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走

耶路撒冷。

猶太聖經中的一句話被經常用來描述這個國家:『世上若有十分美,九分都在耶路撒冷。』世人說,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也在耶路撒冷。宗教、政治和媒體興趣相互滋養,使今天的耶路撒冷,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頻繁地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之下。

根據出國去報導,耶路撒冷這個名字對於每個大陸人來說都不陌生,不是因為熟悉,而是因為太有名,電視裡看到的是年年不休的刀光劍影,只因這個面積僅有一平方公里的舊城,竟然同時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三大宗教的聖地,足見耶路撒冷無與倫比的特殊地位,也可以想見由此而生的恩怨情仇。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耶路撒冷老城分為4個宗教和種族聚居區:猶太區、基督徒區、亞美尼亞區和穆斯林區。

三教聖地皆在此處:首先是猶太教的聖殿山和西牆、西牆又名哭牆,是全世界猶太人朝思暮想的第一聖地。遠處的金頂(薩赫萊)清真寺和近處的銀頂(阿克薩)清真寺,據說伊斯蘭教先知默罕穆德在這裡躍馬直衝雲霄,終成正果,浪漫主義的傳說令人頂禮膜拜。基督教與耶路撒冷的淵源與一個神聖的名字緊密連在了一起,《聖經》裡說,耶穌正在這裡受難、埋葬、復活、升天……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苦路和哭牆

歌德說:悲劇產生偉大。耶路撒冷正是一個充滿悲情的地方,一磚一瓦都令人黯然神傷,其中最心酸的地方當屬苦路和哭牆。苦路是耶穌從被審判、釘在十字架、直到死亡所經過的最後一段人生路。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與金頂清真寺隔牆向往的是猶太心中的聖地—哭牆,『這堵牆曾是猶太王國第二聖殿圍牆的一部分,羅馬人在毀城之時為了留下自己勝利的證據故意留下的,以後千年流落異鄉的猶太人一想到這堵牆就悲憤難言,現代戰爭中猶太士兵抵達這堵牆時仍然號啕一片。一個大家族流離失所,最後回來時只見一截斷牆,能不跪地失聲?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猶太人認為,哭牆的上方就是上帝,並且認為只要把願望寫在紙條上,放入哭牆的石縫當中,上帝就會看到。為了回到『上帝應許之地』,歷史上的猶太民族面對多次毀滅性的災難和逼害,兩千多年仍不忘初心。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橄欖山

橄欖山(Mount of Olives)位於耶路撒冷老城的東側,中間隔著一條馬路,城與山之間的距離大約有800公尺,聽說以前橄欖山上曾遍植茂密的橄欖樹,這裡的風景優美,四處飄逸著沁人心脾的橄欖清香,猶如仙境一般。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據《舊約聖經》預言,上帝將派救世主『彌賽亞』降臨以色列來復興猶太國,因為上帝耶和華不會讓異域諸國長期對他的選民以色列人施加懲罰。語言所指,彌賽亞要從橄欖山降臨,所以猶太人就以此山的山坡作為最神聖的葬地,他們將橄欖山作為自己百年之後的長眠之所,以便能夠在此迎接彌賽亞的來臨,以圖自己早日升入天堂。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大屠殺紀念館

50年前,當歐洲的猶太人歷經納粹屠殺,回到以色列建國之後,那些不可抹滅的民族滄桑,至今仍為以色列人心中永遠的痛。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正是為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死於德軍集中營的六百萬猶太人而建的,是一處令人觀之心悸動容的地方。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紀念館形狀呈一字排開且深入地下。館外牆上有兩幅浮雕,一幅描述華沙猶太區的猶太反抗軍,另一幅則刻繪東歐猶太人即將被送往集中營的最後行進旅程。浮雕中手持猶太法典的老人,代表當時在舉世無援的慘況下,猶太人曾對上帝恩典心生疑惑之意味。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聖墓教堂

