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北京電影學院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典禮

彭豆豆。

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彭豆豆已經算得上是『老北漂』了。小學畢業之後,彭豆豆考上了北京舞蹈學院附中,開始了自己的北漂之旅。2011年,彭豆豆通過藝考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如今,她已在北京生活了九年。『其實之前一直在學校,被保護得很好,現在過的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北漂」生活。』

根據光明網報導,因為是學舞蹈出身,彭豆豆一早起來便走到陽台上,拉拉筋、抻抻腿、呼吸下新鮮的空氣。當問她為什麼會從學舞蹈轉到學表演時,彭豆豆說:『其實我小時候學的專業是音樂劇,有點類似於表演。』2011年,彭豆豆參加很多藝術類院校的考試,基本上所有的學校都考上了,是當之無愧的『學霸』。在猶豫了很久之後,她選擇了北京電影學院,因為她說自己更嚮往電影表演氛圍強一些的北電。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記者拍攝這天正巧趕上北電2015屆畢業生的畢業典禮,彭豆豆一邊翻著衣櫃一邊說:『學校通知說,因為外面要套學士服,所以要穿正裝和皮鞋。』相比於很多大一、大二就出去拍戲的學生,彭豆豆算是很晚才接觸正式表演的,因為她希望能在學校多學一些知識,『可能不會每堂課都去聽,但學校的學習氛圍很重要,在北電學習我學會了一切有關電影東西,讓我更了解電影了。而且學校的老師也會給我們講很多道理,告訴我們要走正道,不能投機取巧。』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因為搬出來自己住,所以彭豆豆經常自己起火做飯,當然她也會一些簡單的飯菜,基本上都是清湯小菜。不過,在橫店拍戲期間,她愛上了唐人劇組的盒飯,『說實在,油很大,但是真的特別好吃。拍《女醫·明妃傳》時,我和我們班一個女生住一個房間,我們每天領飯時都是以幫對方拿飯為藉口多拿兩盒,真的太好吃了。』彭豆豆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沒想到也是正宗『吃貨』一枚。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典禮是一項莊嚴而神聖的儀式,每個畢業生都要走上台,由主禮教授授予學位。然後彭豆豆要與同學們一起拍攝畢業照。『其實我們之前已經拍了很多次合影了,畢業論文答辯時我們拍過一次,全班的畢業照拍過一次,還有一次是攝影系的同學幫我們拍了一段畢業影片,是在畢業典禮上播出的,今天會拍全體畢業生的合影。』說完,彭豆豆的眼中閃過一絲傷感。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抵達北電後,彭豆豆換上了學士服,她先要參加畢業典禮。前不久,彭豆豆正式簽約了經紀公司,『我覺得我自己是個挺幸運的人,藝考時就非常順利,現在還沒畢業就簽公司了。』 彭豆豆所簽經紀公司的老闆是當紅小生羅晉,而且羅晉也是從北電畢業的,是彭豆豆的師兄。『我覺得我們公司工作氛圍特別輕鬆,一般如果有事真的是說工作的話,也是在一個輕鬆的氣氛,像是聚會一樣就完成了工作。』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不過,在彭豆豆班裡,還有同學並沒有找到經紀公司,『其實每年從北電畢業的學生中,總有一些會轉行,從事和影視表演沒什麼關係的行業,比如說代購。還有一些可能去當導演、副導演、經紀人之類的。其實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尤其是男生,當演員有時候太被動了,他們不想被挑來挑去,我們班就有同學選擇去當導演。』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在最近衛視熱播的電視劇《福根進城》中,彭豆豆飾演身世坎坷的女大學生高萍萍。其實,這已經不是彭豆豆第一次觸電電視螢幕了,2014年6月時,大三的彭豆豆參演了劉詩詩、霍建華主演的《女醫·明妃傳》,在劇中飾演了劉詩詩的侍女。回憶出演《女醫·明妃傳》的經歷,彭豆豆說:『北電是大三排畢業大戲,當時選角導演來看了我們的畢業大戲,之後我就被選去演這部戲了。』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如果說在電影學院接受的是理論知識的教育,那進組拍戲就是實戰演練。拍攝《女醫·明妃傳》期間,彭豆豆在橫店待了三個月,這三個月讓彭豆豆收獲頗豐,『我覺得他們在現場有一種很沉穩的氣場,會在演戲之前想要怎麼演。我在現場會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要怎麼站位,鏡頭是怎麼拍的,挺好玩的。』作為北電畢業生,彭豆豆收到了一隻穿著北電學士服的小熊,隨後她興奮地拿著小熊自拍。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眾所周知,彭豆豆所在的北京電影學院2011屆表演本科班是名副其實的明星班,有些同學在入學之前便已經很有名氣,周冬雨和古力娜扎就是最有名的兩位。『其實她們會很主動跟我們溝通,比如加微博關注什麼,相處起來沒感到有什麼特殊的。大家也會在班級的群裡經常聯繫,基本上每天都會發微信。』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提到北電的明星班就不得不提96級北電表演本科班,趙薇、陳坤、黃曉明、郭曉冬、何琳、顏丹晨都是從這個班走出去的。『我們老師經常會提到這些學長學姐,會說黃曉明是非常勤奮的學生,陳坤是天生的演員,他告誡我們要麼就是有陳坤這樣的天賦,要不然就要像黃曉明一樣努力。』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彭豆豆告訴我們:『勁松老師是個大善人,他很熱心的去幫助每個學生。我聽說前幾屆有好幾個男生拍不上戲,租金太高沒地方住,勁松老師就把他們叫到自己家去住,他們家常年住著好多畢業生。』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我之前經常找勁松老師聊天,他知道我簽了羅晉的公司很高興,他說羅晉是他的學生,是個很好的演員。很關心我們的近況。』彭豆豆與王勁松老師合影期間,同班的另一位女生也來找勁松老師『求合影』,她就是彭豆豆的好朋友,同樣已經簽約經紀公司的北電學霸美女王蕊蕊。