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克強的操心 看大陸經濟「風口」

2013年3月~2015年6月工業用電量情況。

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將大陸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推向新風口?2015年的這個夏天,新一屆政府的任期近半。觀察李克強總理履新以來的施政路徑和政策取向,有助於尋找上述問題的答案。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記者注意到,在內外新形勢下,本屆政府在施政過程中展示出一些不同於以往的變化。相比以往,李克強面臨著更多無經驗可循的難題,而這主要是因為當前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長進入『三期疊加』,經濟和社會都面臨複雜多變的發展形勢。

今(2015)年上半年,面對『不斷加大的下行壓力』,大陸經濟增長7%。如何在『穩增長、調結構、惠民生』等諸多存在博弈的選項中做好經濟社會環境的綜合平衡調控,這將成為政府的施政重點。

在此過程中,針對政府市場關係不明、創新乏力、民生問題集中等一系列矛盾,李克強持續推出了簡政放權、創業創新、民生兜底等重磅改革措施。外界從李克強操心的事項中,試圖解讀大陸經濟的未來。

正如他在今年兩會記者招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所說,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實際上是一個改革』,不能不多操心。不止是雙創,大刀闊斧的改革已經在更多領域帶來質的變化,改革紅利也隨之成為大陸政治經濟學中的新熱詞。

拿捏改革和增速

『把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換成市場的手。』在剛就任總理的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李克強這一生動形象的說法定調了本屆政府執政的總序言。在市場起決定性作用的思路下,許多不符合當前市場規律和經濟走勢的老做法、老思路正在成為歷史。

大陸經濟轉型經歷的特有雙軌制在一定時期內促成了長時間的經濟高增速,而經濟發展到今天,無論從規律還是客觀實際來說,大陸都需要釐清政府和市場的權責,進一步發揮好各自作用。

李克強上任不久,巴克萊銀行的幾位學者曾提出『李克強經濟學』的概念,試圖定義新政府的施政思路。這一理論包含三大要素:一是不出台經濟刺激措施;二是金融領域去槓桿化;三是調整經濟結構。去(2014)年以來,中央媒體對這一概念化的表述進行了回應和糾偏,稱它以偏概全,造成了刺激和改革對立的輿論假像。

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包括去年以來出臺的一系列穩增長政策等諸多措施都對這一論調進行了證偽。如何處理好經濟增速與改革的關係,如何頂住數字上的下行壓力成為李克強最棘手的問題之一。

『既不能讓經濟增速自由落體地滑落,也不能違背經濟結構性減速的客觀規律大力刺激。』發改委一名政策制定人士對本報稱,拿捏輕重緩急是新時期政府調控的重要准則。

如何尋求發展和改革的平衡早在2013年,李克強就亮出了經濟增速『底牌』,強調上下限『區間理論』。在區間內,將著力改革創新,而當經濟有滑出區間的風險時則要實施調控。

創新型調控思路隨著形勢的變化正在變得豐滿。今年上半年經濟資料發布以後,李克強明確了宏觀政策走向:『要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加大定向調控,相機實施預調微調。』

不少人士認為,這一更具彈性的目標轉變和調控範圍不僅是更為尊重市場規律的表現,也為發展和改革的平衡留足了空間。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出,在矛盾凸顯的環境下,調控的反應區間在收窄,增加了調控難度,當前政府要做的,就是在合理區間內把文章做足。

隨著經濟體量的不斷壯大,政府已經難以一手包辦發展。在此背景下,李克強不僅重視調控,更擅長向市場『借力』。近兩年席捲大陸大地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已經成為大陸經濟『雙引擎』之一。

梳理官方文件不難發現,注重依靠創新來驅動發展,加快發展新產品、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促進產業的有序轉移和產城融合發展,已經成為李克強講話中的高頻詞。

為解決財政無法全面覆蓋投資的問題,以PPP模式為代表的投融資機制創新政策正在大陸全國興起,這一決策在調動社會資本參與投資建設的同時也保證了經濟的企穩。這其中,不僅水電、核電、基礎電信、鐵路、市政基礎設施、農業、水利工程等諸多領域向民資打開大門,與國有、集體投資享有同等政策待遇,政府還對這部分資本設置了相應的稅收補助等優惠政策。

新一輪對外開放

在世界經濟全球化和國際貿易自由化的大背景下,大陸經濟與世界經濟繼續深度融合,實施新一輪高水準對外開放已經成為大陸贏得發展主動的必選專案。無論到哪裡,對大陸優勢產能開展『超級推銷』已經成為李克強出訪的標配。

