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為救貧血兒子中斷化療 患癌母:我的病往後放放

小世鈞和媽媽均不幸罹患重病。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是33歲的謝敏宜近兩年生活的真實寫照。2014年,當時1歲多的兒子陳世鈞被確診患有重型地貧,必須進行移植手術才有可能重獲新生。今(2015)年4月,正在全家人為世鈞籌措手術費期間,謝敏宜又不幸患上乳腺癌。

根據大洋網報導,對於謝敏宜一家來說,如今的狀況是左右為難:陳世鈞已和哥哥骨髓配型成功,只等費用到位,即可開啟新生之門;謝敏宜的化療進行至第四期,接下來的最後兩療,也是刻不容緩。到底先給誰治病?謝敏宜幾乎是哭喊著哀求,『先救兒子!我的病往後放一放。』

晴天霹靂 兒子患重型β地中海貧血

謝敏宜是廣州人,與來自廣西靈山的陳志春結婚後,夫妻倆便在廣州落地生根。他們有一對活潑可愛的兒子,各自還有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小日子過得圓滿溫馨。

可好景不長,2013年8月,只有7個月大的小兒子陳世鈞一直高燒不退,臉色蒼白。後在廣東省婦幼保健院被確診為重型β地中海貧血症。

2014年4月,小世鈞突然發燒咳嗽,在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後,結合之前的診斷結果,醫生建議給小世鈞馬上輸血治療,並推薦他們去南方醫院做複查。

7月,南方醫院的診斷結果表明,小世鈞罹患的是重型β地中海貧血,如果想要徹底治癒,只能透過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移植費用至少需要4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我們夫妻倆接到診斷書都嚇傻了,完全不敢相信活蹦亂跳的小世鈞會得這麼嚴重的病,三四十萬的醫療費我們要去哪裡找?』回憶起去(2014)年的確診,謝敏宜仍然心有餘悸。

悲喜交加
兒子成功配型 母親患乳腺癌

是堅持保守輸血治療,還是籌到錢儘快讓孩子做移植手術?小世鈞確診後,考慮再三,謝敏宜與丈夫還是決定給兒子做移植。做出決定後,2014年8月,謝敏宜帶著9歲的大兒子陳世濤與小兒子進行了骨髓配型,配型結果顯示十點全相合。『配型結果一出來,感覺就像中獎了一樣,我的兒子終於有救了!』面對如此振奮人心的消息,夫妻倆的喜悅難以言表。

正當謝敏宜感激上天眷顧的時候,不幸卻再一次降臨在她的身上。今年4月的一天,謝敏宜偶然發現自己左乳出現硬性腫塊。在丈夫的陪同下,謝敏宜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了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檢查。經過一系列檢查,謝敏宜確診患上惡性乳腺癌,需要進行乳房全切除手術。

手術過後,謝敏宜還必須進行六期化療,目前已經做完四期。病痛將謝敏宜折磨得虛弱無力,一頭秀發也在化療期間逐漸脫落,但這一切並未摧毀謝敏宜的求生信念,『為了兩個孩子,我不能放棄治療。孩子們不能沒有媽媽。』 截至目前,謝敏宜為治療乳腺癌已經花去近5萬元,接下來的兩期化療自費部分還需要大概六千元,但在化療後,醫生建議謝敏宜還要進行靶向治療,其費用還需要自費近13萬元。

堅定抉擇 『如果籌到了錢,先救我的兒子』

妻子病了,兩個兒子都需要照顧,陳志春難免手忙腳亂。由於一時疏忽,小世鈞不幸被開水燙傷,左手臂上留下了傷疤,更是讓他對到醫院去產生了恐懼感。『自從手臂被燙傷後,他每次進醫院看到穿大白褂的醫生就很害怕,一直哭個不停,需要爸爸媽媽在旁邊哄著。接下來孩子還要動手術,我們都覺得非常心疼。』雖然很難,但陳志春一直在堅持,他相信只要跨過眼前的難關,一家人總能守得陰霾散盡。

為了給小世鈞準備手術的費用,陳志春與妻子四處借債,總算籌到了近20萬元。謝敏宜詳細估算了兒子的治療費。她說,算上醫保報銷的10萬元左右,其實目前的費用缺口在7萬元上下。『我打算先做完最後兩期化療,然後稍微調養一下身體。至於後面的靶向治療,肯定要放一放,籌到錢就給兒子先做手術。』

化療讓謝敏宜的身體一天天虛弱,雙手最多只能提起1升水,實在無力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我的身體不爭氣,得花掉一萬元讓自己強壯一點,這樣才能照顧兩個孩子。』即使是如此情境下『佔用』了兒子的醫療費,她仍充滿自責。

第九屆仲夏夜慈善音樂會落幕 逾千徐聞孤貧學生獲資助
公益最前線

助力夢想,為愛發聲。『愛•助力夢想』第九屆仲夏夜慈善音樂會——資助徐聞縣孤貧學生專場日前在穗圓滿落幕。該場音樂會由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下稱恤孤助學會)主辦,廣東省星海音樂廳和廣東珠江交響樂團有限公司協辦。活動旨在透過音樂會這個平臺,資助廣東農村孤貧學生。社會各界熱心人士,恤孤助學會志工和來自湛江、徐聞的相關領導共1000多人參加活動。

今年5月份,恤孤助學會聯合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湛江市政府、徐聞縣政府合作開展了訪貧助學徐聞行專案,確定了1163名學生符合資助條件。按恤孤助學會每人資助3000元的資助標準,共需資助款348.9萬元。截至音樂會當晚,社會公眾和愛心企業已認捐上千名孤貧學生的資助款,還有92名孤貧學生期待社會各界的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