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淘寶鑒黃師:已喪失部分作為男人的樂趣

淘寶鑒黃師。

用老闆的時間來上黃網的人,恐怕妻子對他都難以理解。當阿里巴巴安全部的『資訊安全運營小二』天成告訴老婆自己即將成為一名『鑒黃師』的時候,他得到的回應是:『投其所好』。

根據新浪科技報導,這是大部分人聽到鑒黃師這個職位時的玩笑——宅男福利——擁有免流量、免會員帳號、免積分點數無限制欣賞大量色情資源的機會,並且還是在上班時間。

自1980年代後期,製作、複製、販賣、傳播淫穢物品量刑細化,鑒黃師這一崗位首先在公安系統內產生。他們負責審看辦案單位送來的書、錄影帶、VCD、DVD,開具鑑定結論。這些結論會影響案件的定性、犯罪嫌疑人的量刑和處理。

和公安系統看碟翻書的前輩們比,阿里巴巴的鑒黃師們面臨著的是最聰明的傳黃者,有的還很調皮。要把阿里巴巴旗下各類產品裡的涉黃內容分擇出來,一要懂黃,二要懂產品。

2013年,由百度、騰訊、金山等10多個網路公司組成的『安全聯盟』20萬招聘『首席淫穢色情鑑定官』的消息很快成為熱門。擁有看片的福利還拿著高薪,網友們對這個崗位的評價大概可以概括為:簡直沒有天理了。

已經鑒黃2年多的天成冷靜地描繪了這份工作:『看到一張圖片,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這個是不是合規的?』天成已經被訓練出了職業慣性,他沒有炫耀自己坐懷不亂的定力,工作就是工作,保持理性是所有『鑒黃師』工作時的理想狀態、職業守則第一條。

黃色資訊的處理只是阿里鑒黃師工作內容之一,欺詐、暴恐的審查都在這個崗位的職責範圍裡。『在阿里巴巴我們自己有正規的抬頭。』他很認真地介紹,『就叫資訊安全運營「小二」。』這個抬頭可以讓他躲開被家人朋友的盤問、取笑和自己的尷尬:『我不會跟他說我是鑒黃師。』

那些奇葩的買家秀

天成目前的職責是負責阿里平台上存在交互功能的產品裡,不良資訊的鑒別和篩除。來往、紮堆裡的朋友圈、手淘客戶端、淘寶的買家秀……這裡存在的違法違規內容,很大一部分是黃色資訊。其中最吸引眼球的、亮點頻發的重災區,就是買家秀。

今(2015)年5月份,阿里安全部的業務部門和公關部一起策劃了#奇葩買家秀#話題,一些大尺度的買家秀圖片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曝光,這引起了轟動。

在阿里自己意識到買家秀可能會引爆話題性傳播熱點之前,已經有大量的個人帳號(也包括賺眼球和流量的營銷號),熱衷於挖掘淘寶裡隱藏的『亮點』。直到他們總結起光怪陸離的『奇葩』並公佈到微博、朋友圈,人們才知道,淘寶裡原來暗藏著這麼多『好東西』。

一位購買了劣質紙尿褲的媽媽氣急敗壞地曬出了自己家女兒被紙尿褲捂爛了的下體;一個買了痔瘡膏的會員展示患處,表揚藥膏立竿見影。

情趣內衣、內褲、胸罩的真人效果的示範圖比比皆是。一個戴著兔耳朵的女優正用舌尖舔舐一隻用來擋住關鍵部位的男士皮鞋。雖然已經事前打了碼,但很多人仍然可以看出,它模擬的是一個口交的場景。

年輕和天真的買家往往在買家秀上特別大方,吸引了注意力之後才明白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最常見的情況是內衣買家秀,很多買家露了點,蓋住臉。

這些買家秀達人仍然認為只要守住不露臉的底線就萬事大吉。天成說自己『很詫異』,『不要以為頭不露了別人就不知道你是誰。』有好事者專門盯著淘寶買家秀,雖然匿名、沒露臉,但仍可能被找到。

有人為此付出了代價,騷擾者找到發布人的帳號,真人露臉圖和內衣秀一起被公開,貼在各種色情論壇上。在淘寶上公開叫賣的黃色書籍和碟片會被小二們很快幹掉,這也是一種最簡單的傳黃形態,傳黃者們在不斷進化:店裡鏈進AV影片、把日本成人漫畫藏在隱秘的漫畫裡出售,甚至隱秘的賣淫。

阿里在不斷更新鑒黃的技術手段,但隨著業務量的擴張,不可避免的是,相應的違規資訊也在增加。阿里雲平臺的鑒黃師孝肅形容自己的工作節奏是『7×24』,幾乎全年無休,尤其是『雙十一』、『雙十二』。

