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的25億沒白花 王思聰砸出了5家上市公司

王思聰。

王思聰的父親王健林曾開玩笑說:給兒子5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上當20次,幹不好就回萬達上班。網友們紛紛開涮王思聰,思聰哥也風趣回應:5億已被騙完,下次請早。 直至去(2014)年,王健林才首度回應說:王思聰的投資『有點小進展』。

根據投資界報導,這點小進展還不是:噢,我知道啊!王思聰說了他要進軍電競領域燒了一些錢,整合了幾家電競俱樂部,未來要組織世界級的競技大賽。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王健林從來都是:別人玩一個公司,我玩一個產業。而王思聰更是透過整合iG,CCM,等一線電競俱樂部,電子遊戲製作,賽事及周邊產業,打通了上下游產業鏈。

電競,這個傳統觀念上來說『不務正業,小孩打遊戲,虛度人生』的行業,在大陸很長一段時間內不被看好,因為它並不具備成熟的盈利模式。其實早在2003年,電競就被國家體育總局列為大陸正式開展的第99項體育運動。在歐美許多大學,打遊戲可以兌換體育學分,甚至有電競國家隊。而在大陸,電競產業十分混沌,拖欠工資,獎金無法兌現,俱樂部倒閉時有發生。『混亂的產業鏈不是錢可以解決的。』這話不是別人說的,是年少輕狂,口無遮攔的王思聰自己說的。在他發表的文章裡,他這麼理解:關注了電競圈很久,我看見的是一個模式不成熟,賽事不規範、俱樂部不穩定,產業鏈不完善狀態的電競圈。我開始深刻的瞭解電競圈的混沌不是錢就能解決的,它缺乏的是一個系統化的管理、一個透明的制度、一個專業的團隊。

在歐美上流圈流行這樣一句話,買賣是賺不到大錢的,只有制定行業標準才能賺大錢。而王思聰涉足的iG正在嘗試設計標準,將行業規範化。除了訓練規範,收入及退役後前途有保障外,iG還會動用強大的營銷包裝團隊,負責選手的代言,出賽,線下曝光,商演。而在廣告價值過億的賽場上,iG也將利用自身多年的商業活動經驗,為各大廠商提供最佳的營銷方案。

這還只是王思聰身為『個體戶』投資時代的事了,王思聰後來成立自己的投資公司-北京普思投資有限公司,這麼低調的名字我是真不敢相信是他取的。普思,希臘語中的意思是:先見之明。突然覺得王思聰肚子裡墨水好多的樣子啊!!

如果你覺得投資只是一個有錢就能砸出個坑事的話,其實下文就可以不看了。絕大多數投資者,在燒了20個專案的錢後,有一個可以成的,一年就算夠吃喝了。比如約書亞,投出一個Instagram就算在市場站住腳了,投出上市公司的,做夢都可以笑了。

我們來看看王思聰的5億到了今年,被騙成什麼樣了吧:

U4074P31DT20150805163857
王思聰的5億沒白花投出樂逗遊戲等5家上市公司。

還有一家名為Dining Concept中高端連鎖餐飲品牌已於2015年4月份向港交所申報上市。除此之外,普思投資還投了樂視體育,Dexter(電影特效公司,參與製作了《智取威虎山》《狄仁傑之神都龍王》等),Plantir(全球領先的資料分析公司,包括財務資料,DNA樣本,世界地圖等),環球數碼(已被華誼兄弟收購),漢拿山(說起來我就餓了),網魚資訊(全國擁有200家營業門店的連鎖網咖),棕櫚園林(園林綠化企業)等等。

作為普思投資的100%控股人,王思聰的5億不僅沒有被騙得連渣都不剩,估計5億在他眼裡已經和渣沒啥區別。最近,普思投資涉足醫療,投了瑞爾齒科。用普思官方的話來說就是:醫療是個朝陽產業,什麼時候進入都不晚。至此,普思投資的投資佈局已然定型:網路,行動網路,醫療,新能源,本地生活,硬體,教育,金融,農業,電子商務甚至是殯葬業!

王思聰為什麼要這麼『沒素質』?