聖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東正教中稱其為『復活教堂』,也是苦路的最後一站。基督徒中普遍認為聖墓教堂建在《新約》中描述的耶穌基督被釘死的地方,據說耶穌的『聖墓』也在其中,即入口處的石棺。當然,石棺中『應該』是空的,因為耶穌已經復活了。從西元4世紀起,此處即已成為基督教中的朝聖重地。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圓頂清真寺

圓頂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世界上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耶路撒冷最顯眼著名的標誌。大圓頂高54公尺,直徑24公尺,清真寺呈八角形,每邊長21公尺,是少有的沒有高聳宣禮塔的清真寺。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自西元7世紀修建以來,一千多年裡幾經翻修,圓頂清真寺由木屋頂變成了今天美麗的金色穹頂,承載了穆斯林的虔誠與興盛。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最後晚餐廳

《路加福音》第22章中所述的耶穌與十二門徒享用最後的晚餐的房間(Room of the Last Supper),位於錫安山(Mt Zion)的馬克樓內。

『馬克樓』,拉丁語cenaculum,意為『用餐之處』。房內壁龕處之下有一平台,台上立著一棵金橄欖樹,據說這裡就是最後的晚餐的餐桌所在之處。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升天教堂

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Ascension)是個八角形建築,中間為升天石,據說上面有耶穌升天時留下的右腳腳印,基督徒將其作為耶穌留在地上最後的痕跡加以崇拜。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現在升天教堂仍由穆斯林控制,允許基督徒可以在每年的耶穌升天節來此慶祝,但是需要象徵性的收費。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淡然讓我感動於猶太人的智慧和樂觀,儘管面對苦難和不公,這個民族從來沒有自暴自棄,即使在暗無天日的漫漫長夜,他們中的佼佼者依然為人類進步做出過不可磨滅的貢獻,記住他們的名字:

海涅、畢卡索、卡夫卡、羅斯柴爾德、洛克菲勒、巴菲特、格林斯潘、謝爾蓋和佩奇(谷歌創始人)祖克柏(facebook創始人)斯皮爾伯格、卓別林、愛因斯坦……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並不曾皈依任何宗教,也曾抵達過諸多神聖殿堂,可卻從未有一次像現在這樣,感到自己若不能排除雜念,虔誠走過靠近哭牆的每一步,都是褻瀆。

靠近的過程,好像有慢速鏡頭特寫。我看見母親推著嬰兒車,在牆邊掩聖經痛哭;我看見坐輪椅的白髮老太太,她一手扶著牆石,一手捧著經文,口中念念有詞,經過她時,方可聽到輕微的啜泣聲。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看見在年輕媽媽的示意下,一名蹣跚學步的可愛小女孩,也學著去親吻牆壁,她完成了這個動作,回首想要得到母親的獎賞。於是,此時,此刻,此景之中,我看見了或許是唯一的,燦爛無邪的笑臉。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希伯來語中,耶路撒冷是『和平之城』的意思,可『和平之城』卻從未真正『和平』過,毀城者用犁再鏟,滅絕任何懷念種子。誰又能一一細數,幾千年來,這裡究竟發生過多少殘酷的戰爭。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把許願紙條塞進哭牆的那一刻,千頭萬緒並未化成眼淚。反而,在這個賓主盡歡的夜晚,仰望著聖城夜空,聆聽著橄欖山上教堂的聖音,撫摸著下午在大屠殺紀念館購買的紀念章,心中卻暗潮洶湧。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那枚紀念章,是用鐵絲繞成一枝長出嫩芽的橄欖枝形狀,A先生說:『這也像是集中營的鐵絲網。買一個紀念章,也是在為死去的猶太人禱告。』這時我才注意到,紀念章紙袋上寫著這樣的話:『所有苦難的日子,都會長出綠芽』。

看過那麼多沉痛的故事,聽過哭牆前的啜泣,才知快樂是輕淺的東西,悲傷無所遁尋,幸福本不容易,因而令人著迷。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

我去世界上 最歡迎眼淚的地方走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