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外國小伙京滬高鐵實拍:大陸是全球高鐵領導者

外國小伙京滬高鐵實拍。

一位外國人拍攝了一段在大陸高鐵上立硬幣的影片,近日在網路上引起了海內外網友的熱議,在長達9分鐘的影片裡,列車飛速行駛,硬幣始終屹立不倒。《時代周報》記者馬歡7月14日的報導引述多名國外遊客和記者的體驗和評論,稱大陸高鐵已經成為境外記者觀察大陸發展的一扇窗口。

根據時代周報報導,大陸高鐵正在以比其時速還要快的大陸速度走向世界。前不久,某歪果仁(外國人)以一枚硬幣的視角極其形象地表達了搭乘大陸京滬高鐵時的用戶體驗:他將這枚硬幣放在時速為300公里的京滬高鐵窗邊,在長達9分鐘的影片裡,列車飛速行駛,硬幣始終屹立不倒。這枚歪果仁在影片中發表畫外音稱:『現代高速鐵路既快又舒適,大陸高鐵已經成為全球高鐵的領導者。』

大陸高鐵已經成為境外記者觀察大陸發展的一扇窗口。6月底,《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記者安格斯•格里夫坐上了大陸高鐵。與此同時,安格斯的姐姐在澳大利亞乘火車出行。『從上海到北京,整個行程約1200公里,僅用4小時55分鐘。儘管雨下個不停,但我乘坐的「和諧」號時速一直保持在302公里左右。我的一等座票價為933元人民幣。』相比之下,『我姐姐的列車之旅多少有點緩慢。

從布里斯班到雪梨,距離比從北京到上海還少280公里,耗時卻長達16小時。姐姐乘坐的還是特快客運列車(XPT)!真是名不副實。』澳大利亞的XPT平均時速僅為63公里,更搞笑的是,列車行駛途中還在梅特蘭附近撞上了兩頭牛,並因此延誤了一個多小時。安格斯很沮喪:『這不禁讓人納悶,我和我姐姐,到底誰在發展中國家?』

美國小夥兒:高鐵媲美大飛機

讚美大陸高鐵的歪果仁不止上述兩位。2014年,一位來自美國的年輕人在網上發表了一段乘坐大陸高鐵的影片。他搭乘的是從洛陽前往西安的G659次列車。隨著鏡頭掠過候車室,小夥子開始品頭論足:『這兒乾淨、整齊,也不怎麼擁擠,真的跟北京西站很不一樣。』

隨後,小夥子來到了月台,又發現了一點人性化的小佈置。『地上的數字就是車廂的編號,可以指引乘客方便去往自己的車廂。』吸引他的還有票價和速度:『這張票售價174.5元人民幣,大約35美元。列車從洛陽龍門到西安,全程400公里,耗時約一個半小時。這真的很快!同樣的路程,普通火車要走大概5個小時呢。』

進入車廂後,小夥子興奮地表示:『高鐵的座位其實更像飛機上的,最後一排的座位上還有空間安放大件行李。雖然只是二等座,但座位空間還是很大,比飛機的經濟艙要寬敞。車上的設施也像是機艙裡的,椅子上同樣有小桌板,小螢幕會一直播放資訊,連列車員也很像空乘人員呢。』

總之,大陸高鐵給小夥子的印象媲美飛機。『車廂裡設有垃圾箱、帶紙杯的飲水機、帶鏡子的盥洗池和廁所。高鐵廁所裡跟飛機一樣使用坐便器,總體還行,就是馬桶有點髒,整體空間略小。人們可以在車廂間走動,車廂之間由玻璃滑動門相隔,乘客們沒事的時候還可以到別的車廂去逛逛。』

如何正確地衝泡一碗速食麵

英國《泰晤士報》記者湯姆•切斯希爾也曾乘坐高鐵行駛在西安與武漢之間。在他眼中,要想浮光掠影地瞭解大陸,不妨登上這些子彈頭列車,『這是遊覽該國的絕佳方式,能看到很多很多』。

坐著高鐵周遊大陸的湯姆認為,這樣的旅行方式『總是免不了這樣那樣的小麻煩和新奇經歷,但是一個開眼界且有趣的過程』。他的行程安排是:從北京出發去西安,再前往武漢,接著是南京,然後是上海,最終返回北京。 『大陸哲學家老子說,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的旅行從嘈雜的北京高鐵車站開始。』湯姆像個現代版的大陸通,而大陸高鐵被他形容為『又長又光滑』。乘坐這樣的高速列車旅行,『我得以看到幅員遼闊的大陸如何快速發展』。

