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陸女人越來越不守婦道? 慾望的表達太過出挑

女人正在越變越「壞」。

這幾年最常聽到的關於女性的風評是:『越來越不守婦道』。但稍微深入追問一下,所謂不守婦道的女人都壞在哪裡?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她們抽煙喝酒、穿著暴露、出沒夜店、夜不歸宿,在社交網路上勾三搭四。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如果換成男性,這些行徑簡直再普通不過,絕不會成為判斷好壞的標準,但社會對女性,永遠要苛刻一點。所以,不是女人普遍變壞了,而是女人有機會表現出自己正常的慾望,而這種表達還沒得到普遍的接受,於是顯得格外出挑。

『壞女人』的『壞』,在不同的時間地點有不同的標準,『壞』的門檻,有高有低。《詩經》的時代,是天真未泯的時代,各種束縛還沒來,慾望表達是正常的,男人女人桑間相會水邊相望,也照樣被歌詠。所以曾園老師說,所謂『思無邪』,並不是那個時代格外莊重,而是人們根本沒有『邪』的概念,壓根兒沒覺著那有什麼不好。

而後風聲漸緊,各種嚴苛的約束被加上來了。《聊齋志異》裡,就有大量風評不佳的女人,出身不好、性格過於活潑、與一個以上的男性有過深入交往,都會被貼上『壞』的標簽。這種標準,直到近代還管用,腳纏得不好,不受婆婆待見,也是壞女人。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帶著妻子張永成到金樓(大概相當於今天的高檔夜總會)去聽曲,就被視為出格舉動,張永成在別人的打量下,渾身不自在,需要丈夫安撫才定下心來。

上世紀七十年代,那道『壞』的門檻也沒提高多少。八十年代呢?魯敏的小說《此情無法投遞》寫的是1983年的『嚴打』,一群年輕人,關起門來開家庭舞會,十九歲的陸丹青,因為和少女斯佳在舞會上親熱,被判了死刑。

此後三十年,女人的慾望表達終於漸漸回歸正常,『壞』的門檻也越來越高。當然,這個過程始終與爭議相伴。《非誠勿擾》剛剛在電視上播出,有些男人就很憤怒。是啊,女人公開選男人,公然表達對男人外貌、收入的意見,簡直壞透了。

但在長期禁錮之下,猛然獲得慾望表達的機會,女人們的表達多少有點走樣。所有的人類經驗都需要傳承。但這種傳承又分明是缺失的,女性像是從蠻荒被驟然拖進了繁華,多少有些慌亂,未免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一個極端。

遇到過許多女性,是很性感,但性感得像電影—不是褒義,是貶義。她們像是從情色電影裡走出來的,誇張而戲劇化。但這事就和把戲裝穿到街上一樣不靠譜,在舞台氣氛下,戲裝不會讓人覺得異樣,在日常生活中,那種戲裝一樣的慾望表達,就顯得格外離奇。

要知道,在一個男性主導一切的社會裡,情色影像裡的女人,都不是尋常人,她們是按照男性意願塑造出來的,她們總是努力討好男人、主動呈上自己,百無禁忌、勇於嘗試。

許多媒體,也都遵循這樣的塑造方式,各種社交網路,各種手機上的社交平台,也合力製造了一個錯誤的印象:非如此不可,女人只有這樣才是解放自己,才是直面慾望,才是回歸本真。『壞女人』為什麼越來越多了?慾望表達的機會越來越多了,而失真的表達又隨處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