上億會員同時在線的『雙十一』、『雙十二』給天成所在的團隊帶來巨大的壓力。『有些流量大的店會放影片和彈幕,我們就要時刻盯著……這時候影響最大,我們更要保障它的潔淨度。』彈幕是每個用戶都可以發言,就像現實中的人群聚集一樣,有失控的風險。

惡搞裡也埋著色情的雷

一些『新奇特』商品也是各種奇葩,有的能讓人一笑了之,有的色情內容就藏在了裡面。幫賣家打通任督二脈、全球限量1G(克)切糕、馬勒戈壁上的珍稀物種草泥馬、18歲少女口水一小瓶、虛擬女友,最後一個可能就有問題。

『虛擬女友』曾一度風靡淘寶。花20塊錢人民幣左右就可以透過微信、QQ、簡訊享受一個不認識的女生的服務,內容包括叫起床、道晚安、聽吐槽、給唱歌。你還可以選擇是要御姐還是蘿莉。

這類商品很快引來圍觀,有人說它是『宅男福音』,甚至有買家說『差點要愛上她』。但因為可能帶來欺詐甚至出現賣淫、招嫖,虛擬女友在引起爭議後,很快被下架。

安全部『小二』Sophie曾經發現過一件名為『最新捕獲的活體金剛野生葫蘆娃』的商品,標價1毛錢。野生葫蘆娃現在仍然可以在淘寶搜到,買家買的,其實是一個評論欄的吐槽廣告位。

有買家出於好奇真的買了,『拍了後評價「為什麼收到貨什麼都沒有?」店主回他:「因為給你發的是六娃隱身娃啊。」』這些『新奇特』究竟是『殺』還是留,需要鑒黃師自己拿捏尺度。他們也是一群愛逛淘寶的年輕人,懂得二次元世界、上B站,『決不能漏掉一個』的工作原則外,也會手鬆一下,保留必要的幽默感,一些可愛的玩笑被允許存在。

野生葫蘆娃現在仍然可以在淘寶搜到,大部分賣家自覺地在顏色分類裡把這個商品標注為『純屬搞笑』。買家花1毛錢人民幣,確認收貨後可以留言評論。他們買的,其實是一個評論欄的吐槽廣告位。

『買了7個娃,結果來的就一個,店家說可能是7個娃合體了吧。』『給我發的是一對水娃火娃,然後呢?我家天然氣啥的省了好多。』

一個鑒黃師的職業修養

儘管很多男性會學色情論壇上用戶的客氣話來開玩笑(比如『好人一生平安』),但身為鑒黃師,認同工作才是第一位的。鑒黃師『包孝肅』的花名和他本家包拯的謚號一樣,他的臉圓乎乎,總是露著笑,談起自己的工作時帶著一種不容商量的語氣。

『我是有孩子的。』他往上推了推眼鏡,『我也不希望我孩子上網看到那種誘惑的姿勢的圖片,和黃色圖片沒有區別。』阿里巴巴從有業務開始就有安全團隊、鑒黃師,但這個隊伍的壯大是最近三四年的事,伴隨著業務量的增加,他們同各地公安部門的互動和合作也越來越緊密。和公安機關有點像,他們的重要資訊來源是廣大群眾。天成和孝肅每天的工作都是從處理舉報資訊開始。

黃色資訊的大量攝入極大地提高了天成的防禦值。『能讓我噁不噁心不是數量的問題,是畫面;不是看了多少,而是看了什麼。』入職阿里安全部近8年,天成已經從一線的資訊安全運營『小二』成長為團隊的管理者。

正常男用戶看到『福利圖片』時首先腦補的可能是『D杯還是E杯?』,天成關注的則是:『它怎麼能被發上來?我們的系統是不是有漏洞?』

常見的異性性交圖片並不令天成反感,女同的性行為甚至可以算作額外福利,但鑑定『男男』圖片對天成則是個挑戰。『真的受不了。』

在成為鑒黃師之前,天成的工作是負責支付寶帳戶的安全,鑒黃工作確實部分增加了他和同事們的工作樂趣,但那種樂趣可能更偏向於技術流。『有時候遇到一張圖片就會一群人一起盯著看,還會分析:哎,這是假的吧,PS的吧。』

