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80歲日本老人騎行近千公里 尋找大陸恩人

八旬日本老人丸山嚴來到吉大與學生們交流。

80歲的日本人丸山嚴幼時在哈爾濱出生長大,1946年,日本戰敗後的次年,他隨父母從哈爾濱到葫蘆島坐船回到日本。在日本戰敗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前夕,丸山嚴與兩名日本朋友來到哈爾濱,準備要騎行到葫蘆島市,以此重走當年撤離時路線,同時反思戰爭,呼籲和平。

根據新文化報報導,『我們這代人已經快退出歷史舞台,中日的交流要靠年輕人一代。』為此,7月20日丸山嚴一行三人在吉林大學與該校日語系學生進行了交流。

來大陸想尋找大陸恩人

丸山嚴1935年出生在哈爾濱市,父親是當時一高官秘書,母親是家庭主婦。全家人生活在分部街。丸山嚴回憶說,日本戰敗後未遣返回日本前,日本人在哈爾濱生活得非常艱難。

『但這些都是日本軍國主義造成的。』丸山嚴說,他記得,在分部街時有一個叫柳承江(音)的大陸人比他大不了幾歲,經常接濟他的生活。『大陸人以德報怨。』丸山嚴說,『大陸人真是太善良了。』尋找恩人的想法一直縈繞在丸山嚴的腦海裡。

丸山嚴和兩名日本騎行愛好者在7月12日來到哈爾濱,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恩人柳承江(音)。雖然還沒有找到大陸恩人,但在哈爾濱的四天裡,丸山嚴找到了當時在分部街的一位朱姓鄰居,這位鄰居今(2015)年也已80多歲。

要騎行900多公里

7月16日,丸山嚴一行三人從哈爾濱騎行出發,終點站是葫蘆島市,計劃騎行路線為哈爾濱、扶余、德惠、長春、公主嶺、四平、開原、鐵嶺、瀋陽、遼中縣、盤錦、錦州、葫蘆島。總里程預計在970公里。

丸山嚴是一名騎行愛好者,兩年前曾在上海沿大陸東部騎行,在騎行中,他的車胎爆過胎,自己受過傷,當地人都給予了他幫助。『善良的大陸人。』這是丸山嚴經常說的話。

對話吉大學生
希望中日兩國的年輕人要多交流

丸山嚴和其中的一名騎友小川健二7月20日下午在吉大外語樓與10多名該校日語系學生進行了交流。『開誠布公,什麼問題都可以問。』這是丸山嚴的開場白。

學生:日本民眾對安倍政府有什麼看法?尤其是近期透過新安保法。
丸山嚴:作為普通的日本人,我個人的觀點是和安倍完全不同的。我相信還有很多日本人和我的觀點相同,這也說明瞭日本普通民眾是熱愛和平的。安倍一直表示想和大陸領導人會見,去交流溝通,但卻在國內做著矛盾的事情,這好比我一邊說你壞話,一邊卻又努力想和你握手。

學生:現在的日本年輕一代對大陸瞭解多少?對大陸有誤解嗎?
丸山嚴:坦白地講,有很大的誤解。現在有一些人想把中日關係搞得複雜化,我希望中日兩國的年輕人要多交流。

學生:我感到日本有焦慮,比如資源匱乏,您覺得這種焦慮會發生不穩定的因素嗎?
丸山嚴:這種焦慮是有的,而且一直存在。解決這種焦慮最重要的是日本的領導層要有一個正確的歷史觀,要從哲學角度去著眼未來,所以,這個國家是熱愛和平還是戰爭,領導層起到關鍵作用。

小川健二:我在年輕的時候曾到美國的關島工作過,關島在二戰的時候曾經是日本重要的空軍基地,戰機從這裡起飛,給很多國家的投下炸彈。但在我工作的時候,這裡已經變得非常祥和了,那時我就想,為什麼要有戰爭?戰爭完全沒有必要,我們要怎麼對待在戰爭裡死去的人呢?關島曾經是一個那麼可怕的軍事基地,但戰後卻非常美麗,從這一點看,戰爭有什麼意義呢?

我去伊朗的時候,正好趕上兩伊戰爭,到最後,兩個國家並沒有透過戰爭得到什麼好處。這些經歷,我是一個日本人,但我首先要當一個好人。

丸山嚴(中)與兩位好友結伴騎車F15
丸山嚴(中)與兩位好友結伴騎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