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反腐內幕:65歲女高管帶隊 打造民間中紀委

他或許發現,嚴厲的紀律並不能杜絕「蛀蟲」在帝國的角落—甚至中樞—接連出現。

行伍出生的大陸首富王健林篤信軍事化管理可以確保他的商業帝國穩如泰山,但現在,他或許發現,嚴厲的紀律並不能杜絕『蛀蟲』在帝國的角落—甚至中樞—接連出現。

根據時代周報報導,7月10日,記者獲得一份名為『許振營等移交司法、唐劍峰等解除勞動關係的審計通報』的萬達集團內部文件(下稱『審計通報』)。這份發布於7月10日,編號為『大萬股【2015】19號』的文件,措辭嚴厲地通報了集團內部18起貪腐事件,詳細描述了17名萬達集團內部員工和1位萬達合作方員工的貪腐行為,並公佈了對這些人員的處理方法。

截至發稿,萬達集團的網站、微博、微信等官方發聲管道沒有發布上述檔。7月11日,萬達集團召開了2015年上半年工作會議,但從萬達官方發布的工作報告來看,工作會議沒有提及上述通報內容。

記者一時無法聯繫上述18位被通報者對檔內容進行核實。萬達商業董事兼執行總裁曲德君讓記者『聯繫企業文化部門』,拒絕對『審計通報』進行置評。

萬達商業地產副總裁王志彬聲稱沒有見過『審計通報』,但隨後,他以『內部紀律』為由表示『不能隨便』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

萬達商業地產副總裁兼中區總經理呂正韜拒絕對『審計通報』進行置評。萬達董事會秘書王鍵以『公司有紀律』為由拒絕了記者的採訪要求。萬達集團企業文化活動中心品牌部總經理李海峰沒有回應記者的採訪電話和資訊。

但是,上述17名萬達內部員工的名字均出現在了萬達集團官網上的『解除勞動關係人員名單』中,這份名單記錄了萬達集團2010年之後因廉潔問題解除勞動合同關係的全部人員資訊。

截至7月13日,至少有三家萬達集團分公司向記者證實文件中的幾名被通報者已經離職。以上兩點在一定程度上交叉證明了『審計通報』的真實性。

鐵腕整治18人

這份長達2500多字的審計通報,落款為『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由萬達集團審計中心經辦,抄送至集團董事長、總裁,各系統總裁、執行總裁、副總裁。

文件顯示,萬達集團本次內部反腐共處理了18人,17人為萬達內部員工,1人為萬達總包單位的工作人員,涉及人員均為萬達集團總部和地方公司的高管,其中總經理級別共計4人:商管總部綜合管理中心大客戶部總經理唐劍鋒、西雙版納國際度假區管理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吳全宏、商管總部中區運營中心商業物業部總經理馮勁舸、牡丹江專案公司總經理榮從橋。其他人員均擔任副總經理、專案總經理、主任工程師等高管職位。

牽涉到的部門包含了萬達百貨總部、商管系統、牡丹江專案公司、西安專案公司,前三者所涉及的人員最多。

萬達百貨總部涉及6人,為各部門之最。其中百貨總部綜合管理中心工程物管部成為重災區,物管部總經理高毅、經理范學立(2014年4月離職)、及三位經理、副總經理均涉事,他們被指『多次組織、操縱工程類集採招標』,從中『以權謀私』,部分高管『金額巨大、性質惡劣』。記者嘗試聯繫高毅等人,但上述人士的手機均無人接聽。

萬達現商管系統涉及5人,原商管系統涉及1人,也呈現『窩案』狀態。其中級別最高的是商管總部綜合管理中心大客戶部總經理唐劍鋒、副總經理陳淩峰、商管總部中區營運中心商業物業部總經理馮勁舸,他們被指『多次接受地方公司超規格接待,包括去夜總會進行不正當消費』和收受賄賂。

