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司馬懿:能忍能裝,即便身陷絕境也能成大事

劇照:司馬懿。

『老子』說人往低處走,弱者生存,因此就要裝瘋賣傻,裝聾作啞,討好賣乖,反正是要『裝孫子』,這就是『老子』的生存之道。誰會裝,誰就活下去,誰笑到最後,誰就是贏家。那麼,歷史上最會裝的人是誰呢?我認為是司馬懿。只不過司馬氏篡了曹氏的政權,所以,他只能叫陰謀家,因為陰謀家都是要會裝的。那麼問題是,司馬懿『裝』了嗎?不僅『裝』了,而且『裝』的是出神入化,簡直無人能及。

根據頭條網報導,在司馬懿二十多歲的時候,當時名滿天下的名士崔琰評價他是『聰亮明允,剛斷英特』,所以,引起了曹操的注意。曹操此人唯才是舉,因此邀請司馬懿出來做官,但是他沒答應。這就奇怪了,這麼好的機會,他竟然拒絕了。那是因為司馬懿出身於士族大家,祖上都是高官,魏晉時期講究的是門第,他看不起曹操這個出身宦官之家的人,所以拒絕了。

但是拒絕也不能直接拒絕,因為他要拒絕的對像是曹操,直接拒絕曹操,恐怕自己會有性命之憂,所以,只能委婉的拒絕,如何委婉?這就是司馬懿最拿手的『裝病』。於是他跟曹操說他是真心願意為曹操效勞,但是可能命不好,無福消受,自己病了。曹操不信,於是派人去打探,後來探子回報說,司馬懿確實病了,曹操才罷手。司馬懿二十多歲就已經『裝的』有模有樣了。就這樣,曹操和司馬懿的第一次交手,曹操就被司馬懿給騙了。

那麼,曹操真的就『放過』司馬懿了嗎?沒有。西元208年,這年也正好是赤壁之戰,這年司馬懿三十歲,古人說『三十而立』。也就是在這年曹操逼司馬懿為其效力,給他兩個選擇:要麼死,要麼來。這叫選擇嗎?所以,司馬懿就答應了。

司馬懿雖然來上班了,但是曹操不信任他,因為有人跟曹操說司馬懿有『狼顧相』。『狼顧相』是相面的一種情況,就是說在肩頭不動的情況下,頭能180度轉,具有此種面相的人據說有帝王之志,有異心。所以,曹操就『欲驗之』。有一次,曹操看到司馬懿在前面走,突然喊道:『仲達,請等一等!』,司馬懿不小心露出狼顧之相,曹操大驚,因此不信任他,也想殺他。

司馬懿為了打消曹操的顧慮,再一次發揮自己的『裝』。從此,非常勤政,起得早睡得晚,工作從沒有怨言,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簡直就是當時官員的模範,甚至連放馬餵牛掃廁所的事情都自己親自處理。這樣一來,曹操也沒辦法,加上此刻司馬懿知道曹操不可能重用自己,於是抓住了曹丕這支『潛力股』,投靠曹丕,曹丕也在曹操面前替司馬懿說話。因此,司馬懿靠自己的『裝』逃過此大劫。

幾年後,曹操去世了,曹丕不僅繼承了曹操的位子,而且還稱帝了,廢掉東漢最後一位皇帝漢獻帝,至此東漢終結。那麼,曹丕繼位後,司馬懿能笑了嗎?不能。因為曹丕也不是一個好伺候的主,所以,司馬懿依然是小心翼翼的繼續『裝』。裝謙虛,裝低調,不能驕傲,不能蔑視領導,說話溫和,低調說話。因此,深得曹丕信任,曹丕外征的時候,讓司馬懿留守,並且提拔他為國防部長,對司馬懿的信任可見一斑。

可能老天爺確實『有意』司馬懿,曹丕此人英年早逝。曹丕死後,他的兒子曹叡繼位,就是魏明帝,司馬懿是托孤重臣,跟曹氏家族的曹真共同掌權,此刻司馬懿終於掌握了一定的實權。接著是我們看到的《三國演義》裡面的擒斬孟獲,與諸葛亮鬥智鬥勇,平定遼東等等。

在司馬懿六十歲的時候,這年朝廷派他去關中,司馬懿領命了,但是走到半路的時候接到皇帝曹叡的詔書,說讓他趕緊回來。司馬懿看完後『高速』回京,這可是權力爭奪的關鍵時刻。在企業裡,一個人要想升職加薪,越靠近老闆機會就越多,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司馬懿一回到京城後,火速趕往進宮面聖,看到奄奄一息的曹叡時,司馬懿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的昏天暗地,搞不清楚是真哭還是裝哭,可能都有。因此,司馬懿再次成為托孤大臣。

