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揭海外「朝陽群眾」 外逃貪官無處遁形

外逃貪官喬建軍前妻趙世蘭5月在洛杉磯出庭,離開法庭時躲避並阻止記者採訪拍攝。

自上半年4月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公佈海外追逃百人『紅色通緝令』以來,無論此前極盡奢華抑或低調『隱居』,幻想外逃便可『逍遙』的那些嫌犯,在海外的生活都因上榜『紅色通緝令』而急速生變。

根據中新網報導,而值得注意的是,海外華僑華人和華文媒體在大陸海外追逃行動裡,客觀上扮演了獨特的角色。北京『朝陽群眾』是時下一個熱詞,明星吸毒藏毒、賣淫嫖娼、刑事案件等曝光或揭發,他們似乎無處不在,人們稱之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一定程度上,海外華僑華人和華文媒體即是追逃的海外版『朝陽群眾』。

外逃生活因『紅通』急速生變

『紅色通緝令』榜首、獲稱『大陸第一女巨貪』的楊秀珠,12年逃亡生活極具代表性和戲劇化。2003年4月,時任浙江建設廳副廳長的楊秀珠經新加坡出逃國外。溫州紀委2004年通報,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額為2.532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據披露,她在逃亡中曾受黑社會敲詐,曾透過親戚在紐約用贓款購置房產做『包租婆』,也曾藏匿陰暗潮濕的地下室惶惶不可終日……

日前,楊秀珠違反美國簽證規定案件在紐約開庭,並意圖申請美方『政治庇護』。美移民官員消息稱,楊秀珠現在押於新澤西州一懲教中心,因違反簽證法規正等待被遞解出境。

與楊秀珠活得『憋屈』相比,一些『紅色通緝令』人員此前則高調逍遙。溫哥華地產大亨Michael Ching被指與大陸『紅色通緝令』上的程慕陽頗多交集。5月2日,加拿大廣播公司援引加聯邦法庭文件,證實兩人為同一人。

程慕陽生活相當闊綽。名下企業在加開發了3個大型高檔樓盤及商業地產,其在溫哥華西區居所價值約合人民幣2000多萬元,於2013年在溫哥華臨近海灣買下一座建有私人機場的65公頃小島……。

不過,『紅色通緝令』的發布,讓程慕陽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他在溫哥華的公司鐵門緊閉、豪華娛樂中心顧客寥寥無幾。據知情人透露,程慕陽在巨大壓力下已選擇低調藏匿。

『紅色通緝令』上排名第3的喬建軍,其前妻趙世蘭在西雅圖富人區擁有一套占地面積大約900多平方公尺房產。然而『紅色通緝令』使他們夢碎,趙世蘭被美國警方拘捕,並被控以移民欺詐、洗黑錢等罪名,喬建軍目前也已經被美當局通緝。

與一部分人的一擲千金相比,更多『紅通』嫌犯國外過得並不『逍遙』。6月8日,逃亡境外7年之久的孫新從柬埔寨被押解回國。他曾在柬期間宣稱窮得買不起智慧手機,直到被抓同事們方知這個『落魄男人』是涉嫌挪用千萬公款的通緝犯。

『出逃日子確實不好受,沒有親情也沒有友情。晚上睡覺有時驚醒,天天惶恐,確實惶恐。』人稱『億元股長』的李華波,被遣返回國時稱『回來覺得踏實了』。他說,逃亡的日子天天提心吊膽,父親去年過世沒有趕回來感覺愧疚。

媒體調查發現,剛滿31周歲、百名外逃人員中年齡最小的劉勖,出逃時剛剛結婚半年。去(2014)年爺爺去世,他作為家中獨子和唯一的孫子,也未能回家送終。

海外版『朝陽群眾』讓貪官無處遁形

梳理可以發現,上半年自大陸『紅色通緝令』發布以來,海外華文媒體和華僑華人不僅予以積極肯定,同時也起到了化身『朝陽群眾』的作用。

美國福建公所主席鄭時甘表示,作為海外僑胞,非常支持大陸反腐追逃行動,並強調愛國僑領將積極配合並支持大陸政府相關行動。泰國泰中法學會會長劉華源建議,大陸的國際追逃不僅要注重官方外交管道的力量,也可以更多地發揮民間的力量,尤其是泰國僑界的力量。

