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6歲抗戰老兵:沒有為國捐軀 我對不起國家

嚴天元老人珍藏著國家頒發的勛章。

在福建漳州市北京路一間狹小潮濕的平房內,橘黃色的燈光灑在漳州籍抗戰老兵嚴天元身上,氤氳出一種歷史的滄桑感。談起過往,老人家慢慢打開了話匣子。

根據中新網報導,出生於1919年的嚴天元,祖籍福建龍海市石碼鎮,是黃埔軍校17期湖南武岡二分校步兵科學生,曾服役於國民黨國防部稅警總團第17團,擔任過宋子文警衛部隊少校軍官。

1939年,國民政府軍事訓練部到漳州來招考。彼時,嚴天元是漳州九湖鎮百花村一名教師,然而國難當頭,嚴天元毅然決定投筆從戎。

『我們當老師的總是教學生要愛國、要奉獻。我當然應該以身作則,參加抗戰報國。』順利通過考試後,嚴天元趕赴福建長汀集訓數月,後被分配至湖南武岡分校就讀。

1941年,嚴天元從軍校畢業,由於會講閩南話,嚴天元與數十位福建閩東及閩南學生被特務軍統派到重慶渣滓洞接受訓練,準備赴南洋緬甸聯絡華僑進行抗日。後來由於滇緬公路淪陷封閉,無法到達緬甸,嚴天元又被派到江西贛州訓練部隊,主要負責招兵及訓練。

『時任中尉副連長,當時蔣經國也在贛州』。嚴天元依稀記得,當時蔣經國剛從蘇聯回來,就任贛州行政督察專員兼區保安司令。『蔣經國說要建設「五有」新天地,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人人有書讀,但後來作風就不好了。』對於當年蔣經國提出『建設新贛南』的口號,老人家仍十分深刻。

抗戰期間,在國民黨國防部稅警總團第十七團服役的嚴天元負責保衛從雲南貴州一帶運輸到四川的鍋巴鹽。在一次保衛途中,嚴天元的部隊遭遇了日本空襲。

『日本人的飛架炸彈炸下去,戰友們全身都被燒光光。場面很慘烈,前面的倒下了,後面的士兵毫不猶豫頂上去,根本來不及悲傷。』對於戰爭中的往事與犧牲的戰友,嚴天元始終難以忘懷。

『我沒有像戰友們一樣為國家捐軀,我對不起國家!』儘管過去幾十年,戰爭的場景對於嚴天元來說,依然刻骨銘心。老人家內心無法忘卻的,是濃濃的戰友情。

『我有2個戰友,一個當上排長沒三天,連士兵們的名字都還沒記住,在戰爭中死去了。還有一個通訊兵,被日本人捉去,用刺刀活活刺死。』思緒回到當年,老人家數度陷入了沉思。

嚴天元的兒子嚴特告訴記者,1986年漳州市黃埔軍校同學會成立,當時仍有108位老兵記錄在冊。每年6月16日的校慶,老兵們都會再聚首,回首往事,嚴天元還是漳州市黃埔軍校同學會的副會長。

然而隨著歲月流逝,如今漳州市黃埔軍校同學會僅剩4位『黃埔老人』。兩個月前,92歲的林國禎去世了。『我一直沒敢告訴他,怕他受不了打擊。』

如今,96歲的嚴天元在漳州安享晚年,每個月能夠領到國家6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補助金以及深圳『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基金』500元的善款。但由於嚴天元所居住的房屋面臨拆遷,子女們都將各自離家尋找住所,老人家目前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家人能夠常伴身邊,陪伴自己度過最後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