曹叡死後,他的養子曹芳繼位,由司馬懿和曹氏家族的大將軍曹爽共同輔政。曹芳實際沒什麼權力,只是個擺設,真正的權力在司馬懿和曹爽手中。但問題的關鍵,曹爽是個缺乏政治手段和頭腦的人,要亂政專權,所以看司馬懿不爽,礙手礙腳的,讓他不能大權獨攬,於是把司馬懿提拔為太傅,明升暗降,太傅名譽高,可是沒什麼實權。面對此等『待遇』,司馬懿又一次發揮自己的『裝』,裝弱、裝軟,人往低處走。他不僅欣然接受了,而且還做得很徹底,於是他又故技重施,再一次『裝病』,並說自己年老體邁,身體不行了,甘願功成身退。

司馬懿:能忍能裝,即便身陷絕境,也能成大事
劇照:曹丕。

對於司馬懿的病,曹爽這時還算有點頭腦,他懷疑司馬懿是『裝病』,所以有些不放心,於是派了自己的心腹李勝去探聽虛實,當時李勝被任命為荊州刺史,臨行前去辭別司馬懿。為了讓曹爽徹底的放心,司馬懿上演了一場好戲,這場好戲將他的『裝』發揮到了極致。

司馬懿躺在床上,裝的是要死不活,聽說李勝來了,於是他叫婢女給他送衣服,他假裝有氣無力的沒接住衣服,衣服掉在了地上。接著又叫婢女送了碗粥,司馬懿喝粥的時候,粥都流到了衣服上。病的可真夠重的,都快不能自理了。

李勝說:『聽說太傅中風了,沒想到身體狀況竟然這麼差。』司馬懿說:『是啊,我不行了,日子不多了,聽說你要去並州任刺史。』

李勝說:『太傅你聽錯了,是到我的老家荊州當刺史。』司馬懿說:『並州,接近胡人之地,要好自為之,今後我們恐怕難見面了。』

李勝於是糾正說:『太傅,是荊州不是並州。』司馬懿若有所思說:『噢,老夫實在是老眼昏花,耳朵也不好使了,荊州好,建功立業,以後我的兒子司馬師和司馬昭就拜託你了李勝把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曹爽,曹爽高興地不得了,於是放心了。曹爽當然不知道,司馬懿這是在裝瘋賣傻,故意給他看的,暗地裡卻在佈置一切,等待伺機而動。裝瘋賣傻,以退為進。

半年後,司馬懿的時機來了。當時曹爽陪同皇帝曹芳外出,司馬懿趁皇宮內空虛,趁機起兵,控制了皇宮,占領了洛陽。同時他又裝模作樣對曹爽說,只要你投降,保證不殺你,依然享受你的待遇,衣食無憂,做個有錢人。曹爽是個毫無政治頭腦的人,竟然相信了司馬懿的鬼話。司馬懿難道真的會這麼想?肯定不會,臥榻之內豈容他人鼾睡。

其實,當時皇帝曹芳在曹爽手裡,曹爽又是曹氏家族的人,於是謀臣桓範獻計叫曹爽到許縣,完全可以奉天子,要分散各地的軍隊勤王,對抗司馬懿。可是曹爽不聽,相信司馬懿不會殺我,即便不做大將軍也罷,做個有錢人也不錯。桓範聽完後,瞬間崩潰了,說了句『曹子丹佳人,生汝兄弟,犢耳』,曹子丹就是曹真,曹爽的父親,翻譯過來是曹真是多麼英雄的一個人物,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蠢貨。可惜了桓範站錯了隊,跟錯了領導。

曹爽投降後,馬上被軟禁起來,之後司馬懿又找了個藉口,將曹爽滿門抄斬,從此曹氏大權旁落,司馬氏至此完全掌權。到自己兒子司馬昭的時候,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西元265年,司馬昭的兒子司馬炎繼位的時候,廢掉曹氏最後一個傀儡魏元帝,司馬炎正式登基,史稱晉武帝,西晉開始。

司馬懿:能忍能裝,即便身陷絕境,也能成大事
劇照:曹爽。

從西元208年到265年,共計58年,司馬懿一裝就是幾十年。其實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算什麼,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所以,一個人裝一兩次不算什麼,難的是裝一輩子。司馬懿幾乎是裝了一輩子,從二十多歲步入政壇到全面奪權前前後後共用了40多年,如果在加上他的後代們廢掉曹魏政權,建立西晉,一共花了約60年,歷經三代,持續時間之長,司馬懿果然是天下最會裝的人,將『裝』發揮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他給我們的啟示是:『會裝』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