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江南「變臉」內幕 業內稱張蘭不應該引狼入室

俏江南。

用京劇臉譜作為公司標誌的中高端餐飲企業俏江南,創立15年後再遭『變臉』。衝擊IPO無果後,俏江南股權幾經易主,今後能代表俏江南的人將不再是其創始人張蘭,而是新主人香港保華。如今,離開了創始人的俏江南該如何走下去?業界都拭目以待。

根據人民網報導,在北京,人們都有自己的『圈子文化』,對於商界閨蜜們來說,她們也有自己的『姑奶奶俱樂部』。按照英仕曼集團大陸區主席李亦非的說法,如果真有個《慾望城市》商業版,她自居閒話專欄作家凱莉,SOHO大陸董事長潘石屹的夫人張欣則更像工作狂米蘭達,而俏江南創始人張蘭就是那個熱情開放的公關經理莎曼珊。

張蘭與莎曼珊的風格確實很像。曾有人用『一頭大波浪,絲質閃光的灰綠兩色長裙,金色平底鞋,白色碎花絲巾,笑容爽朗燦爛』等一系列公關經理形象的詞來形容大清早從車上下來的張蘭。不過,頗具玩味的是,在前述『白富美』的形容詞之後,緊接著的是『只不過走路姿勢比較雷人,像個北方漢子一樣大大咧咧』。

但就是這樣大大咧咧的張蘭,最近在國外遇到一個陌生女孩的合影邀請時居然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人這樣做。』7月20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張蘭提起上述經歷時仍然語氣激動。

其實不難理解,對於張蘭來說,現在恐怕是最艱難的時刻。此前的7月16日,張蘭已經失去了自己一手創辦的俏江南。當天,俏江南公告稱,該公司已經由重組諮詢公司保華公司接手。

隨後張蘭在個人微信中這樣寫道:『作為白手起家的女性企業家,我在此為自己點一萬個讚,在這個行業奮鬥了整整二十四年,無怨無悔』。但其實張蘭並不能做到如此灑脫。截至記者發稿前,張蘭與資本方私募基金CVC的糾紛官司還在繼續。

『說不定,一年之後,你再採訪我,是在俏江南的辦公室裡。』7月20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張蘭言辭之中透著重回俏江南的野心。然而,已經被踢出局的張蘭還能再回俏江南嗎?被保華接手的俏江南又將何去何從?

引『狼』入室

瞭解張蘭的人都知道,在創辦俏江南之前,她曾在加拿大刷過盤子,之後回大陸創辦了自己的餐館『阿蘭酒家』。似乎上天冥冥中為她安排了這條道路,張蘭這一輩子就是要跟餐飲業結緣了。

張蘭2000年將自己辛苦9年賺來的資產變現60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在北京國貿開出第一家俏江南店,也由此開啟了張蘭的俏江南時代。資料顯示,俏江南在2000年創建之初即已實現盈利,連續8年盈利之後,2007年,其銷售額達10億元左右。

對於俏江南的發展,張蘭有著雄心壯志,從2010年開始,俏江南希望透過資本運作與海外收購,在3至5年內開設300至500家俏江南餐廳,每年開出新店100家左右。

『下一個10年,當你去巴黎、米蘭、紐約,你在任何商務的角落,都會看到俏江南;下一個10年末,我們希望能夠進入世界500強。』在查閱俏江南以前的消息時,張蘭當時描繪的商業帝國藍圖時有可見。

但事實是,如此快速的擴張對於俏江南的資金鏈來說是極大的考驗。2008年,張蘭結識了鼎暉創投的合夥人王功權。當年的媒體報導稱『兩人性格投契,相談甚歡』。當年9月,俏江南與鼎暉創投簽署增資協定,鼎暉創投注資約合2億元人民幣,佔有俏江南10.526%的股權。

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據當時的報導,鼎暉入股時,投資條款中設有『對賭協定』:如果非鼎暉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無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麼鼎暉有權以回購方式退出俏江南。

這一對賭協定在業內一直有流傳。2011年,張蘭曾對媒體公告抱怨,引進鼎暉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誤,毫無意義。『他們什麼也沒給我們帶來,那麼少的錢稀釋了那麼大股份。』當時,張蘭說,她早就想清退這筆投資,但鼎暉要求翻倍回報,雙方沒有談攏。

