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訪興平「炒股村」 一開盤村民撂下農活看行情

一開盤村民撂下農活看行情。

一條11公里的狹窄山路,將咸陽興平市區和一座『黃土原』連接起來。開車上原,路很陡,起起伏伏,像極了股市中那些紅紅綠綠的K線圖。

根據西部網報導,早在2007年那個大牛市開始時,這裡的村民便陸續進入股市。這個有著『炒股村』之稱的關中農村,從此馳名大陸全國。尤其是在經歷了今(2015)年6月的股市大震蕩之後,這個小村莊受到的衝擊,再次引發媒體關注。

賠賠賺賺不說,8年股市征戰,他們各自的酸甜苦辣背後,都有哪些故事?近日,記者前往探訪,試圖還原一個真實的南留村。

現象一 全村很少有人打麻將

這天是7月23日,大暑。當天滬指上漲近百點,自6月底股市大幅震蕩以來,再次站上4100點。出現在王麗家的小賣部時,南興牢已經把3檔股票加了倉。『今天早上開盤時,滬深股市雖有震蕩,但問題不大。』他樂呵呵地掀起塑膠門簾,在一台落滿灰塵的國產電腦前,坐了下來。

『小暑不算熱,大暑正伏天,看來股市也要跟著天氣一樣火一把。』他把手裡拎著的塑膠茶壺,放在電腦跟前,點了一根煙,用手扶了扶架在鼻樑上的眼鏡,氣場十足。

作為全村年齡最大的股民,65歲的南興牢最引以為豪的身分是『南老師』。他有40多年教齡,桃李滿天下。退休後,種了7畝蘋果。每天早上7點起床,和老伴一起下地幹活,吃過午飯,再睡個午覺,喝茶、散步、看報紙。

風平浪靜的生活,被股市打破了。『要在9點半開盤前,結束勞動,回來看盤,所以我起床時間就提前了,早上5點,必須起來。』

2014年以前,這個退休教師對股市一無所知。他甚至不會使用智慧手機,不會上網。在同村幾個中年人的帶領下,他把10多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積蓄悉數投進股市。

看盤的地方,一般會有兩個,一是村支書南棟梁的家,二是王麗的小賣鋪。南棟梁是他的堂侄,也是村裡『股神』級的人物。他家客廳那台49英寸的電視螢幕,成為村裡股民們關注的焦點。42歲的王麗,則因一條『農婦炒股賺12萬』的新聞而遠近聞名。在這兩個人面前,愛說教人、有些清高的南興牢,徹底當起了一名學生,『不懂就問,虛心學習,耐心消化。』

『我覺得我們村的風氣很正,你可以看看,全村很少有人打麻將。』南興牢說,一些媒體的有意渲染和抹黑,讓外界對南留村誤會很深,『誰會把炒股當飯吃呢?炒股的人沒有不種地的。』

以前,天熱或農閒時,南興牢『就想打個牌』。如今大家忙著炒股,『麻將桌都沒人去了』。只要股市開市,村民就早早來看股票行情,簡直就和城裡的上班族一樣,週末再幹農活,『看盤就是上班。』

現象二每家必看《新聞聯播》

一年過去,在老師的指點下,滿頭白髮的南興牢進步不小,下單、割肉、翻盤、跳水……這些難懂的術語,他張口就來。看見『南老師』來了,王麗從小賣鋪中的一個小屋裡走出來,拉了個小板凳,湊到跟前。

提起賺了12萬元的事,王麗有些不自然地笑,但絲毫掩飾不住她的喜悅。『趕上牛市了,運氣好而已,沒那麼誇張。』她輕描淡寫地說。坐在一旁的南興牢插了句話,『她的底氣足著呢,上個月給兒子也開了戶。』

從2010年入市至今,她每晚必看《新聞聯播》,還長期關注著兩個地方台的財經頻道。看《新聞聯播》,是村裡人每晚雷打不動的習慣,大多數人想從中分析股票漲跌。去(2014)年8月,村裡每天都有新股民入市,新開戶50多人。

現象三 對國家大事說得頭頭是道

『全村800多戶人,炒股的就有近200戶,這些資訊要互通,所以家家戶戶都看,不炒股的也看,給炒股的親戚們提點意見。』王麗說,村裡最熱鬧的時候,就是每天股市開盤的4個小時,以及每晚7點的《新聞聯播》,對每天發生的國家大事,大家都能說得頭頭是道。

村幹部劉建安告訴記者,早在上世紀90年代,南留村就以『回收家電』而聞名,村民們很善於做生意,有經濟頭腦,對新鮮事物的接受能力,遠遠高於普通農民。

45歲的劉引航是村裡的第一批股民。他不像其他村民都是跟風買股,他有著自己的研究、思考和判斷,總是另闢蹊徑,影響了不少股民的選擇。不少股民都跟隨他買股票。

『要說收獲,錢是次要的,關鍵是學到不少知識。』入市前,劉引航在興平市做小買賣,雖說闖東闖西見識不少,但從沒有關心過國家大事。『咱就是一個農民,生意好做了做生意,不好做了就回家種地。』

因為對股市一竅不通,剛進去,他賠了很多。後來,他開始留意國家政策變化、經濟產業動向。『要注意看領導人最近去了哪兒,國家有哪些新的政策,每年政府的工作報告中,哪些是重點強調的。』

早在『6•26股市大跌』前,劉引航就將幾只『不看好』的股票緊急出手,順利度過了震蕩期。『過去投機炒作過度,催生了大量泡沫風險,所以股市急升急跌。』這個臉色黝黑、頭髮油膩的中年人一本正經地說,牛市熊市,就像農民種莊稼,要相信市場,要理性,急不得。

現象四 家家戶戶都通網路

南留村在興平市西北角,4000多村民。對大部分村民來說,蘋果還是主要收入來源。劉建安說,其實炒股也是關心農業政策,大夥兒農閒時才看盤,主業還是幹農活,何況現在大部分人炒股都賺著錢呢。

在村裡賣化肥的劉聯國對這種看法深有體會。『農民的思想要儘量跟著國家政策走,我幾年前賣化肥,就是因為國家政策。現在炒股,說白了也是炒政策』。

劉聯國是2010年入市的,因為靠近村委會,他家中的二層樓,每天都聚集著十多位股民。在他看來,炒股不光改變了村民的生活方式,而且對他做生意還有所促進。

他舉了一個例子,很多農村人在農閒時打麻將,有人為了輸贏,爭得面紅耳赤,『炒股可不是打麻將,不是說把你的錢掙走了,裝在我的兜裡,你掙得再多,也不是掙村民們的錢,大家沒必要藏著掖著。如果大家都投錢了,人氣也就旺了,都能掙錢,和氣生財。』

因為股民多,南留村幾乎家家戶戶都通了網路。為此,西安一家證券公司還上門服務,在村裡設點辦理股票交易證。『每天都在想哪個行業可以掙到錢,如何運用網路技術給自己增加收益。』

下午3點,當天的股市收盤。南興牢從小賣部走了出來,伸了伸腰,長出一口氣。『要說經驗吧,永遠要跟著國家的政策走,』他拍著大腿說,『千萬不能貪心,理性非常重要。』說完,自己也笑了。


記者探訪興平『炒股村』, 一開盤村民撂下農活看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