此前的媒體報導提到過,公安部門招聘鑒黃師的硬門檻是已婚,但在網路公司,是否已婚已經不作為篩選鑒黃師的指標,在這個時代,婚姻已經不再是性經驗的指標了。

即使是鑒黃的第一天,天成也並沒有特別地感到尷尬。『如果我沒有看過,那可能還會臉紅心跳。但大部分男生在大學的時候就都看過了。』

女性鑒黃師這個崗位並不罕見。在阿里的鑒黃師團隊裡,男女比例是1:1。女性工作細緻,一些打擦邊球行動的尺度,做了母親的女性可能會提出一些更好的建議。

天成的團隊裡有一位三十三四歲的媽媽。『她不但需要負責資訊安全,還有整個成人用品類目的管控。她甚至還特別瞭解整個成人用品的分類,是道具還是飛機杯。』這位女同事還專門去參觀過日本的成人用品展、工廠。

『做安全嘛,性格開朗很重要。』孝肅取笑他的同事小丫,那個受不了黃圖的新媽媽:『你這樣的就不適合。』男性鑒黃師們生活中對黃色物品的興趣確實有下降,天成說問題在於會忍不住想起工作:『看一張黃圖,我們會想:哎,這個系統應該抓到的吧。為什麼沒抓到?這個人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發這種東西?他想的是什麼?而在大學裡看黃圖時,我只會單純地想:哎,這個女的身材真好。』

天成仍有訪問草榴等色情網站的需求,並且非常頻繁,這是工作需要。他需要時刻更新樣本庫的高清大圖,保證系統跟得上最前沿的節奏,系統會把長得一樣的各位『某老師們』從產品中篩選出來,送到鑒黃師面前。

草榴也在盯著阿里,有問題的圖剛出現,馬上就能在草榴看到。被這個中文世界最著名的黃色網站拎出來『吊打』是件危險的事,這些圖片可能很快就會發布到微博、朋友圈,這也讓天成格外緊張。

『第一步我會把這個資訊清理乾淨,第二步就是找到為什麼這個資訊我們沒有發現。』『專職做這樣崗位的人,絕對能達到這樣的狀態,聽到前奏,知道是哪個發行方、製作方,哪個公司產的,甚至可能看到一段影片就知道大概在什麼位置會出現黃色鏡頭。』據說熟練的鑒黃師甚至可以清楚分辨出AV裡女優的聲音。

技術還無法替代的崗位

阿里巴巴旗下產品的圖片日均更新量已經達到億級。透過人力沒有辦法滿足如此龐大的更新量,它需要強大的、智慧的系統。這種系統也要學習,這也是為什麼天成要去草榴上找圖『教它』,就像給警犬一隻嫌疑人的鞋一樣。

所有可能的涉黃資訊都會經過系統打分。『打個比方,如果系統打分說這個圖片99%涉黃,那就幾乎可以確定是,機器自己會處理。另外一些次一點分值的圖片,就需要人工鑒別。』

天成介紹了自己每天的工作流程。『首先要處理一下舉報的內容;第二個是針對我們系統自動處理之後,其他的需要人工進行判斷鑒別的資訊,做任務的申領和處理;第三個是維護我們的整個系統的性能,提升它的學習能力。』

更被看重的第三步,把日常工作當中發現的一些違規的情況,進行總結,添加到相應的樣本庫。豐富樣本庫,提高系統的準確率。系統工作所遵循的規則和邏輯在安全部是個不允許被對外談論的話題,一旦暴露模型和規則,防控就會失效,對手會繞過它。

不過,在整個違規資訊的管理鏈裡,利用系統事後刪除只是最後一步,是下下策。大部分小網站的刪帖者所從事的就是這樣依靠工具的、簡單重複的勞動。

阿里巴巴安全部更希望做到能在黃色資訊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就攔截,這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鑒黃師們的工作反饋對系統的提升。『今天網路上出現一個什麼新的情況,這是需要審核人員有敏感性和嗅覺的。更重要的是發現了一個新的情況之後,他要能感覺出來:管控之後,可能會有什麼新的變化,提前在線上佈置策略。』

處理資料、分析會員行為、透過事後處理,反哺系統的邏輯、規則、運行、管控策略,才是阿里鑒黃師工作的核心內容。讓這個系統越來越像人這樣思考,鑒黃師就可以盡量少地去接觸各種不快的原圖了。

『我們依託於一個龐大樣本庫。』天成介紹道,『對系統進行訓練、學習,經過長時間的積累,它的準確性就會越來越高。』超過系統認知經驗的商品,會及時傳遞到鑒黃師的手裡,所有的商品發布都在監控範圍內,出現了新的東西,商量一下,很快就會被處理。

阿里安全部依據以往的系統經驗開發了『綠網』,它可以幫助所有依託在阿里雲平台上的企業網站實現內容自動淨化。依託綠網,沒有能力自己開發安全系統的小網站可以使用阿里已經成熟的技術,節省自己雇傭鑒黃師的成本。

