究生。前任保安隊員、去年考上貴州師範大學研究生的鄭丙沛前陣子回武漢參加了公務員考試,老家是山東的他打算畢業後回武漢工作,他說在母校和圖書館的日子讓他覺得這裡最有人情味兒。

今年9月,這4個小伙兒將走進各自新的校園、開始讀研的生活。對母校及圖書館,他們都戀戀不捨。『我會永遠記得在圖書館工作這段日子,它讓我明白,人生就像雲霄飛車一樣,有高有低,在低的時候要堅持奮鬥不能放棄。』萬文傑堅定地說,『我感謝這個轉折,現在的我,不害怕任何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