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被抓前受訪 稱為洗刷「清白」兩年花1.5億

今年6月21日,深圳。王林在一家不起眼的飯店慶賀自己的63歲生日。

因涉及鄒勇被殺案,7月15日凌晨,王林在深圳被江西萍鄉警方帶走。而在一個月前,今(2015)年端午節次日,王林在深圳一家不起眼的飯店慶賀自己63歲生日。從2013年7月從神壇跌落至今,他一度避居香港,然後長居深圳。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此次壽辰,依然聚集了江西老家不少的親戚、朋友、商人和官員。王林身邊人說,與以往相比,這次真是『低調了許多』。黑色T恤,鷹頭皮帶,依舊是王林最愛的裝扮。與兩年前相比,王林看起來消瘦了很多。

6月底到7月初,記者長時間對他進行採訪,林林總總,王林講述了這兩年的種種經歷。王林說他在2013年學會了很多東西,沒見過的見過了,沒聽過的聽到了。以前幫別人很多,現在落到自己頭上,才知道難。他自嘲,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一旦蛋破了,各種蒼蠅都來了。王林渴望能扭轉身處的『漩渦』,洗涮他的『清白』,他稱兩年來為此花費了30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負面報導引發的焦慮症

這兩年王林致力於三件事:一是讓媒體為自己平反,二是免去鄒勇人大代表身分,三是尋找證據將鄒勇送進監獄。7月2日晚上,在王林深圳的家中,大廳的中央倒扣著一個空盆。這是當天下午北京的朋友來訪時,王林助興表演變蛇後留下的盆子。

坐在沙發上的王林,眼神迷離、疲態盡顯。他稱剛從醫院回來,近些日子常常四肢發抖,怕吹冷風。醫生的診斷結果是:焦慮症。在他自己看來,引起焦慮症的原因就是這兩年媒體對他頻繁的負面報導,讓他疲於應付。

這是他少有的以『弱者』姿態面對外界,在他自費出版的那本自傳《中國人》中,無論是與各級官員合影,還是跟影視明星拍照,他都是一副精力充沛、信心滿滿的形象。在很多熟知他的人眼中,他也是一個脾氣急躁、性格強勢的人。

不過,一說起針對自己的新聞報導,王林一掃疲態,說到興起,臉色驟變,從沙發上跳起來,瞪圓雙眼,張口大罵。在他看來,媒體對他的很多報導都在歪曲事實,對他人格進行詆毀,也使得他與鄒勇的官司遲遲不能結案。

面對勢頭不減的輿論壓力,他依然堅稱自己未曾違法,也非政商掮客。王林說,去(2014)年11月份,在香港的一個飯局上,一名自稱某辦事處主任的人主動跟他打招呼,表示同情他的遭遇,之後自薦要幫他找上面領導擺平此事。為此,從王林那裡拿走了200萬元,用來打理關係。王林向南都記者提供了相關圖片和收款收據。

這位主任給王林打了一個文件,文件上寫著『王林大師是個好人,我們國家有權利保護這樣的好人』,並告訴他一個密碼,稱以後見到國家機要人員時用。南都記者查詢發現,並不存在該辦事處。不過,時至今日,王林都認為這位『主任』還在幫他打理關係。

即便是很多人拿走錢之後,再難聯繫上,對於別人幫忙打理關係一事,王林一直諱莫如深。他擔心,被媒體曝光之後,那些想幫他擺平事情的人,都不再敢幫忙了。『到了這個地步,名聲勝過生命。萬一他是好人呢。』王林說。王林家人稱,王林這兩年致力於三件事:一是讓媒體為自己平反,二是免去鄒勇人大代表身分,三是尋找證據將鄒勇送進監獄。

那些神秘的『高人』

王林一直渴望扭轉輿論的不利形勢,常有自稱媒體人或高官者主動『幫忙』,王林稱為此花了3000萬元。王林被警方帶走後,南都記者獲悉,王林身邊有多份與他人簽署的『承諾書』,除了此前被媒體曝光的其與王某簽訂的協定書之外,王林還與警方公佈的另一涉案人黃鈺剛簽署了類似的『承諾書』,其內容主要為調查鄒勇的犯罪證據並將其抓捕歸案。