魔高一丈

天成和孝肅都說,傳黃的人也在一直成長。原來的標題是『招小姐』,被系統遮罩後他們就改成『有妹子,你懂的』(『你懂的』在淘寶上已經被遮罩)。

有的直接不發文字,發個圖,打碼,留個QQ號。『人家掛著一張人體藝術的油畫,說是賣油畫的,你問他,他說:我們到QQ去聊。』這樣鬥智鬥勇也讓天成和他的團隊不停地自我進化,就像在和對方推手,『真的有些人是專門在研究我們的規則和模型』,甚至不停地發圖試。

當系統判斷出現疑問的時候,鑒黃師們只能透過資料去搜索可疑的賣家到底在賣什麼,有的時候則需要透過他的行為去鎖定。隨著網路的普及,網站已經不再是『掃黃』的主要戰場,更主流的是網盤,不少內容手機客戶端也能找到。它們的傳播變得快速、便捷,監管也變得更困難。

『鑒黃的分工(在阿里)存在至少也有五六年了。』天成回顧了自己隊伍的壯大,『原來做這個崗位和事情的人一直都有,但現在發展成專職、全職了,因為隨著網路技術發展,近兩三年,這個職位(的作用)越來越凸顯。』

法律法規沒有也不可能窮盡每一種色情資訊的具體情況,但對於企業而言,他所必須負擔的『掃黃』義務,並不會因為標準的模糊而得到寬容和理解。鑒黃師們還需要探索,在模糊不清的標準面前,找出一套適合自己平臺的專屬標準。

大陸並沒有採用西方國家通常的內容分級的方式來管控不良資訊,阿里巴巴法務部告訴《博客天下》,大陸的色情管控法律法規『是基於我們的公序良俗,建立起了一整套適用於大陸國情的體系』。

阿里有自己的規則,一個高於國家標準的、更細的準則,並且需要不斷地和一線的『掃黃打非』部門保持聯繫。阿里法務部對規則形成過程的描述是:『結合具體的業務場景,兼顧不同國家、地區、民族的需求和感受……除了參考規範性文件,也會與當地公安、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國信辦等機關保持緊密聯繫,就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及時獲取諮詢建議。』

在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關於認定淫穢及色情出版物的暫行規定》裡,除了對明確的淫穢和猥褻行為作出界定性六條描述之外,最後一條是『其他令普通人不能容忍的對性行為淫穢性描寫』。

普通人不能容忍的程度並不完全一樣。模棱兩可的圖片究竟是黃色圖片還只是情色類相關,尺度全由鑒黃師把握。這使得內部統一標準顯得更加重要。『標準不能混亂掉。』孝肅說,『我們每個人的感官都不一樣。』

曾經出現過的備受爭議的『原味內衣』,並沒有法律做出界定,但也沒活太久,違反公序良俗的情況,不被歡迎。不同的平臺對同一張圖片的要求也會不一樣。買家買把椅子,卻穿個比基尼坐在上面擠著溝,屬於低俗營銷,是違規。同樣一張圖片,出現在分享平臺用戶自己的帳號裡,就會被允許。

把系統抓取的可疑資訊處理掉並不是鑒黃師最重要的任務,他們的競爭力在於,懂得不同產品和管道上尺寸的把握。為了統一標準,阿里巴巴要求所有鑒黃師上崗前要經過考試。

標準過低放過色情內容的員工可能會讓公司因為『監管失職』負上連帶責任。而標準過高也一樣無法透過考試,這可能會影響成人類目的賣家的正常經營。

『阿里作為網路交易平台提供商,對包括黃色資訊在內的不良資訊負有一定的監管義務。』阿里法務部的回答是,如果阿里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台上某條具體的黃色資訊的存在,而不採取任何處理措施,會被責令罰款、停業整頓直至吊銷經營許可証,企業負責人也須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一個近在眼前的判決案例就是深圳的快播。天成、孝肅、Sophie還沒來得及換上阿里安全部新標誌,他們脖子上掛著的工牌還保留有原來的部門LOGO ——一個戴著大蓋帽、表情憨厚的動漫形象的員警。

此前有網友送給阿里巴巴安全部『阿里神盾局』的名號。神盾局的全稱是『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在美國漫威漫畫裡是美國隊長、雷神、黑寡婦、鋼鐵俠的工作單位,專門處理各類『超能力』奇異攻擊者的安全組織。

阿里安全部也模仿著神盾局的徽章,將自己的部門LOGO換成了一個鷹的標誌。曾經是一個守土有責、家長裡短的青年,現在則需要成為一個眼神銳利、大膽進擊的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