其次,上海松江商管總經理史中被指『違反規定』、『向業主商戶亂收費』、並『截留公司收入形成小金庫,並多次使用小金庫資金超規格接待上級領導,包括去夜總會進行不正當消費』。

記者發現,萬達福建分公司成為商管系統窩案的發源地。審計通報顯示,唐劍鋒、西雙版納國際度假區管理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吳全宏、福州倉山商管招商營運副總經理肖養鑫三人分別明確被點出其在福州區域任總經理、福州倉山商管總經理和福州倉山商管招商運營副總經理職位時『以權謀私』,而記者查詢履歷資料發現,此次涉事的陳淩峰,在2013年也曾擔任萬達福建泉州萬達廣場商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一職,此後被升調萬達商管總部。

唐劍鋒、陳淩峰的手機處於停機狀態。7月13日,福建倉山萬達廣場向記者證實肖養鑫已經離職,萬達上海松江商管公司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史中已於此前一周離職,但對於他們離職原因,上述工作人員均以『公司紀律』為由拒絕透露。

萬達牡丹江專案公司涉貪腐5人,其中涉及外包公司人員1名,是萬達貪腐事件中內外勾結的典型。此次涉事的外部員工是萬達牡丹江專案總包單位中建一局專案經理肖豐,審計報告指出,萬達牡丹江專案公司總經理榮從橋、另三位專案公司副總經理,與肖豐相互勾結,透過中建一局變更專案圖紙虛增工作量,套現45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萬達牡丹江專案公司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上述4名萬達牡丹江專案公司高管均已離職。同時,上述工作人員以『公司內部紀律』為由拒絕回答離職原因。此外,萬達西安專案公司工程副總經理許振營也被指『索賄、隨意以各種名義罰款並私設小金庫』。

按照審計通報給出的處理意見,17名涉案的萬達員工均被解除勞動合同,情節嚴重的1人已經被立案,1人已經移交司法,6人將被『視情況移交司法』處理。肖豐被列入萬達黑名單,萬達集團要求中建一局承擔違規套現金額的雙倍違約金900萬元,並要求中建一局立即全面整改。

中建一局方面拒絕了記者的採訪,肖豐最近一次出現在公開場合是5月9日參加牡丹江萬達廣場專案的2015年度牡丹江市建設設施安全文明標準化現場觀摩會,記者現在無法聯繫到肖豐進行置評。

上述17名萬達員工的名字出現在萬達官網(www.wanda.cn)公示的『解除勞動關係人員名單』中,儘管官網無法直接瀏覽具體資訊,但透過搜尋引擎檢索,上述人員的姓名、原職務及解聘等資訊與前述檔中的資訊完全一致。

萬達的『民間中紀委』

『內部紀律』—這是記者在採訪萬達員工時聽到最高頻的辭彙。作為大陸最成功的集團企業之一,萬達集團可能擁有行業內最嚴苛的內部管理制度。這些紀律條文,不僅包括嚴格規定女員工裙子的長度,也包括對集團內部出現的腐敗分子絕不姑息。

王健林獨特的管理之道,與其本身19年的軍旅生涯有著莫大關係。現年61歲的王健林15歲參軍,28歲成為正團級軍官。1988年,34歲的王健林,請纓主持負債149萬元瀕臨破產的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承接舊城的改造,正式下海。之後,依靠著『鐵腕治軍』的企業管理方法,王健林帶領萬達集團成為如今總資產高達5341億元、員工超過11萬人的商業帝國。

靠業績說話,是王健林給萬達高管下的指標。『萬達就是這樣,誰完不成任務誰就夠嗆,不一定還能在原來的位置上做。』王健林曾在內部會議上不避諱地表示。不僅如此,王健林對自己有著極其嚴苛的紀律要求,按他親口所述:每天7點多到公司,早來晚走,很少休息;從不幹涉招標,在公司裡沒有任何親戚,而且對自己的親屬也嚴格要求,不允許親屬與公司做生意。