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在福壽園和天鴿控股的招股計劃書中顯示,普思投資是基石/錨定投資者。什麼是基石投資者,就是你在社會上非常知名,而且是有錢又知名,或者是你的企業非常知名,在一家公司上市前承諾購買這家公司股份,並且在上市後鎖定3-6個月就是基石投資者,知名或者壕到不行的基石投資者是市場的強心針。而王思聰則是強心針中的強心針。

如果有錢是出生自帶的,那他的名氣則是他一條一條噴出來的,不得不說在所有富二代還在為『如何擺脫父輩光環』而蒙圈的時候,王思聰就把個人品牌打響了,把資源轉化為影響力是多少互聯網公司,公關公司,經紀公司日日夜夜都在琢磨的事。微博熱門長年被娛樂圈統戰,王思聰蹭熱門也是蹭的不亦樂乎。從王思聰這個『大陸第一富二代』出現在大眾開始,他就開始與『富二代』三個字做切割。他非常聰明,深諳大眾既仇富又愛抱土豪大腿的微妙心理。王思聰不是沒規矩沒教養沒愛心,從早期王思聰的微博中就可窺一斑。他樹立的敵人有一些共同特點,就是『太過腐朽,太假,不真』,這是一種『解凍過程』,把『裝腔作勢』樹立成共同敵人,和一幫高活躍人群(80,90後網友)綁在一起。

你會發現他噴人是有原則的,笑娼不笑貧。點評熱點事件,攻擊周邊女拜金女,這些都是群眾愛看的,借此和廣大群眾站在一起;一邊透過打遊戲,買200塊的桌子和大家拉近距離。在沒有發微博的日子裡,王思聰在一條『你的姓氏出過什麼名人』的微博裡評論:王俊凱,搭著大熱的TFBOY再次輕鬆登上熱門,汪峰再次哭暈在廁所裡。

在但凡一個富二代上微博發日常就被噴的連媽都不認識的時候,他以一個大陸第一富二代的身分得到了廣大『屌絲』青年的追捧,你說他的學位不是自己拿下的,我還真有點不信。截止今天,王思聰微博粉絲1400萬粉絲,他家的狗(上海第一名媛王可哥)107萬粉絲。這是什麼概念?閱讀量一般是粉絲數的5-10倍,也就是他的一條微博發出來,有7000多萬人次以上在閱讀。按照營銷帳號來說,他的一條微博值幾十萬。按照廣告影響力來說,等於一整個湖南衛視。

王思聰成功地把他的名氣和資源變現了,但不是透過接流量廣告的方式。普思投資主張戰略協同效應(又稱增效作用),即1+1大於2,相互幫助,特定資源和業務行為共用。這是什麼概念呢,普思投資參與瑞爾齒科C輪融資時曾說過:普思作為大陸最大的商業地產大連萬達集團的Family Office,普思對於連鎖業態有自己的理解,也有戰略上的優勢。也就是你要開連鎖,有不會的來問我。你要營銷,我們的老大對此也很有經驗,我們老大你知道是誰的吧。

還有,比如普思投資參與樂逗遊戲(NASDAQ:DSKY)的案例。王思聰的名氣在投資過程中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已經進入上市前夕的樂逗遊戲不缺錢,也不缺強大的投資方。有強大的靠山聯想與騰訊,又被多家錢多到不行的基金搶著要,樂逗遊戲對普思投資剛開始是拒絕的。是王思聰從國外出差後返回香港,連酒店都沒回趕至深圳,見到了樂逗遊戲CEO陳湘宇。是啊,你想,如果是Angelababy要投我(事實上Baby也正式涉足投資領域),衝著名氣不給錢我也是願意的呀呀呀。王思聰和陳湘宇談了整整一天,談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總歸不會是類似於紅毯上的那些事兒。因為陳湘宇做出了一個另人意外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公司要上市了,每一位持股人都很快要登上富比士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了呀!那每一股都很值錢呀!所以樂逗遊戲CEO陳湘宇向聯想系和騰訊系投資人提出要增發,稀釋現有股權迎接王思聰入場的時候,肯定是被妥妥地拒絕了。然後這位CEO就很義氣地從自己手裡拿出1.3%的股份以590萬美金的價格給了普思投資,這真的相當於白送錢,樂逗遊戲上市後首月股價上漲50%。總結起原因,一是因為談了整整一天的兩位說他們之間產生了許多共鳴,二來是因為從協同角度來說,王思聰的名氣及他萬達股東的身分(分管文化)可以帶來強大的曝光率及更多可能。我們覺得別人每天不務正業,其實人家只是不在我們面前努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