還有華人表示,『紅通』讓許多曾在海外華人區行事高調的貪官及親友現在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澳洲華人休伊特•王說,外逃貪官『除非離群索居,否則遲早會暴露。』

據報導,現在逃匿在美的貪官及其親屬大多行事極為低調,不參與社區活動,也避免接觸華社。紐約布魯克林亞聯總會會長陳善莊指出,以前在華社飯桌上,還能聽到國內個別人炫耀以權謀私,而現在這種情況已幾乎不見。

與此同時,泰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華文媒體紛紛聚焦上榜外逃貪官,使得眾多在逃人員行蹤被陸續挖出。

『紅通』名單中8人被指可能逃往泰國。泰國華文媒體據此在微信版呼籲:『在泰華人見到他們,立刻報警或報大使館!不要放過他們!』星暹日報將『紅通』中可能潛逃泰國的嫌疑人做了專門統計,並在頭版頭條轉載這些被通緝人照片。

加拿大星島日報記者獲悉賀儉隱姓埋名藏匿溫哥華島中部小鎮,在獲得聯繫方式後致電聯繫,這讓賀儉極為震驚。該報記者還發現與『紅通』第84號王清偉同名同姓男子身居加拿大經營一處農場,隨即前往追蹤並獲王妻親口證實丈夫遭大陸通緝。

澳大利亞華文媒體也挖出『紅通』嫌犯胡玉興正隱居珀斯變身『宅男』,更爆料日前媒體記者接觸胡玉興並表露身分時被打,引發輿論嘩然。

貪官海外生存環境被快速擠壓

『紅色通緝令』發布之後,有關國家的主流社會也與被通緝者迅速『切割』。外逃貪官的生存環境被快速擠壓。加拿大媒體5月曝出加聯邦青年自由黨緊急討論撤銷程慕陽女兒程頌蓮的該黨卑詩省分部主席職位。曾經接受程慕陽政治捐款的政客也紛紛劃清界限。

處於被擠壓環境之中的外逃貪官只能選擇困獸猶鬥,國籍等方面錯綜交雜的領域被頻頻利用。楊秀珠申請美國『政治庇護』,讓遣返過程一波三折。長期研究中美反腐合作的美國教授魏德曼認為,她這一抉擇可能會使程序放慢,但最終將被遣返。不少專家也認為,楊秀珠一旦被成功遣返回國,將對大陸海外反腐追逃追贓以及中美反腐合作具有重要意義。

美國國務院此前公開表示,鼓勵中方提供強有力證據和情報,確保美執法機構調查和起訴涉嫌腐敗的案件。中美雙方同意,任何一方都不會為逃犯提供庇護,將在各自法律範圍內,努力將其實施遣返。大陸加強了《聯合國反腐敗公約》框架下的雙邊、多邊協作,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建立了反腐敗執法合作機制。

另外頗有積極意義的是,涉貪汚9400萬公款的江西鄱陽縣財政局經濟建設股原股長李華波案件發生後,大陸立即啟動追逃追贓,先後8次赴新磋商,並在兩國沒有締結引渡條約的情況下積極開展司法執法合作。

在中方向新方提出司法協助請求和提供有力證據之後,新方凍結了李華波涉案資產,對李實行了逮捕、起訴,判處其15個月有期徒刑,並在李華波出獄當天將其遣返回國。

高調奢華也好、低調隱身也罷,隨著大陸反貪追逃力度加大,也隨著海外主流社會與華人社會的支持追逃力度提升,貪官們的『外逃夢』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終將難逃被追緝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