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2015夏季將領調整 多為政治幹部調整

圖表資料。

『八一』建軍節前夕,解放軍按慣例進行了一輪夏季高級將領調整和進銜儀式。截至目前,副大軍區級層面的調整,經記者向內部人士確認的至少涉及16人。本輪調整涉及三大軍兵種、二炮、大軍區、軍事院校,其中,大多為政治幹部的調整。調整後,副大軍區級及以上級別的幹部中,『60後』得以擴容。

多項調整為跨軍兵種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在本輪夏季解放軍高級將領調整中,不少是跨軍兵種的調整,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例如,海軍北海艦隊原政委白文奇出任濟南軍區空軍政委。簡歷顯示,白文奇先後在東海、南海以及北海艦隊航空兵部隊擔任職務。

曾任海軍南海艦隊航空兵政治部主任、海軍北海艦隊副政治委員兼艦隊航空兵政治委員。海軍政治部原副主任康非接替白文奇出任北海艦隊政委,同時他也擔任濟南軍區副政委。再如,總政組織部部長方向『跨界』被任命為武警部隊政治部主任,由軍級幹部擢升為副大軍區級。

此外,第二炮兵副政委由成都軍區原副政委陳平華擔任,隸屬北京軍區的『萬歲軍』38集團軍軍長劉振立則奔赴武警部隊,出任參謀長一職,兩者調動都屬於跨軍兵種調整,調整後也均為副大軍區級。

值得注意的是,在跨軍兵種調整以外,總部單位與軍區間也形成互動。除了上文提到的方向以外,此輪調整中,原總參謀部軍訓部長鄭和出任成都軍區副司令。跨軍兵種使用幹部在內部人士看來是多元化培養幹部的方式,同時也是為了適應和監理聯合作戰指揮體系。

今(2015)年5月發布的國防白皮書《大陸的軍事戰略》中寫道,『按照權威、精幹、靈便、高效的要求,建立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和戰區聯合作戰指揮體制。』『運用資訊系統把各種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融合集成為整體作戰能力,逐步構建作戰要素無縫鏈結、作戰平台自主協同的一體化聯合作戰體系。』

涉及政治幹部近七成

在內部人士看來,此次調整的一個突出特徵是,大多調動為政治幹部的調整,涉及多個單位的政委以及政治部負責人。七大軍區中,南京、成都、北京以及瀋陽軍區的副政委職務均有變動。例如,成都軍區原副政委張書國調往北京軍區出任政治部主任,接替他的是南京軍區原副政委白呂;瀋陽軍區的原副政委侯賀華外調至軍事科學院;另如,成都軍區原副政委陳平華調至二炮任副政委;姚立功也是在武警政治部主任與武警部隊副政委間調整。此外,空軍內所涉及的副大軍區級調整也都是與政治幹部有關係。

總體看來,軍事主官的調整僅涉及以下四人:原武警部隊參謀長牛志忠轉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總參軍訓部原部長鄭和出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原海軍北海艦隊參謀長王海出任海軍副司令員,原國防大學科研部部長秦天出任軍科院副院長。其他變動均為涉及政治幹部的調整。

去(2014)年10月30日舉行的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他指出,全軍必須緊緊圍繞我軍政治工作的時代主題,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我軍政治工作,充分發揮政治工作對強軍興軍的生命線作用。

他說:『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強軍之魂,鑄牢軍魂是我軍政治工作的核心任務,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必須堅持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各級黨委要把落實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作為第一位責任,把黨領導軍隊一系列制度貫徹到部隊建設各領域和完成任務全過程,確保黨指揮槍的原則落地生根。』

空軍三大軍區政委『進京』

此次空軍將領的調整特點鮮明,三大軍區的空軍政委紛紛『進京』,南京軍區原副政委兼軍區空軍政委于忠福升任空軍政委,他也是此次調整罕見的正大軍區級的幹部。

此外,瀋陽軍區原副政委兼軍區空軍政委趙以良調任空軍副政委,原濟南軍區副政委兼軍區空軍政委範驍駿調任空軍政治部主任,兩者均為平級調動,仍為副大軍區級職務。

據瞭解,于忠福接替的是到齡退休的原空軍政委田修思。他在這一職務上僅僅工作了一年,不過,在此之前,他曾於濟南軍區出任同樣職務,一年半後平調至南京軍區,同時晉升為空軍中將軍銜。

公開資料顯示,于忠福1956年生,他擅長書法和寫作,尤其擅長隸、篆、行,被譽為『軍內書法家』。他還曾任上海中華書畫協會第五屆(2009)理事會名譽理事長、上海天藝書畫院名譽院長等職。

新任空軍副政委趙以良同時具備空軍基層和空軍政治部的經驗,曾經在空軍25師某團機務大隊擔任特設師,也在空軍政治部出任過組織部部長。後來,他出任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空降兵15軍政委。2009年3月任瀋陽軍區空軍政委,晉升為副大軍區級將領。

新任空軍政治部主任範驍駿長期在空軍政工系統工作,曾在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廣州軍區空軍政治部和空降兵第15軍任職。在7月21日舉行的空軍將官進銜儀式上,范驍駿被晉升為中將。

科研院所與軍區有所互動

此次高級將領調整所涉及的軍內科研院所並不多,僅有兩位,其中,瀋陽軍區原副政委侯賀華調往軍事科學院出任副政委,這一調動體現了軍區與科研院所幹部的互動。此外,國防大學科研部部長秦天升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與侯賀華成為同事。國防大學與軍事科學院是解放軍僅有的兩所正大軍區級的科研院所。

侯賀華早年在國防科工委和總裝備部工作。2011年,侯賀華升任瀋陽軍區副政委兼紀委書記,成為副大軍區級將領,2012年晉升中將軍銜。他是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之一。

國防大學科研部部長秦天升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秦天是將門之後,父親是原國防部部長、上將秦基偉,其胞兄秦衛江現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

一批『60後』晉升『大區副』

隨著這一次將領調整,解放軍『60後』的副大軍區級將領就此擴容。從2014年末的一輪調整中,最後一批『40後』告別副大軍區級崗位,『60後』躋身副大軍區級職位,開始擔負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記者不完全統計,本輪調整涉及的副大軍區級『60後』包括:1964年出生的武警部隊參謀長劉振立,1961年出生的成都軍區副政委白呂,1960年出生的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張書國等。其他也多為『55後』的幹部。

根據能夠查閱到的公開報導,今年51歲的劉振立履新後成為大陸目前最年輕的副大軍區級的將領。在去年上合組織『和平使命-2014』聯合軍事演習中,劉振立擔任五方聯合實兵指揮所指揮長並接受媒體採訪。

此外,日前中央軍委在北京八一大樓舉行晉升上將軍銜儀式,夏季解放軍進銜也已結束。隨著新一輪進銜,解放軍現役上將達到38位,其中,據北青報記者統計,『50後』上將已占近九成。

據知情人士介紹,根據目前大陸軍官職務級別與軍銜級別的設置,一般一個職務對應兩個『配套』的軍銜。以一名副大軍區級的幹部為例,他既可能是中將,也可能是少將,中將為主。對於一名正軍職的幹部來說,他既可能是少將,也可能是中將,以少將為主。有可能職務的晉升稍快於或慢於軍銜的授予,但是總體是匹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