在諸多場合,王健林均表達了『無法容忍腐敗』的態度。在2015年6月23日的一次演講中,他給民營企業開出的良方正是『反腐』,『反腐把國有企業的無邊界擴張遏制了,透過反腐把很多官商勾結從市場上掃走了,大幅度降低了市場上的不公平現象。』他說道。

對於反腐,王健林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論』。在《萬達哲學》這本由王健林親自編撰,表達其管理智慧的書中,他說道,萬達有一支很強的審計隊伍,而『我個人在集團不分管具體業務,唯一管的部門就是審計部,審計部就相當於萬達集團的紀委』、『審計通報最厲害,一發就意味著有人被開除或者受到更重處罰』。在書中,王健林對這支隊伍給出的描述是,業務能力強、有很強的威懾力。

王健林口中的這支審計隊伍正是此次『審計報告』中的經辦部門—集團審計中心(審計部)。從萬達集團官網公開的歷年工作報告追溯,萬達審計部成立於2001年,其成員由財務、工程、預算、土水電各專業人才組成,目前這支由王健林直管的隊伍由高茜領導。

1996年1月進入萬達集團的高茜現年65歲,是萬達商業當時上市招股書裡面唯一的女性高管。2009年12月起高茜擔任萬達商業地產監事會主席,自2013年9月起同時擔任萬達集團審計中心總經理,此前,高還曾任大連萬達集團房地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而在加入萬達集團前,高茜曾擔任吉林吉信國際經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及大陸吉林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副總經理。

高茜領導的審計部門在萬達內部被稱為『民間中紀委』,其雷厲風行的作風深具王健林的個人氣質。

萬達審計監督微信號曾推送的一篇名為《揭密『民間中紀委』!27年來,萬達帝國的防腐敗秘器》的文章,其中對於萬達審計部門的工作機製作了介紹。『審計到各地,都會舉行一個全員的審前會議,包括打掃的阿姨、司機都得參加!』文章中如是指出。此外,為了培養這支隊伍,『除了請內部的人來講課,每年還會專門請國家各部委專家前來培訓』。按照文章介紹,『審計前,審計人員會拿著王健林的審計指令,然後把這張紙往總經理的桌子上一放,上面寫著審計指令四個大字,哪個公司委派什麼人到你公司進行例行審計,請接待配合,落款:王健林。』

儘管令出必行,但從可以追查的資料上看,這個持有尚方寶劍的『欽差大臣』部門,查處的內部腐敗卻在不斷加多。從2002年的處分2名員工、2006年的7人遭處分、2008年開除3人和降職1人、2009年處分13人、2010年處分員工10人、2011年處理違規員工43人、2012年處分員工64人到2013年處分員工180人,被處分的員工呈現猛增態勢。

而在7月10日的『審計通報』中17個被解聘的數量,在萬達歷年的解聘資料中,位列第二。2013年和2012年的審計中萬達每年解聘了26人,2006年萬達解聘了11人。

『任何企業反腐都是需要的,特別是對於萬達而言。』 上海交通大學[微博]房地產研究所副所長李驍對記者評論道,但他同時指出, 『企業需要從上到下貫徹執行,甚至有時候更需要從下到上地推行,但是不能走極端化。』

制度反腐的嘗試

王健林或許已經意識到,單靠自上而下的嚴令、懲罰和員工的自律無法阻止腐敗在他看不到的企業角落中滋生,甚至會有損企業內部穩定。

萬達集團自2006年開始的工作報告中均會公示萬達集團當年具體的處分數量,這被視為是王健林『鐵腕治軍』、『不惜情面』的標誌。

但在2014年的工作報告中,萬達集團首次沒有指出具體的處分數量。在王健林給萬達集團排出了新的四大支柱產業,原有的兩大支柱萬達百貨和KTV出列。但就算歷來強調執行力、雷厲風行的王健林也不得不對轉型中的利益格局重塑進行小心的調整。

