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的宏觀調控「三部曲」 把舵大陸經濟避行險灘暗礁

2015年7月10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負責人座談會,提出「相機調控」。

一名券商公司分析師每週三都會鎖定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新聞,希望從中找到指引投資的『利好』。一個財經記者每週三也會仔細解讀常務會新聞,在字裡行間尋找助力不同行業發展的『乾貨』。

根據中國政府網報導,甚至,在2014年『兩會』期間,一位擔任省長的全國人大代表告訴前來參加代表團討論的李克強總理,2013年上半年,他和省委書記每週三都必看新聞聯播,就是為了從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新聞中,尋找中央宏觀調控的『信號』。

事實上,在本屆政府召開的100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中,區間調控、定向調控、相機調控的宏觀思路靈活運用,貫穿在不同領域的決策部署,把舵大陸經濟避行險灘暗礁,努力駛向更好方向。

區間調控:增長、物價、就業、收入、環保多重目標協調發展

2013年上半年,大陸經濟出口資料大幅波動,經濟增速持續下行,『唱衰大陸』的聲音在國際輿論中此起彼伏。當年6月的一場『錢荒』,更是讓金融系統備受震撼。然而幾個月的時間裡,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中,幾個最常被強調的關鍵,始終是『深化改革』、『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盤活存量』。

當年7月,李克強在廣西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座談會,提出只要經濟增長率、就業水準等不滑出『下限』,物價漲幅等不超出『上限』,政府就不刺激干預,專心調結構、促改革。

這是總理首次對『合理區間』作出具體闡釋。他當時說:『宏觀調控要立足當前、著眼長遠,使經濟運行處於「合理區間」。』可以說,『合理區間』是本屆政府對於大陸經濟運行的目標希望,更是給市場主體的一個明確預期:既不讓市場覺得,一有困難政府肯定出手;也讓市場相信,真正遇到了困難,政府不會不管。

美國《華爾街日報》評論認為,『合理區間』的概念,是李克強為大陸經濟增速劃下的一條線,給大陸和全球股市提振了信心。此後,李克強總理『區間調控』的理念不斷趨于豐富和完善。2013年10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創新調控方式,明確經濟增長合理區間的上下限,有效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穩定社會預期。

今(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指出,2014年大陸經濟增速穩、就業穩、物價穩,經濟運行處於『合理區間』。如果把大陸經濟比作一艘航船,那麼『合理區間』就是本屆政府劃下的一條『航道』。2015年3月,李克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說:『我們的目標是把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不僅要實現7%左右的增長率,而且要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居民收入不斷增長,環境有所改善。』

在2015年7月舉行的經濟形勢座談會上,總理又為『合理區間』增加了新的指標:『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增長、物價、就業、收入、環保多重目標協調發展。』

定向調控:更多依靠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的力量,有針對性地實施『噴灌』、『滴灌』

大陸經濟現實中,一些看似矛盾的市場現象,讓宏觀調控的決斷更加艱難:貨幣『池子』裡的水不少,但很多小微企業因為融資難、融資貴而『嗷嗷喊渴』;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等過剩產能令人頭痛,但很多地區、城市的公共設施和公共服務,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2014年7月,李克強總理在一場經濟形勢座談會上首次闡釋了『定向調控』的理念。他說,必須堅持在區間調控的基礎上,注重實施定向調控。也就是保持定力、有所作為、統籌施策、精準發力,在調控上不搞『大水漫灌』,而是抓住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更多依靠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的力量,有針對性地實施『噴灌』、『滴灌』。

『定向』、『有針對性』的調控措施,到底面向哪些領域?最佳的解讀切口,依舊是國務院常務會議。從2014年4月至今,有8次常務會議先後研究擴大小微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實施範圍,簡化合並增值稅一般納稅人徵收率,加快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有關政策落實,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在全國範圍清理規範涉企收費;部署推進棚戶區改造,加快鐵路建設,打造長江經濟帶,推進城市基礎設施和重大水利工程等建設。

不難發現,『定向調控』的兩個方向,一是對小微企業、『三農』等市場主體『減負』,釋放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活力;二是支持公共產品、公共服務建設,拉動投資。而這兩個方向,正是李克強總理為大陸經濟長期保持中高速發展確定的『雙引擎』。

國泰君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林採宜因此提出,在本屆政府的宏觀調控思路中,『區間調控』的目的是『穩增長』,而『定向調控』則主要是致力於『調結構』的具體措施。

今年7月15日,上半年經濟資料發布當天,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透過加大定向調控等措施,大陸經濟運行緩中趨穩、穩中向好,結構調整積極推進,活力動力繼續增強,在深化各領域改革、促進產業升級、保障和改善民生、保持各類市場穩定等方面都取得積極成效,『為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任務創造了條件』。

相機調控:面對經濟形勢變化,要更加當機立斷

本屆政府宏觀調控思路的最新一次豐富內涵,是在今年7月9日舉行的部分省(區)政府主要負責人經濟形勢座談會上。李克強總理當時提出,要靈活施策,針對形勢變化精準發力,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加大定向調控,相機實施預調微調,在改革創新中釋放新紅利。

他在一天后舉行的專家企業家經濟形勢座談會上進一步強調:『要把創新宏觀調控與推進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更加精準有效地實施定向調控和相機調控,防範和化解風險,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如果說『定向調控』強調的是『調結構』的方向,那麼『相機調控』的核心,則是『適時適度預調微調』,從而實現『控風險』。2014年5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深化金融改革,用調結構的辦法,適時適度預調微調,疏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血脈』。2015年3月的一次常務會議則要求,跟蹤分析經濟運行新情況,做好政策儲備和應對預案,加大定向調控力度,及時預調微調,保持經濟平穩增長,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元春認為,相機調控很重要的就是要『預調、微調』,要根據眼前變化,制定不同的政策預案和專案準備,選擇好政策意圖與政策時點。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曹和平提出,『相機調控』一詞體現出本屆政府欲加強宏觀調控決斷力,『面對經濟形勢變化,要更加當機立斷』。

顯然,從『區間調控』到『定向調控』再到『相機調控』靈活運用,新一屆政府組成以來正在力圖走出一條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控風險的『多贏』路子。

2015年上半年,在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復甦艱難的情況下,大陸經濟繼續領跑全球,實現了7%的增速。李克強總理多次公開表示,大陸有信心實現今年7%左右的經濟增速,也有信心推動經濟長期保持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準。他說:『對於大陸經濟的未來,我當然一直報樂觀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