不過,如今,張蘭對對賭協定表示否認。7月17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張蘭表示,和鼎暉從沒簽過對賭協定,『只是創業25年,累了想歇歇』。

其實,俏江南的上市之路也能反映出『對賭協定』的可能性。在2012年底之前,俏江南確實在努力上市。2011年3月,俏江南曾向證監會遞交了上市申請,但是這個時間點正好與證監會整肅創業板時間點重合,並提出理論上不支持餐飲類的傳統行業登陸創業板。果然,此後的60天內,監管層未對俏江南的上市申請予以回應,這也意味著俏江南首次登陸A股的計劃宣告失敗。

此後,俏江南轉戰港交所申請上市。不過,由於商務部、證監會等部門曾聯合發布了《關於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企業的規定》,明確大陸公民境內資產轉移到自己的境外公司持有,需要去外管局審批與登記。但這種審批透過的可能性極低。

為了能夠繞開這道『坎兒』,張蘭不惜選擇了移民加勒比島國。『如果不是為了讓(俏江南)這個企業上市,我為什麼要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身分,去到一個鳥不拉屎、氣溫40多度的小島?』後來,張蘭曾向媒體公開解釋過。不過,赴港上市之路也沒能走通。從張蘭為上市的付出程度來看,上市對於她本人來說極為重要,因此,對賭一事或並非空穴來風。

對簿公堂

上市失敗後,俏江南飽受資金壓力,不得不繼續尋求資本的幫助。2014年4月,『紅籌之父』梁伯韜主理的私募基金CVC宣佈,正式入主由張蘭創辦經營的俏江南,成為最大股東。4月底,CVC發布新聞稿,宣佈已完成對俏江南控股權的收購。該公司在俏江南持股比例達82.7%,剩餘股權,張蘭持股13.8%,員工持股3.5%。

在CVC控股俏江南後,鼎暉也正式抽身退出。在入股時,CVC表示,張蘭會繼續留任俏江南董事會主席,仍是股東之一,與CVC團隊共同負責公司的戰略決定。同時張蘭也表示,相信這一合夥關係『將帶給俏江南一個光明的未來』。

但光明的未來並沒有到來,不到一年時間,CVC與張蘭就對簿公堂。今年3月6日,香港法院下發了一份資產凍結命令的決定書,凍結資產申請的提出者就是CVC旗下的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被告則包括張蘭、俏江南發展有限公司以及一家名為GRANDLANHOLDINGSGROUP的英屬維京群島公司。

7月14日,有關張蘭出局的消息傳出。隨後,俏江南發布聲明證實,稱『保華有限公司(保華)代表已於2015年6月被委任成為俏江南集團董事會成員。CVC的委派代表和張蘭不再擔任俏江南董事會成員,且不再處理或參與俏江南的任何事務』。保華是一家專門從事企業重組和企業諮詢的金融公司。

對此,張蘭委託律師發表聲明,全面否認『出局』說法。張蘭稱,她已於2013年底辭去了俏江南相關公司的董事和法人等職務,因此,不存在2015年7月14日退出俏江南董事會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她表示,真正出局的應該是CVC。『CVC對俏江南經營不善,不僅反悔交易,而且在我未同意的情況下將它的股權質押出去。我將對CVC採取新的法律訴訟行動』。

按照張蘭的說法,CVC收購俏江南股權的總資金中,一部分是來自6家外資銀行的貸款,總額1.4億美元。『CVC原來的計劃是要質押俏江南股權來貸款、用收益來還款,誰知道如意算盤落空,大陸高端餐飲發生崩盤令他們徹底失算。』據張蘭方面介紹,在與銀團貸款協定中,銀行對俏江南財務指標有嚴格約定。銀團方面2015年初就要求CVC在15天之內向俏江南注資6750萬美元,以應對潛在的財務違約。但是CVC不僅拒絕注入資金,同時也不再按約定還貸。這就出現了CVC的違約,導致銀團最終委派保華進入接管俏江南。