萬達集團2014年工作報告中只是表述稱『大歌星出現嚴重管理漏洞,財務系統三次預警,總經理和分管副總裁仍不改進,集團只好紀律處分。因為領導的問題,也影響到去(2014)年大歌星幾千名員工的收入和獎金』。據資料顯示,大歌星KTV本歸屬於林氏投資集團。該集團與萬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僅是萬達集團在全國商業地產專案中的戰略合作夥伴,同時該公司的董事長林寧本人是王健林的夫人。

據公開報導及公司官網顯示,林氏投資集團成立於2005年10月,是集建築裝修裝潢、餐飲娛樂、經濟貿易等業態為一體的多元化集團公司。是萬達集團在全國商業地產專案中的戰略合作夥伴。旗下擁有大連榮欣裝潢有限公司、全國連鎖大歌星量販KTV、大連通達經貿發展有限公司及北京歐蘭特俱樂部。

大歌星量販KTV自2006年於『南寧』開設第一家分店起,至2008年大歌星量販KTV已經在南寧、上海、寧波、哈爾濱、成都、西安、北京等地開設了7家連鎖店,這個時候,萬達大歌星還屬於林氏集團(王健林夫人的公司)。

2008年林氏集團在北京、上海建設新的大歌星量販KTV公司,2009年於上海周浦、蘇州、青島、瀋陽、西安、洛陽、南京、重慶等地八家分店陸續起航。

2010年6月,北京大歌星投資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金1億元,成為萬達集團旗下的全國大型文化連鎖企業。

另外,不容忽視的一點是,想要讓萬達『輕』起來,萬達不得不釋放其對物業銷售的依賴,同時提高其酒店租賃等業務的比重,轉型亦會為『權力尋租』的滋生產生溫床。

『特別是在轉型當下,像萬達這樣的企業貪腐問題就會越嚴重,防不勝防,堵不勝堵,但是不得不防,然則風險更大。』 衛民不動產策劃智庫總經理蔡為民對記者分析道。

蘭德諮詢總裁宋延慶曾對房地產開發過程進行全面梳理研究之後,得出調研結論稱房地產開發共有116個可能尋租點。『如果繼續細分環節,房地產全價值鏈最多可以分到120-130個具體環節,可明確的有116個尋租點,基本占了房地產全產業鏈的95%。』宋延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在成長為大陸最大的商業地產開發商的時間裡,萬達訂單式開發模式是其他同行難以複制的優勢。曾經有多個城市和萬達團隊交過手的華潤置地[-0.45%]華東區招商經理王凱對記者表示,相比較華潤置地需要向總部或者大區報批的多線程管控模式,萬達的管控沒有那麼多複雜的流程,體制上相對靈活且地方專案總經理權力較大。

但權力較大的背後也意味著萬達職業經理人擁有更多的權力尋租空間。萬達『審計通報』中涉及的牡丹江專案、西安專案、包括萬達集團在2013年查處的漳州專案公司、江蘇某專案公司,均出現了專案負責人『權力尋租』的行為。

為此,萬達在今(2015)年年初宣佈對所有萬達廣場綜合體新開工專案都將實行『總包交鑰匙』管控模式。由原先萬達對專案工程一管到底轉為由承包公司一包到底,包括專案的計劃、質量、安全、成本等事宜,最後向萬達交鑰匙。

王健林認為這是萬達集團制度反腐的重要舉措。在他看來,不直接面對分包,可取消招標職能;分包單位的選定及組織建設,均由總包單位負責,總包單位在萬達合格供方品牌庫採購資料庫裡,自行選定分包單位、文件設備供貨商,並執行萬達採購資料中價格。王健林甚至把它定義為大陸工程建設領域的一項革命性創新之舉。

很顯然,企業反腐勢在必行,但在萬達集團『由重轉輕』進行轉型的關鍵節點,已過花甲之年的萬達董事長王健林正試圖嘗試更柔軟和高明的方法。

 圖片來源:時代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