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女上司奔走8千公里 錄下員工父母牽掛送下屬

李雙杰12天行走8000公里,留下一大堆車票。

上週五(10日)是李雙杰的生日,也是她第一次和下屬們一起過生日。生日會上,她偷偷準備了半個月、送給下屬們的禮物也和下屬們見面了。這是一部微電影,是她花12天時間奔走8000公里,到8位下屬家錄製他們的父母帶給孩子的話。

根據重慶晚報報導,這份禮物,讓所有下屬感動得熱淚盈眶。這個影片14日在軌客網上一經發出,也引來眾多網友點讚祝福,紛紛稱讚她是『大陸好領導』。

美女上司的話

●生日這個詞,讓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父母。這麼重要的日子是父母賜予的,所以理應和父母們一同度過。
●起初還擔心這些年邁的父母,面對攝影機不好意思表達自己的愛意,但每一位父母對著鏡頭,說出來的話語都超乎想像地讓我感動。

決定
她想送給下屬們一份特別的禮物

大坪時代天街2號樓10樓私房菜館。離晚上的生日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趁著佈置的空閒時間,李雙杰跟記者聊了起來。她一再叮囑千萬別露餡了,她準備了半個月,就是為了給下屬們一份驚喜。

李雙杰今年32歲,是一家外資製藥企業的區域主管。團隊12個人,有8名下屬,她給自己的團隊起了個外號『沸騰派』。7月10日是李雙杰的生日,早在6月初,幾個下屬就告訴她,想為她舉辦一個慶生會。『我從來沒跟下屬一起過生日,聽到他們要搞生日派對,我就在想,能不能準備一份禮物送給他們。』李雙杰說。

思索了好久,她突然想起,今年過年時她曾說了一個心願,希望拍攝一部微電影,一直沒想好題材。這次就到下屬們的家鄉,去拍攝他們的父母。

李雙杰告訴記者,團隊中很多人來自大陸各地,一年也難得回家探望一次父母,不如做一個下屬父母們的微電影,作為禮物送給下屬們。

她去找了一位專業的女攝影師,讓她全程記錄自己的行程,方便回去剪輯成微電影。這件事,她連自己的老公也沒有說,只是告訴他要去拍微電影。『她沒告訴我電影的內容是什麼,我當然還是支持她的。』李雙杰的老公說。

跋涉
12天奔走8000公里最遠到了內蒙古

她根據下屬的資料,偷偷聯繫了他們的家人。有的聯繫對方的老婆,有的聯繫兄弟姐妹,終於要到了8位下屬的老家位址。利用端午節3天假期,還用了幾天年假,6月19日早上9時,她踏上了前往宜昌的行程,去第一個下屬溫馨的家。

『……由於連續大雨,動車停開,只有坐12小時快車抵達溫馨家……』這是李雙杰在火車票下記錄的第一天的行程日誌。晚上10時,李雙杰到達宜昌,馬不停蹄往溫馨家裡趕,見到了她的父母。正巧,這時溫馨來電話了:『姐,下大暴雨,我回不了老家了,只能在重慶。你在哪裡,一起出來玩呀。』李雙杰只好對她謊稱跟老公去成都了。

在宜昌逗留一天,20日晚上11點多,她又趕往長沙第二個下屬的家。『……由於大雨,火車晚點3小時,凌晨4點上火車……』第二張去往長沙的火車票上,她這樣寫道。

從長沙到湘潭,再到廣州,又輾轉惠州,再乘飛機飛瀋陽,又從瀋陽坐火車到內蒙古通遼。6月26日回到重慶休息幾天,7月3日、4日她又開車,帶著攝影師趕往就近的兩位重慶下屬家拍攝。這一趟12天,她奔走了8000公里。一路上吃泡面是常有的事,睡兩三個小時成了家常便飯,到惠州時還買錯了火車票。

感動
下屬集體落淚,打電話給父母說『愛你們』

傍晚6時30分,下屬們如約到達生日派對現場,一起為李雙杰慶生祝福。晚上8時,大家吃完飯,李雙杰說要送給大家一份禮物,是一部微電影。

一開始看到李雙杰出場,下屬們還忍不住鼓掌為美女上司『說走就走的旅行』點讚。一會兒,老家的畫面輪流出現在影片裡。『這不是我老家嗎?』『雙姐,你瞞著我們偷偷跑去我們老家啦?』大家紛紛問她,眼睛沒有離開螢幕。

等到父母們的面孔出現在螢幕上,每一個父母都對著鏡頭微笑著說:我們很愛你、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常回家來看看,現場沉默了。每一位下屬都在認真地看著影片裡年邁的父母。幾位男下屬眼中泛著淚光,唯一的女下屬溫馨更是淚流滿面:『那天我打電話給你,原來是在我家,那麼大的暴雨,你怎麼去的呀。』

家在內蒙古的范福興偷偷落下眼淚,一個人坐在一旁拿著紙巾擦眼睛。『雙姐,真的很謝謝你,說實話,我已經兩年半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每次想到他們,我就忍不住會落淚。』范福興說,這個暑期,他一定要回內蒙看一看家鄉的父母,帶他們出國旅遊一次。最後,每一位下屬都撥通了自己父母的電話,告訴他們影片已經看到了,『我愛你們,爸爸媽媽。』

收獲
聽得最多的是父母們對子女的牽掛

出門後,李雙杰才發現自己的下屬大多是『鳳凰男』,家住在偏遠的鄉村。跟拍的女攝影師因為這事常常跟她鬧脾氣:『太累了,而且雙姐要求得非常細節化,一天下來,鞋上全是泥巴。』

『這些我都覺得沒什麼,最擔心的是因為我是瞞著下屬們聯繫他們父母的,我很怕他們把我當成騙子。』李雙杰說。李雙杰到達長沙下屬胡作劍家時,他的父親很懷疑她,說要給兒子打電話確認。李雙杰連忙攔住老人:『我可以當著您的面給您兒子打個電話,但您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在這裡。』她一邊給胡作劍打電話,還掏出團隊以前活動時的照片給老人看,最後老人才相信她。

在下屬家,李雙杰會拍攝一些他們父母的日常生活畫面,問一些父母關於孩子們的問題。『我聽得最多的,就是他們對子女的想念與牽掛。』

下屬范福興的家在內蒙古通遼,李雙杰說,到了福興家,他的家人帶著她去看了福興之前上中學的地方。福興的家人說,家裡有個小侄子,福興的父母常常把小侄子的名字錯叫成『福興』。『我看著這孩子,就想起我的孩子小時候。』范福興父母的話,也讓李雙杰動容。

在廣東惠州另一位下屬佘棟梁家,除了有父母,還有年邁的爺爺。李雙杰跟他的父母交談才知道,原來佘棟梁的老家在重慶萬州,5歲時因為父母打工的緣故,一家人搬到了惠州。年邁的爺爺很想念孫子,無奈眼睛已經看不清了,每天早上爺爺醒來就摸摸身邊的枕頭,第一句就問:『棟梁回來了沒?我的孫孫在不?』得知佘棟梁不在,他會問:『我們現在是在萬州嗎?』

佘爸爸說,夫妻倆忙於打工,很少有時間陪兒子,兒子很爭氣,從小到大成績都沒讓他們操過心。說著,這位頭髮花白的漢子流下了眼淚。『當時我看著他爸爸,很感動,也更加堅信我這趟行程是值得的。』李雙杰說。


李雙傑的微電影影片截圖。


生日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