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中共政治局會議 定了哪四件事?

習近平。

大陸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這也是今(2015)年北戴河之前的最後一次政治局會議,也是10天之內的第二次政治局會議。這次政治局會議討論的三件事也件件重要:一,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二,研究進一步推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長治久安工作,三,決定設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

根據學習小組報導,經濟工作自不必說,最近習近平多次調研,且7月20日政治局會議已經敲定,今年的五中全會即將著手『十三五』規劃;西藏自治區今年迎來成立50周年的重要紀念節點;統戰領導小組,則是黨史上又一次創舉,也是中央自統戰工作會議、群團工作會議之後針對統戰工作的又一實招。

因此,今天的政治局會議有多重要,已很明顯。其中的重要提法,以及透露出的中央思路,也值得組員認真學習領會。學習小組帶你梳理。

(一)經濟
1、總體判斷:上半年符合預期,下行壓力依然大

會議認為,今年以來,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我們認真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加強和創新宏觀調控,全面深化改革,積極應對各種風險和挑戰,取得了來之不易的成績。上半年經濟增長與預期目標相符,主要經濟指標有所回升,結構調整繼續推進,農業形勢持續向好,發展活力有所增強。同時,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一些企業經營困難,經濟增長新動力不足和舊動力減弱的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

2、『三嚴三實』搞經濟
發展實體經濟,培育核心競爭力

會議指出,大陸經濟正處於『三期疊加』的特定階段,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既要保持戰略定力,持之以恆推動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又要樹立危機應對和風險管控意識,及時發現和果斷處理可能發生的各類矛盾和風險。必須堅持用發展的辦法解決前進中的問題,真正把功夫下在鞏固基礎、增強底氣上,把發展實體經濟和培育有核心競爭力的優秀企業作為制定和實施經濟政策的出發點。必須加快轉變作風,更加注重按『三嚴三實』要求做好經濟工作,精準分析和深入判斷經濟發展趨向、基本特徵和各方面影響,提高政策質量和可操作性,紮紮實實把事情辦好。

3、高度重視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風險

會議指出,做好下半年經濟工作總的要求是: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堅持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以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的總體思路,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加大定向調控力度,及時進行預調微調,高度重視應對經濟下行壓力,高度重視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風險,大力推進改革開放,保持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綜合平衡,調動各方面積極性,狠抓工作落實,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

4、三個領域要重點改革

會議強調,要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不變調,保持公共支出力度,繼續減輕企業負擔,引導和撬動更多民間資金增加投入。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合理的流動性,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和水準。採取務實有效的辦法,引導消費、投資、出口穩定增長。要切實推進結構調整,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創造良好市場環境,在優勝劣汰、競爭合作中增強企業活力。要把改革作為調整結構的根本依靠,繼續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重點推進國企、財稅、金融等體制機制改革。要切實加強民生保障,把保障就業放在突出位置,高度重視做好扶貧開發工作,格外關注低收入人群、失業人員、殘障人群等的基本生活保障。

(二)西藏
1、堅持治藏方略,維護統一團結

會議認為,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以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在中央國家部委、對口援藏省市和中央企業大力支持下,西藏自治區黨委和政府團結帶領全區各族幹部群眾,紮實做好發展穩定各項工作,經濟快速發展,社會事業全面進步,群眾生活水準明顯提高,社會大局持續穩定。進一步研究和部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長治久安工作,對保證西藏同大陸全國一道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會議強調,做好新形勢下的西藏工作,必須堅持黨的治藏方略,把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作為工作的著眼點和著力點,堅定不移開展反分裂鬥爭,堅定不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堅定不移保障和改善民生,堅定不移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依法治藏、富民興藏、長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實基礎,確保國家安全和長治久安,確保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確保各族人民物質文化生活水準不斷提高,確保生態環境良好。

2、改善民生,加強援藏

會議強調,要堅持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以基礎設施、特色優勢產業、生態保護與建設為重點,推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走向全面小康,推進民生顯著改善、走向人民生活富裕幸福,推進生態安全屏障建設、走向生態全面改善。要加強民族團結工作,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發展壯大愛國統一戰線,著力做好凝聚人心、匯聚力量工作。要堅持把中央關心、全國支持同西藏各族幹部群眾艱苦奮鬥緊密結合起來,加大對口支持西藏工作力度。西藏各族幹部群眾要緊緊抓住機遇,充分發揮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開創西藏工作新局面。

(三)統戰
明確統戰領導小組職責

會議決定,設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主要職責是對統一戰線貫徹落實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和中央關於統一戰線重大方針、政策、法律法規情況進行研究,指導各地區各部門各單位黨委(黨組)貫徹落實中央關於統一戰線的方針政策、法律法規,督促檢查中央關於統一戰線的重大方針、政策、法律法規的貫徹落實等。

(四)軍隊反腐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透過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對郭伯雄組織調查情況和處理意見的報告》,決定給予郭伯雄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依照黨的紀律條例,決定對郭伯雄進行組織調查。經查,郭伯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職務晉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透過家人收受賄賂,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涉嫌受賄犯罪,情節嚴重,影響惡劣。

會議認為,嚴肅查處郭伯雄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犯罪問題,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堅定政治決心,表明了黨中央堅定不移懲治腐敗的堅強意志。全黨全軍必須充分認清當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堅定不移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引向深入。任何人不論權力大小、職務高低,只要觸犯黨紀國法,都要嚴肅查處,絕不姑息,絕不手軟。