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王蕊蕊和彭豆豆是同班同學,宿舍離得也非常近,因此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豆豆是我們隔壁宿舍,經常到我們宿舍來串門,而且我們基本上表演課都分在一個組,所以關係很近。』雖然王蕊蕊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孩子,但她大三開始便自己出來租房住,問她為什麼不回家,她說:『我家住在南城,南城離北電實在太遠了,所以我在學校旁邊租的房子。』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王蕊蕊邊喝粥邊回憶道:『其實我也算童星。』王蕊蕊七歲時曾在幼稚園被星探發掘,與其他六個小女孩組成了一個合唱組合,也曾在報紙上發表過宣傳照,不過沒多久就解散了。『我身邊的很多北京女孩會選擇出國或者高考,走我這條路的人比較少。』或許是因為年少這段經歷,注定了王蕊蕊一定會考進北京電影學院,做一名活躍在螢幕上的演員。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王蕊蕊十五歲就開始拍一些廣告,『我高中的時候拍過很多雜誌和封面,也拍過廣告,慢慢接觸到表演,就特別想考電影學院,覺得自己挺適合的。』接拍廣告,自然也有了收入,最多的一次王蕊蕊拿到了1000元人民幣,當然他接拍的是一支彩妝廣告。當拿到勞務費時,她立即就去買了衣服、香水、化妝品。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大一時,王蕊蕊拍了一部微電影,這是她第一次正式拍戲。『當時我大一,一個大三的師哥接了一個活兒,就是他跟學校配合廠家,他做導演,但是他團隊他自己組、演員自己找,後來他選中了我。』大三時,王蕊蕊拍了自己的第一部電視劇,扮演了一個崇拜有婦之夫的單純的小女孩。『這個角色不算是小三,當她發現自己被騙了時,她毅然決然離開了這個男的。』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2015年年初,王蕊蕊與一家知名娛樂公司簽約,成為其旗下藝人。據王蕊蕊介紹,班裡很多女生已經簽了經紀公司,不過有一些也會做其他的事情,『他們大部分人還是會選擇跟這個有點相關的,比如說可能會做幕後,可能會開影視公司,如果說自己有資源的話,可能會跟幾個朋友合起夥來開公司。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我覺得會比較少,大部分還是會跟它相關。』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第一次進組拍戲時,王蕊蕊也會不習慣,因為要努力適應別人的節奏。當問她等戲時會做些什麼時,王蕊蕊拿出手機,說:『看手機唄。我最長的一次等了一天吧,早上通知我,然後晚上還沒有拍到我。因為有個演員時間有問題必須先拍他的戲,我的戲就延後了,一直在旁邊待命,一天什麼也沒能幹。』從這件事,王蕊蕊明白了做一名演員,首先要學會忍耐和適應。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拍完一部戲,王蕊蕊喜歡給自己放個假,讓自己到處走走。『我大學期間每年都會出國去歐洲,也經常去香港、澳門,偶爾去買些衣服。』她拿起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繼續說,『但我後來會到鼓樓附近逛外貿小店,最近一段時間喜歡在網上買。』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女生湊在一起除了喜歡聊化妝品和衣服,也喜歡聊一些八卦。當年還住在宿舍時,彭豆豆常到王蕊蕊宿舍看電影、聊八卦,『有一次豆豆買了一個削黃瓜皮的神器,我們就把黃瓜一片一片的削下來然後敷在臉上。一邊敷黃瓜一邊聊護膚、聊八卦,特別好。』不忙的時候,她們還會叫上很多同學去玩桌遊,唱KTV。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2011年藝考,王蕊蕊以文化課狀元的身份考進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她對專業課相當認真,因為要飾演一名紋身師,她特意跑到五道口的一家紋身店找真正的紋身師討教;她也曾扮演過火車站賣票的工作人員,為此她穿著軍大爺在西客站前招攬住宿生意。『大一時要解放天性,我們演過馬戲團裡的動物、小醜,也演過神經病、瘋子,學到了很多。』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雖然剛剛畢業,但王蕊蕊已經是高產演員了,她所出演的電視劇中有兩、三部已經播出了。『俗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兵不是好兵,我希望透過自己好的作品讓大家認識,透過做一名演員成名,而不是透過一些其他的方式。我比較排斥沒有意義的炒作,在某些地方故意的搏焦點或者怎麼樣,那些東西我不太接受的。』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對於未來,王蕊蕊從不擔心,她擔心的是過得沒有意義,沒有進步。『我是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表演上的人,如果說我有一段時間還沒有接到戲的話,我會覺得這段時間是浪費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王蕊蕊攬過爸爸媽媽拍合影,繼續說,『我不會為了經濟問題我去做一些別的事情,基本上爸爸媽媽還是能管我生活上的溫飽問題,剛畢業這幾年,我還是會為夢想去拼一拼,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在做演員的這個行業中。』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

和彭豆豆一樣,王蕊蕊也非常喜歡王勁松老師,因此在畢業之際也會和他合影。『勁松老師他真的是我的恩師,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我就回找他聊一聊。他有一個茶房,我們可以和他在那喝茶聊天,他跟我們說如果我們不開心了,可以隨時去茶房找他,與他分享生活中的事情。』除了遇到能走一輩子的老師與同學,北京電影學院見證了王蕊蕊的青春,『北電填補了我對青春的需求,讓我真正學會了表演。即使我畢業了,北電也永遠是我的家。

表演系女孩的畢業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