引資失利

對於CVC與張蘭之間的鬥爭,正略諮詢合夥人余義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俏江南的控股股權也許在CVC,也許在銀行,可以明確的是不在張蘭手中。』

餘義認為,近年來,俏江南的資本之路有兩條線:一是與鼎暉、CVC股權合作;另外是在A股輾轉港股的上市路徑,兩條線互為因果。而影響張蘭失去俏江南控制權的是與CVC的合作。

為此,業內無數餐飲人為張蘭可惜,他們認為,張蘭不應該引狼入室,而這個所謂的『狼』就是資本。對此,睿信致成管理諮詢合夥人王丹青表示:『應該說資本是一把雙刃劍,如果雙方之間有一個很好的協作,就會有好的發展,但是如果兩者之間對未來發展存在衝突就會成為負擔。應該說二者如何找到一條合適自己的路才是成功的關鍵。』

上海餐飲烹飪行業協會副秘書長金培華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引入資本時,張蘭就應該考慮到這一點。『她還是對俏江南的前景估計得太樂觀,風險源頭沒有得到控制。資本是要逐利的,俏江南作為一個餐飲行業,企業的發展是一個綜合的管理,對於自己未來的發展還是關注得不夠,沒有真正關注到企業的市場定位』。

餘義則認為,俏江南引入資本應該不是為了活下來,而是實現張蘭國際餐飲巨頭的夢想。事實上,此前,張蘭也曾明確表示,『共同的理念、更大規模和更高的效率』是這次投資目的。

『這種結合本身無可厚非。』餘義分析稱,事情發展成這樣與俏江南經營不佳有著莫大的關係。由於品牌定位與市場環境的背離,同時,受累『蘭會所』、『SUBU』(俏江南上海頂級時尚餐廳品牌)等投資決策,俏江南業績沒有達到資方的標準,這直接導致了資方的不滿,在沒有資本收益的前提下(包括上市實現的投資收益),資本方是不會對經營方投贊成票的。

不過,餘義強調,引入資本後衰落的故事總會比成功的多,但成功的企業大多有資本的助力。馬雲就曾說過『永遠不要讓資本說話,讓資本賺錢』是真知灼見。

那麼,被保華接管後的俏江南又將何去何從?記者注意到,現在接手俏江南的保華是一家以企業重組和企業諮詢見長的公司,完全沒有高端餐飲行業的管理經驗。

中投顧問酒店餐飲行業研究員蕭宇嘉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保華是一家從事企業重組和企業諮詢的金融公司,其之後會對俏江南引資、賣掉還是自己注資,需要依俏江南在保華接手後的市場表現而定。畢竟保華收購俏江南的目的是為了獲得可觀的投資收益,如果保華接手後,透過一系列管理、經營改革措施使俏江南經營出現較大起色,保華後續引資或自己注資的可能性較大,但是如果保華的措施效果不大,其或擇機賣掉。』

對於俏江南,張蘭顯然還沒有放手。張蘭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最終若打贏了仲裁官司,我能對俏江南袖手旁觀、視而不見嗎?無論將來誰買了俏江南,我都無條件支持。為了企業,為了員工,只要俏江南需要我,我義無反顧。』

對於張蘭能否重掌俏江南,餘義認為,『從現狀看,她與CVC以及保華的合作關係較差,重返前景堪憂,但資本市場的核心驅動是利益,保華代表的是金融資本非實業資本,張蘭在訴訟之外,能否拿得出擺脫俏江南自身經營困難的「勝負手」,並據此引進新的投資方後支付合適的「對價」才是關鍵。』

蕭宇嘉則強調,對於俏江南來說,如今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如何進行升級轉型,以及如何提高管理能力。『一方面,當前高端餐飲發展的大環境不容樂觀,俏江南亟需摸索出一條較佳的升級轉型之路;另一方面,俏江南近年股權變更頻繁,對管理層造成了較大負面影響,公司需要穩定管理層,並完善管理體系。』

『保華介入時原俏江南管理團隊得以保留,保華並不需要擅長餐飲,如果保華能在戰略發展和產業鏈佈局方面提供幫助,或許是俏江南重新發展的契機。』餘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