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媒體:王岐山更大的反腐布局已隱約可見

王岐山。

剛過去的一個月,相較於一年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俠客島(xiake_island)曾把2014年6月稱為『風暴的六月』——那個月裡,徐才厚、蘇榮、令政策、萬慶良等老虎先後落馬;而在從6月25日到現在的38天裡,則有包括郭伯雄、周本順、奚曉明、肖天等在內的9隻老虎被打掉。

根據海外網-俠客島報導,這些當然是老王操心的事情。但在打虎強震懾的強悍落子中,更大的佈局業已隱約可見。這一點,從王岐山今天被熱議的一句話中就可以看出:『讓黨紀輕處分、組織調整成為大多數,重處分的是少數,而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成為極少數』。

修改

王岐山7月31日召集了部分中央部委、中央國家機關部委的負責人以及一些專家學者開座談會。討論的主題,是『就修訂廉政准則和黨紀處分條例徵求意見』。

不久前的7月初,在陝西調研時候,在和部分省區黨委書記和紀委書記的座談時,王岐山談的也是同樣的話題。修改這兩項紀檢體系內的基礎性文件,並非老王的心血來潮。這件事最初見諸公開報導,要追溯到2014年10月。

彼時,在緊隨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的中紀委四次全會上,王岐山說,到建黨100周年時,要建成一套嚴密而科學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其中重要一項,就是修改廉潔準則、處分條例和巡視條例。換句話說,這盤棋,老王已經下了很久了。而這盤棋的緊要處之一,概括起來是一句話:把黨紀和國法分開。

分開

為什麼要分開?這涉及到王岐山對紀委的定位。在我們的印象中,中紀委為代表的紀委系統,是『辦案子』的——查貪官、打老虎,這就是先鋒隊、突擊手。

這當然很重要。在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實踐中,也確實是如此操作的。但在老王看來,紀委不應該僅僅是辦案的,甚至不應該是辦案的。辦案,是司法機關的事情。紀委應該做的,是『執紀』——查處黨員幹部的違紀行為,比如違反政治紀律和規矩,違反組織紀律保密紀律,以及通姦之類的作風問題,等等。至於黨員幹部在工作中出現的涉及違法犯罪問題,紀委拿到線索之後,儘快移交司法。

這裡面隱藏著一個現實和一個邏輯。現實是,很多違反黨紀的幹部,也存在著違法犯罪事實;邏輯是,各個部門應該有明確的界線和分工,各幹各的,互不插手和干涉。如果紀委把公安檢察的活兒都幹了,不僅工作量超負荷不說,而且也不符合依法治國的原則和精神。

同樣存在的一個現實是,黨紀和國法現在存在著諸多重合之處。在這種情況下,紀委照章辦事,就必然出現不僅查『違紀』、也查『違法』的現象。

比如,《處分條例》的第八到第十章,分別叫『違反廉潔自律規定的行為』『貪汚賄賂行為』和『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秩序的行為』;其中的規定可謂事無巨細,既有『經商辦企業的』、『違規參與公款支付的高消費娛樂、健身活動』等我們今天還算耳熟能詳的表述,也有『虛開發票』、『限制外地商品服務進入本地市場』、『擅自開設銀行帳戶』等行為,如果不看標題,還以為是在看公司財務之類的教材和法規。

理想態

我們時常聽到『黨紀嚴於國法』的說法。之所以說『嚴於』,就是作為黨員幹部,不僅要遵守法律,還要遵守黨紀;從邏輯上說,法律是底線,黨紀是更高標準的操作。比如,黨員要有組織紀律性,要請示報告,要遵循八項規定,但這樣的黨紀,對一般的非黨員公民就不具有強制約束力。

而如果把整個邏輯繼續深挖,則會有這樣一個推論:如果紀委把違紀查處到極致,比如每一個公款吃喝、辦公場所超標的幹部都能及時被發現和處分,可能就不會發展到違法犯罪的程度。那些嚴重違法的幹部,正是因為每一次的『小事小節』問題都沒有被及時懲處,才愈發有恃無恐、無所約束,最終病入膏肓。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才能明白為什麼王岐山把『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沿就是治本』稱為『治本』之策。換句話說,『治本』不應僅僅理解為靜態的制度,而是動態的對制度的強化執行挺在前面。這才是大陸反腐治本之策的大關節處。畢竟,抓人不是目的,判刑不是目的,『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才是真正的目的。

換句話說,把黨紀和國法分開,其真正的目的是防微杜漸。這也就是為什麼王岐山會說,『讓黨紀輕處分、組織調整成為大多數,重處分的是少數,而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成為極少數』。

這並非是現在就要在數量層面放緩反腐節奏、甚至弄成人為的正態分佈,而是要在整體趨勢上進行把握,是把這盤棋下完之後的一個理想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