王林與黃鈺剛簽署的委託書。

王林與黃鈺剛簽署的承諾書簽署時間是2014年12月17日。據王林家人稱,雙方簽訂承諾書後不久即解除合同,2015年2月13日黃鈺剛與王林簽訂了『還款承諾書』。

黃鈺剛還給王林介紹了自稱中央某部官員的陳某某,並給王林『運作了』一份『絕密文件』,『文件』中稱王林舉報『鄒勇涉嫌洩露國家機密、刺探我有關方面的重要情報』已引起重視,決定對鄒勇立案偵查伺機抓捕。落款時間為2014年7月14日。

王林在此文件拿到手後,隨即給了黃鈺剛200萬元。幾天後黃鈺剛交了給王林一張收條,稱收到黃鈺剛轉交的200萬元,落款為陳某某。

對此,王林身邊人曾表示懷疑,並在黃鈺剛辦公室見到大批中央某部式樣的空白檔,以此屢屢勸告王林,但王林並未採信。記者將此『絕密檔』交給相關人士辨認,均稱『假得不能再假』。

針對鄒勇的調查,王林委託的並非只有黃鈺剛和陳某某,根據王林留下的『承諾書』,至少還有李某某。據王林家人稱,李某某也是黃鈺剛介紹王林認識,自稱中央某部工作人員,在收取了王林巨額錢財後,一直沒有辦事,王林找李某某要錢也未果。

王林與李某某兩人簽字的『合同』稱:我與李某某達成協定如下:①把鄒勇抓起來,②大陸媒體包括央視(是否處理?)為我平反,③把鄒勇判重刑。以上達到目的,按約定付款。落款時間為2014年4月。


王林與李某某兩人簽字的『合同』。

2014年12月22日,李某某給王林打了一張『收條』:今收到王林大哥記者費用壹佰陸拾萬人民幣(現金)。落款李某某。兩年來,王林一直渴望扭轉輿論的不利形勢。2013年的『王林事件』後,也常有自稱是媒體人、高級官員、高級將領的人,或毛遂自薦,或為其出謀劃策,從他這裡卷走巨額錢財。王林自稱為此花費的有3000萬元,記者查閱其提供的單據,數百萬元的『勞務費』確有實證。

與鄒勇的糾紛

在過去兩年時間裡,處理與鄒勇之間的糾紛,幾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王林與其家人均稱,在過去兩年時間裡,處理與鄒勇之間的糾紛,幾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

王林與鄒勇的官司包括購酒糾紛案、深圳別墅糾紛案、香港物業糾紛案。『三個官司,換了好幾個律師,律師費前前後後就花了600多萬元。』王林稱。

其中,購酒糾紛案一審王林勝訴,正在等待二審判決;深圳別墅糾紛案於今年5月8日在萍鄉中院雙方交換了證據,王林稱花費在鄒勇別墅上的改擴建及裝修費1700多萬元,可他手中僅留下1000多萬元的票據,缺少幾百萬的票據,正欲請求專業機構進行鑑定評估;香港的物業糾紛案,王林稱已打算撤訴。他稱有充足的證據能夠打贏這場官司,但因當年向香港移民局提交的證明是假的,所以最終決定撤訴,不要那一套房產,並計劃在近期前往香港法院辦理撤訴申請。

始料不及的是,撤訴尚未辦理,鄒勇被害,王林被警方帶走。王林是否是背後主謀,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鄒勇遇害事件至今已過10天,警方除了7月16日通報中將王林列為『涉及此案人員』,此後再無資訊傳出。記者獲悉,目前王林家人已經委託律師為其進行辯護。可以預見,該案無論以何種結果落幕,都將為持續幾年的王林與鄒勇之爭,畫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