從北京到西安,湯姆僅用5小時30分鐘。在西安逗留片刻後,湯姆登上了前往武漢的列車,全程4小時。在武漢留宿一夜後,他又登上開往南京的高鐵,花費4個小時。隨後,『我們在鐵軌上一路向前,花了1小時40分鐘抵達上海』。最後,湯姆又自上海北上,花了不到5個小時抵達北京。『眼花繚亂中,我乘坐高鐵走過了4萬多公里。』湯姆借用自己導游的話形容,『高速列車把大陸變小了』。

當然啦,作為一個外國人,乘坐高鐵也有一些讓湯姆不習慣的地方。『我在車廂尾部端著一碗速食麵。有人對我說,大陸大多數高鐵乘客的午飯就是這麼解決的。車廂裡有一個水龍頭能出開水,我開始往碗裡加水。一名乘務員看上去很擔心,她抓過我的速食麵,說些我聽不懂的建議,然後向我演示必須等到指示燈變橙色,水溫才合適。』

大陸『最強高鐵推銷員』

美國《時代週刊》作者Austin Ramzy撰文稱,這些年來,對速度永無止境的追求於大陸鐵路而言,已是常態。『這個奮發進取的國度,在基礎建設上取得了不少了不起的成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鐵道系統的改造。1981年,大陸鐵路總長僅有5.4萬公里。如今,這個數字差不多翻了一倍,達10萬公里』。

更為重要的是,大陸擁有的不僅是全世界最大的鐵路網之一,而且也是最好的。這一鐵路網覆蓋了世界上最複雜的地形如青藏高原,『大陸鐵路工人在這片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凍土帶鋪設了長達550公里的鐵路,將西藏的省會拉薩與大陸的其他地方相連』。

大陸鐵道的平均速度也得以穩步提高:從1993年的48公里/小時到2007年的70公里/小時。某些線路上的平均時速簡直快得驚人,連接華中武漢到華南廣州的高鐵線路時速已達313公里—這差不多是全世界運載旅客火車的最高平均時速了。這樣的時速,將這段原本需要10個半小時的行程,縮減為3小時。

高鐵的建設極大拉動了區域經濟的發展。安格斯•格里夫以杭州為例,『這個城市距上海200公里。高鐵開通前,從大陸的商業之都上海到杭州開車需要難熬的4個小時。現如今,杭州就像上海的一個郊區,坐火車僅需一個小時左右』。

Austin Ramzy則認為高鐵提升了大陸內陸小城的重要性。『鐵路交通的便捷使工作在大城市、生活在小城市這種模式變得更加可行。新開的客運線路減輕了舊有線路的負擔,原材料和成品在全大陸的流通更為快捷。』

大陸當局對高鐵的資金投入也是Austin Ramzy著重讚美的。『從2008年開始,大陸鐵路建設的經費已經增長了80%。2009年攀升至880億美元。2015年將高達1200億美元。未來10年內,這個數字可能會超過7000億人民幣。在大陸所有的國家投資中,擴大大陸高速鐵路乘客運載的範圍是重中之重。

現在,大陸以全長6552公里的高速軌道位列世界之首。隨著美國和歐洲這類設施的迅速老化,大陸的鐵路同世界經濟強國相比,已經具有強大的競爭優勢』。Austin Ramzy還對比了中美之間鐵路系統的差距:『美國的鐵路系統顯然需要藉助外力。目前,它只有一條在運營中的高速線路,「美鐵」的「阿西樂快線」連接波士頓和華盛頓。這條線路的平均時速只有116公里。大陸人對這樣的速度早已不屑一顧。』

安格斯•格里夫評論說,大陸當初建設高鐵,是『全球金融危機時期採取的一個刺激措施』,結果此舉在預防經濟陷入衰退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相比澳大利亞在各地建學校禮堂以及透過補貼刺激平板電視銷量等舉措,『大陸的高鐵似乎是個好得多的長期投資』。此外,對大陸來說,高鐵還可能成為一個重要出口行業,『李克強總理正在使自己變為大陸的「最強高鐵推銷員」』。

安格斯•格里夫分析得沒錯。澳大利亞也是『最強高鐵推銷員』李克強總理的目標之一。世行估計,建設高鐵,大陸的技術、施工成本是德國和南韓等國的一半,若大陸能實現向澳大利亞出口高鐵,澳大利亞現行的XPT就該進博物館了。

外國小伙京滬高鐵實拍:中國是全球高鐵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