會議強調,各級黨委要加強對黨員幹部特別是高中級領導幹部的教育、管理、監督,加強反腐倡廉法規制度建設,發揮法規紀律的約束作用,推動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不斷取得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新成效。各級領導幹部必須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自覺加強黨性修養,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地位觀、利益觀,帶頭踐行『三嚴三實』要求,帶頭遵守廉潔自律各項規定,帶頭反對腐敗,自覺經受住各種誘惑和考驗,永葆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

會議強調,人民軍隊始終是黨和人民信賴的隊伍。改革開放以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國防和軍隊建設取得了顯著成就,人民軍隊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衛人民安定生活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貢獻。各地區各部門要一如既往關心和支持軍隊建設改革,維護和促進軍政軍民團結,為實現強軍目標提供堅強保障。軍隊各級要深入抓好思想政治建設和作風建設,認真貫徹落實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精神,堅持思想領先,堅持練兵備戰,堅持嚴字當頭,堅持以身作則,繼承發揚黨和軍隊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永葆人民軍隊政治本色,確保高度穩定和集中統一,不斷凝聚強軍興軍的強大正能量。

獨家解讀:中共『小組政治』再迎關鍵變動

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成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這是中共首度設立專門的統戰工作小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新成立的多個議事協調機構,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路安全與資訊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等,都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自兼任組長。如無意外,中央統戰工作小組這一史上最高規格的統一戰線協調機構,也很可能由習近平擔當組長。

『小組』對黨政主要工作實現全覆蓋

統戰小組的成立看似並不起眼,但卻是中共『小組政治』日臻完善的重要標誌性事件,以此為標誌,各類最高規格的領導小組(議事協調機構)基本上實現了對執政黨和國家主要工作領域的『全覆蓋』

部分中共中央議事協調機構情況

由上表可以看出,經過最近兩年的密集調整,中共中央的各類議事協調機構,已經基本覆蓋了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國家安全等主要工作領域。在黨和國家制度建設上,深改小組起頂層設計作用;在財經、黨建、反腐敗方面,也都有專門小組負責;在意識形態領域,除原有的宣傳思想小組、中央文明委外,又針對互聯網發展的新形勢設置了中央網信小組。但在統一戰線、民族宗教領域,卻一直只有新疆、西藏兩個區域性的小組,沒有一個總體統籌的機構,統戰小組的設置,填補了這一空白。

『小組政治』趨勢的強化

以領導小組為核心的中共中央議事協調機構,其發展經歷了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以1980年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立為標誌,此後,中共中央陸續在若干領域設置了許多領導小組,成為高於各級部委機構的更高層次的決策機構。

『小組政治』趨於成熟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這一態勢的形成有其歷史背景。新任的領導人不再是作為『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政治強人,這意味著領導人要在某一方面行使決策權,需要與之相適應的機構,而不能僅僅依靠個人的威望。雖然從1993年開始,大陸確立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由同一人擔任的制度,但最高領導人的法定權力仍然相對模糊,而『領導小組』的設立既滿足了領導人行使某一方面權力的實際需要,又避免了對現有法律體系的調整,是一種非常靈活的安排。

1982年《憲法》相對於1954年《憲法》,在國家機構設置上的一個重大區別,就是取消了國家主席兼任國防委員會主席,以及主持最高國務會議的規定,國家主席在憲政設計上事實上從近似法國式『半總統制』的『准實權元首』變成了『虛位元首』,從1983年到1993年間,作為國家元首的國家主席,在執政黨政治局序列中的排位一直低於作為政府首腦的國務院總理,也反映出這種特點。

從1993年起,『小組政治』的逐漸成熟,進一步清晰劃分出最高領導人和其他政治局常委之間的權力分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外事領導小組、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先後確立由最高領導人兼任,事實上明確了最高領導人在經濟、外交、國防等重大戰略問題上的決策權, 使最高領導人的『核心』作用得以透過新的更高效率的垂直管道充分發揮。

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原有的『小組政治』更趨完善,進一步強化了執政黨集中統一領導的權威。在全面改革開放、國家安全、意識形態等領域,新設的若干小組快速適應新形勢,強化領導力;而統戰小組的設立,是對這一趨勢的再度確認。

『大統戰』格局進一步凸顯

統戰小組的成立,也表明中共的『大統戰』格局進一步凸顯。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不斷加強統一戰線工作。從人事佈局上來看,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層面的28人中,重點負責統戰(不包括工青婦和群團工作)工作的就有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統戰部長孫春蘭、政協副主席杜青林三人,這甚至超過了中共中央領導機構在人大常委會任職的數量。2014年12月,孫春蘭更成為32年來首位以政治局委員身分兼任的統戰部部長。

從制度建設層面看,中共於今年5月制定了關於統戰工作的第一部黨內法規《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條例(試行)》。這也是中共成立統戰工作小組的『先聲』,這次召開的政治局會議即明確,統戰工作小組的工作職責之一,正是督導中共關於統一戰線相關法律法規的落實。

從主要的統戰組織——政協,近兩年的工作來看,也可看出『大統戰』格局的端倪。從民族宗教政策角度來看,身兼新疆、西藏小組組長的政協主席俞正聲,多次赴新疆西藏,強調民族、宗教等多方面政策的綜合協調。從參政議政層面來看,全國政協自『文革』時就中斷的雙周協商座談會制度重新恢復,政協更加積極介入重大政策的制定過程。從經濟改革的大勢來看,民營經濟的發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進,使民營企業家等新社會階層在政協中的地位進一步強化,統戰工作和經濟改革進程進一步深度融合。

上述統戰改革措施次第推出後,政協和統戰系統的地位得到進一步強化。在政協和統戰系統擴權的背景下,『大統戰』的頂層設計自然進入到決策層的考慮範圍中。由此來看,統戰小組的成立可以說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