目前,大陸高鐵、核電等專案作為大陸產能名片已經開始規模化地走出國門。『我們既鼓勵大陸企業「走出去」融入全球化,也希望把外國企業「引進來」參與大陸現代化建設。』李克強6月份會見出席全球首席執行官委員會代表時指出,大陸政府支持大陸有實力的企業與歐美企業合作開發協力廠商市場。

受外需低迷等因素影響,大陸外貿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國務院也多次出臺外貿穩增長舉措,進一步推動對外貿易便利化,為外貿企業減負助力,促進進出口穩定增長。

在國際產業分工格局正在重塑的背景下,李克強曾闡述,大陸擁有優勢富餘產能和性價比高的裝備,美歐發達國家有先進技術,雙方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升級,開闢深化南北合作的新途徑,實現發展中國家工業化與發達國家再工業化的結合,也有助於大陸裝備在國際市場競爭中得到檢驗和提升。

從大陸國內體制探索上來說,自貿區試驗已經在大陸多地開花,這其中,上海自貿區的探索已經成為涉外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突破口。2013年3月份,剛剛履新的李克強在上海考察時表示,大陸走到這一步需要一個新的開放試點,並鼓勵上海突破阻力,研究如何試點先行。

從掛牌到擴容,兩年多來,上海自貿區圍繞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貿易便利化、金融服務業開放、完善政府監管制度等,在體制機制上進行探索和創新,已經形成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做法。

去年底,自貿區這塊『試驗田』開始深耕和擴大,大陸宣佈在廣東、天津、福建特定區域再設三個自貿區。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培林對本報表示,擴大開放,尤其是推動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這幾年的一個重大突破。『主動探索開放體現了政府在這方面的決心。』劉培林說,開放的主要是生產性服務業和高端製造業,這不僅有助於推動這些領域的升級,還將為大陸國內相關行業的改革探索路線圖,積累經驗。

自我動刀開門執政

改革伊始,李克強就旗幟鮮明地將『刀子』動在了政府自己身上。在向服務型政府轉變的過程中,李克強的『鐵腕』態度十分鮮明,他不僅對尸位素餐不作為拍了桌子,更力推將政府權力『曬在陽光下』。他不僅批示網友建言,還向更多的草根企業家和研究者打開了中南海的大門。

今年5月份,在發出致克強總理公開信——《對企業好才能真的對人民好》後的第54天,桔子水晶酒店CEO吳海被請到中南海,訴說委屈與建議。

以此為縮影,本屆政府執政以來的簡政放權和職能轉變已引發廣泛的社會效應。到2014年底,國務院共取消下放部門審批事項538項,初步實現了本屆政府任期內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事項削減三分之一以上的目標。

李克強上任時的放權承諾不僅已經超額提前完成,官方還引入了協力廠商評估督查,近日,官方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對全國第二次大督查發現問題進行整改的通知》,點名了一些政策落實不力的事項。

劉培林表示,推動以簡政放權為核心的政府職能改革,不僅提高了政府部門工作效率,更極大地激發創業創新的活力,可以說是一舉多得。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匯總了社會各界對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的意見建議。『我們的所有工作都要全面接受人民的監督,充分體現人民的意願。』李克強說。

就業收入民生情結

『立國之道唯在富民』、『改善民生是繼續促進大陸經濟社會發展的根本』、『要編織一張覆蓋全民的保障基本民生的安全網』……任何時候,民生問題總是李克強最關注的內容之一。儘管經濟快速發展,但與之伴隨的收入分配不均、環境污染等問題持續發酵,不僅影響民生改善,更有可能形成社會問題。

記者統計發現,在李克強的考察中,超過一半內容和民生主題有關。在考察地方時,他不僅自掏腰包為困難群眾置辦年貨,為搬進棚改新居的居民貼上『福』字,更深諳田間地頭的生活經驗。

一次他到農民地頭時還抓起一把泥土感嘆這樣的土質出產不多,並告誡農戶要學習科學種地,種養結合。兩年多來,有關就業、治貧、物價、棚改、教育、醫療、環境等民生安全網的問題總是財政和政策傾斜的重點。

權威資訊顯示,各項經濟指標中,就業始終是李克強最關心的經濟指標之一。在6月10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強調,發展經濟,最基本的還是保障就業,不斷增加百姓的收入。

觀察上半年的一些核心資料,可以看出政策效果。今年上半年,大陸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931元,同比名義增長9.0%,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6%,跑贏GDP。

同期,全國城鎮新增就業718萬人,城鎮失業人員再就業299萬人,就業困難人員實現就業88萬人;二季度末,大陸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04%,位於政策目標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