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西安金仙觀 這個道士「萌萌噠」

這隻和梁興揚自己大小差不多的熊是他的徒弟送給他的,但是現在這隻熊已經被他另一個徒弟搶走作了「鎮宅之寶」。

2010年,梁興揚和朋友到陝西遊玩,在西安市長安區子午鎮金仙觀見到了自己的師傅,『當時師傅見到我就說了句「你終於來了」,搞得我一頭霧水』。後來梁興揚就被師傅帶著『莫名其妙』的拜了師,出家成了道士。

根據西部網報導,但直到出家一年後,他才和師傅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年前他師傅認錯了人,當初等的那個人並不是他。不過梁興揚也一直有出家的打算,所以既來之則安之。從剛來觀裡學習經書和一些日常的法事活動,到現在透過網路開始向大眾宣傳道教文化,梁興揚打算當一個好道士。

說到最近正在熱播的電影《道士下山》而引發的輿論風波,梁興揚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在他看來,道教現在的傳播力度並不是很大,很多人只是聽過道教這個名詞卻並不瞭解其中的本質,而這部電影的播出會促使人們盡可能多的去瞭解真實的道教究竟是什麼樣子。電影中雖然沒有精準地反映道教文化,但是給了大家一個瞭解道教的契機,這就足夠了。至於對錯好壞,他覺得大家自然會有一個客觀的判斷。

梁興揚,今(2015)年36歲,山東聊城人,現在出家在陝西省西安市子午鎮金仙觀,是一名道士。梁興揚從小就對中國傳統文化感興趣,經常會自己研讀一些宗教方面的書籍。

後來考入雲南大學應用化學專業。從大二開始,他就勤工儉學給自己掙學費,大四的時候接觸到珠寶行業,便開始向這個方面發展,畢業後開始做珠寶生意。但是在生意場上被人『坑』過,之後他又做過文案策劃、網頁設計等工作。

他說,自己去尋求宗教文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做生意那段時間生活壓力小,節奏比較緩慢,而且衣食住行都能保障,因此就開始追求心靈上的慰藉。


每天在網上做一些微博宣傳或是和一些信眾交流也是梁興揚的日常工作之一。

賣萌是梁興揚道士的又一大特點,他在廟裡和徒弟們心中都是以幽默和賣萌著稱的,『人就得活得從容一點,隨心所欲嘛,我就是這個性格,改不過來了』梁興揚無奈地笑道。他認為人就要有自己的個性,雖然他是個道士,但是也是個有血有肉的自然人,沒必要裝的這麼高冷,讓大家感覺神神秘秘的,『不是讓大家有就距離感就是一個好道士,人得像大海一樣,什麼樣子都能展現,什麼東西也都能容得下』。

處理完一些網上留言之後,梁興揚開始上山準備修煉,他修煉的是丹道方面的功法。

面向太陽,梁興揚開始了今天的修煉,而他的徒弟世秀因為入教時間不長,現在還沒有接觸到這門功法的修煉,只能在旁邊看著師傅發呆。

梁興揚開始按照功法要求運轉自己的氣息。說起自己對道教的認識,梁興揚坦言說在沒接觸到道教之前,他就和普通大眾對道教的認識一樣,認為道士一半是能騰雲駕霧的神仙,另一半就是坑人的騙子。但是在成為道士的這五年裡,他覺得自己對道教和道士這個身分的認知變得明確且公正了。

打坐是梁興揚道長修煉的一項重要內容,在他打坐的這塊石頭背後就是懸崖峭壁。

說起自己的性格,梁興揚板起臉表示自己是個可以嚴肅起來的人,但是不到5秒就笑場這讓他覺得很尷尬。

世秀喜歡拍自己的師傅,梁興揚也喜歡給徒弟當模特兒,這是師徒之間最大的樂趣,他倆經常會因為這張照片拍的帥不帥而爭論一番。

梁興揚的主要工作地點是在道觀的大殿,要隨時保持這裡的香火不斷。

梁興揚說但凡來求簽的人,都是心裡有疑問的。

根據抽簽的結果,梁興揚開始給香客解簽,如果是好簽,他就會鼓勵對方;如果抽簽結果並不好,他也會旁敲側擊的安慰對方,『總要讓大家心裡舒服些嘛』。

除了電腦,面對行動端發達的現代社會,在手機上刷微博和朋友圈也是梁興揚宣傳道教文化的另一種方式。他的許多徒弟都是在網上結緣認識的,這其中不乏90後的年輕人。

中午飯是米飯,梁興揚舀了一大勺辣椒拌在米飯裡,他說他喜歡吃辣,『道士也是人嘛,不像小說裡那種不吃不喝的』。

品茶在梁興揚看來對修身養性也是有好處的,而作為師父,他會經常給徒弟們在茶桌前上課,講述道教經文、天干地支、五行八卦等知識。

道觀旁邊的山上有一片道士們自己開發的菜地,梁興揚不定期的會去菜地看看。沿著這條羊腸小路走上十分鐘就能到達菜地。

梁興揚說他們自己種的菜不打農藥,因此都是絕對乾淨好吃的。臨走時他摘了三個茄子,打算交給廚房做晚飯。

『道士』在網上『火』了之後,梁興揚每天都會接到很多求助電話,有找他安慰人生的,有單純聊天談心的,梁興揚表示,這讓他感覺很高興,能幫到別人本身就是一種快樂。

至於未來的路怎麼走,他說自己會盡心盡力去當好一個道士,反正家裡只要知道他沒幹壞事就不會去過多干涉,而道教的未來,就全看大眾是怎麼去認知的了,說到底總結一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其實說的就是構建人與自然與文化的和諧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