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廣州美院圖書館館長調包億元名畫 三大謎團待解

廣州美術學院。

廣州美術學院圖書館原館長蕭元涉嫌貪汚7月21日在廣州中院受審。蕭元被控貪汚齊白石、張大千等名人畫作143幅,涉案金額約1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蕭元當庭認罪,但對一些具體細節提出了異議。

根據央視新聞報導,檢方指控,2002年10月至2010年3月,身為廣州美院圖書館館長的蕭元,用圖書館藏畫庫鑰匙多次進入庫房,用贗品換真品將館藏名畫偷走。這些名畫中有125幅已被蕭元委託拍賣公司賣掉,賣出3400多萬元,剩餘的名畫估價高達7600多萬元。蕭元說,通常將真畫拿回家臨摹幾天後,再將贗品放回庫房。而且,只挑比較容易臨摹又容易拍賣的畫調包,不會挑其他師生比較熟悉的嶺南畫派的畫作下手。蕭元承認調包,但認為並非每一幅畫都價值不菲。

公訴人說,剩餘的畫作金額是經過專業的協力廠商機構估價後確認的,是有法律效力的,可以作為證據使用。此外,蕭元還說,庫房鑰匙正副館長各有一把,不需要經過登記就能進入庫房,在巨大的誘惑面前,他沒能控制住自己。美院方面表示,如果蕭元被判有罪,會依法向蕭元追討其違法所得。案件將擇日宣判。

蕭元:週末挑選字畫帶回家 臨摹後送回贗品
專家:一般不可能讓一個人持有整套鑰匙

蕭元,曾出版過文學評論集、小說、榮獲過多個大陸全國性文學獎項,他的簡歷被列入到了湖南省圖書館網站的名人文庫。這份簡歷顯示:蕭元從1987年開始發表美術史論著,並有多部論著出版,2002年10月從《芙蓉》主編調到廣州美術學院,任該院圖書館館長、美術研究所研究員和碩士生導師。然而,誰會想到,正是這個蕭元,會在廣美犯下如此大案。

根據蕭元的供述,選擇調包畫作的標準,是看臨摹的難易程度。一般情況下,他會在週六、周日,圖書館放假的時候,利用手中的鑰匙進入畫庫,挑選比較好臨摹的字畫帶回家,花幾天時間臨摹好,再把贗品送回去。專家分析稱,由此可見大陸博物館系統或者圖書館系統的防範措施並不嚴格,因為一般來說,不可能讓一個人持有整套鑰匙。

蕭元:廣美類似的碩鼠行為並未停止
十年前被其調包字畫又被他人調包

廣州美術學院是大陸全國八所專業美術院校之一,是華南地區唯一一所高等美術學府,已經有60多年歷史。根據廣州美術學院官方網站顯示,這裡館藏的有名家字畫真跡、從國外引進的模擬名作以及漢畫像石原拓2543件。

據蕭元供述,美院的老師和研究生可以憑藉他的證件到圖書館借閱名作,以供上課展示或是臨摹練習。畫庫有三道門,按照規定,如果學生提出借閱申請,需要三位老師同時到場,用三把鑰匙才能開啟畫庫。

而公訴書顯示,蕭元手裡擁有圖書館藏畫庫的全套鑰匙,他可以自行進出藏畫庫。蕭元自己也表示,實際上他只有兩把鑰匙,而第三道門,他從來沒有認真鎖過。

根據蕭元自述,從2004年3月第一次作案,到2006年底,圖書館館藏的上百幅畫,就被蕭元如此輕易地給調了包,直至後來廣美的圖書館字畫需要轉交到美術館館藏後,他才停止了偷梁換柱。然而,在21日的庭審中,蕭元卻一再表示,他停手後,在廣美,類似的碩鼠行為卻一直沒有停。蕭元稱,辦案人員把調包的字畫給他看,結果他發現自己十年前臨摹用來調包的字畫又被別人調包了。

公眾存在三大疑問

庭審過後,公眾也有三個巨大的疑問。

第一,為什麼蕭元可以自由進出圖書館?即使蕭元是單位的一把手,權利也應該有所限制,因為畢竟圖書館裡有藝術價值和經濟價值都非常高的館藏。

第二,為何蕭元之前和之後都出現了被調包的畫?除了蕭元,是否還有其他人參與調包圖書館裡的字畫?相關部門或許應該去查一下,是否存在這樣的客觀事實。

第三,圖書館裡的登記簿為什麼消失了?圖書館方面竟然不知道借閱出去的字畫去了哪兒,這是管理上的巨大漏洞。

畫作被調包後逐步流向拍賣市場
專家:被追回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張大千、齊白石、八大山人等,這些中國著名繪畫大師創作的上百幅畫作,在被蕭元據為己有後,便逐步流向了拍賣市場。大陸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是大陸規模和成交額都數一數二的拍賣公司。正是透過這個公司,蕭元在2004年到2011年的7年間,陸續將124幅畫作委託其進行拍賣,從中獲利近3400多萬元。拍賣公司不是執法單位,並沒有能力去核實委託人的拍品來源是否合法,只能聽取委託方的講述,由此,蕭元才得以順風順水。

據瞭解,蕭元的犯罪情況之所以敗露,是因為在香港的一次拍賣會後,有人報警說畫作來源有問題,才讓事件東窗事發。事後,在很多被拍賣的畫上,都被發現有廣美的印章。而據瞭解,在拍賣場上,出現某某單位收藏標識的拍品幾率也較大,因此極少有人會懷疑拍品是被偷來的。

專家提醒,如果一個人手中出現大量帶有公家名章的畫作,拍賣公司應當有所警覺,因此拍賣公司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但是由於司法途徑中沒有強行的制度規定,因此很難去追究責任。此外,已經被拍賣的畫作很難再被追回,因為畫作是在合法的拍賣途徑中被獲得的,而且經歷了長時間的易手,被追回的可能性幾乎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