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一步一步努力走出來 鋼管上的舞與夢

馬小媛。

5年,馬小媛換了3個身份。2011年之前,她是一名學中醫的大學生;畢業之後到電視台當編導;工作幾個月之後覺得沒有意思,又去劇場當了幾年喜劇演員;如今,她是一名鋼管舞教練。

根據中國網報導,這4個身份當中,她最中意的還是鋼管舞教練。如今,她在鑽石廣場開了一家舞蹈培訓中心,專門教授鋼管舞。這個在公眾看來大多在夜店表演的舞種,要堅持跳下來,並不容易。

曾經兩次骨裂

馬小媛的舞蹈學院,學員大多是城市白領。她們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時間練習。也就是說,馬小媛一般要在晚上10點才能完成她的教學。這之後,她才有時間跳自己的舞蹈。往往跳完之後,都是凌晨。『如果有學員要參加比賽,帶著訓練的話,收工的時間會更晚。』

然後趕回烏當區的家裡,一覺睡到中午。看起來很累,並且作息不規律,但馬小媛卻樂在其中,她說這是自己的選擇。2009年,馬小媛是貴陽中醫學院一名大二學生。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遇到正在熱身的舞蹈系學生,便開始聊開了,『我現在想跳舞,力量、韌帶和協調性都不好。』馬小媛問到。這位舞蹈系學生一邊熱身一邊說,『都可以練的』。

於是,馬小媛開始變得『瘋狂』起來。她每天打工掙錢,然後用這些錢到舞蹈學校報名學鋼管舞。但這個學校教的是夜店式的鋼管舞,並不符合她的想法。於是,開始跟著影片上的舞蹈動作自己學,這所學校唯一提供的,僅是一個練舞場地而已。

自學的代價是,因為方法和呼吸都不對,肋骨骨裂2次,即使這樣,她都沒有停止,直到練得呼吸不過來。那時候,每天下午2點到6點都是她的練舞時間,任何事情都要排在這之後。

馬小媛希望藉此能當一名鋼管舞教練,這遭到了當時諸多家人和朋友的反對。她甚至被當時的系主任告誡,別不務正業,考公務員、研究生、醫生都可以,很多從小練舞的人都沒當成教練,更何況你還是半路學舞。

固執的馬小媛依然堅持練舞。2011年6月,馬小媛參加高校達人秀,就在自己學校的舞台上,她跳的鋼管舞獲得這個活動的冠軍,彼時,她學舞不到兩年。


教練班是由馬小媛親自教授,學員大多是城市白領。

當一名喜劇演員

跳鋼管舞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忍受別人的眼光,更重要的是,舞蹈本身的難度。』馬小媛說,必須要忍受皮膚摩擦鋼管時的疼痛。

因為常年跳鋼管舞,馬小媛的手掌、腹部和大腿等與鋼管接觸的地方顯得有些粗糙。都是磨出來的,已經感覺不到痛了。但如果要練新的動作,其他地方的皮膚還得再次遭受摩擦帶來的疼痛。

有一次馬小媛練習從鋼管頂端『速滑』下來的一個動作,突然看到地上掉下來一塊東西,撿起來一看,是手上的一塊皮。鋼管舞雖然難練,但馬小媛依舊堅持下來。同樣堅持下來的,還有她的鋼管舞事業。

畢業之後,馬小媛沒有選擇當醫生,而是開了一家自己的鋼管舞培訓學校,取名『馬小媛舞蹈工作室』。『當時覺得只要招一個學員,就能支付每個月的房租水電等成本。』馬小媛說。

然而,現實並非她想的那麼簡單,這個來自四川巴中的女孩,在貴陽沒有一點人脈資源,她甚至連經營都不懂,正因為如此,工作室一直處於虧損狀態,甚至一度開不下去。

沒辦法,馬小媛只能出去工作,掙的錢再來維持工作室的運轉。因為此前參加高校達人秀的緣故,她可以去電視台工作,但剛幹幾個月,就覺得沒意思,『每天跑新聞現場,還要剪片子。』馬小媛說,這不是自己喜歡的。

從電視台辭職之後,她報名參加鐘么爺開心劇場的演員選拔,希望藉此推廣自己的鋼管舞。幾番爭取,鐘么爺答應在節目最後跳幾分鐘鋼管舞。但在跳舞之前,還是要有喜劇節目,馬小媛又開始跟著演員們學演戲。

這之後,她又和另一個女孩合作純舞蹈劇,比如根據《夜宴》以及《霸王別姬》等影視作品等改變的劇目,在一次試演成功之後,融合鋼管舞的舞蹈劇一直被保留下來。


在馬小媛的工作室,前來學鋼管舞的還有一部分男生。

健身鋼管舞成轉機

平時,馬小媛的頭髮都扎成馬尾。只有在跳鋼管舞的時候,她會特意將頭髮披著,如此,當她在鋼管上旋轉時,頭髮就能飄起來。『平時是個很二的人,而且還話多。』馬小媛自我評價說,只有到了舞台上,才能像女神一樣。朋友們對她的評價是,女神和女神經的差距是一根鋼管。

這樣的『二』還表現在,剛開始學跳鋼管舞那兩年,看到筆直的管狀物都想上去跳一下,比如地鐵的手扶桿等。而現在,在管狀物上比一些舞蹈造型拍照又成了鋼管舞舞者們的新玩法。比如路邊電線桿,在上面擺個造型,也頗有新意。

正是因為她的樂觀,使得她的鋼管舞事業逐漸出現轉機。2014年5月,大陸全國體育博覽會,馬小媛作為一家國際鋼管舞器材公司的表演嘉賓參加了這次活動,『這讓我看到了健身市場的巨大潛力。』

她把鋼管舞分為三類,競技類、表演類和健身類。而工作室的發展方向,也朝著健身發展。她自費到香港讀名為『X-pert』課程,這是目前的新興產業,比較科學的將鋼管舞和健身運動結合起來的課程。

學完之後,馬小媛覺得這個課程還有一些瑕疵。結合她此前學過的中醫方面的穴位和經絡等,她又自創新課程,這其中還糅合了亞洲人的運動習慣等。

她把她的工作室改名為『圓·空中舞蹈學院』,其目的就是逐步推廣健身版的鋼管舞,目前已經和一家健身房合作,現在來學的都是白領,健身版比專業版更簡單,而且可以修身。除此之外,馬小媛還引進了矽膠為主材的鋼管,如此一來,舞者即使穿著衣服也能跳鋼管舞。

除了自創健身鋼管舞,她也參加中國達人秀、中國夢想秀、奇舞飛揚、黃金100秒等綜藝節目,也曾獲得亞太鋼管舞錦標賽女子技巧組金獎。『借此可以提升舞蹈學院的名氣,還能推廣自己的健身鋼管舞。』馬小媛說。


『跳舞前,各個關節一定得活動開,不然在很容易受傷。』馬小媛說。


手臂力量訓練。


在地鐵裡跳過,也在很多國家的街頭經常也像這樣拍照。然而居住在貴陽的她還是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與這個城市合影。


『對於跳舞,自己既不是天才,身體先天條件也不是很好,一直支撐自己鋼管舞夢想的就是自己的努力。』馬小媛說。


『平時是個很二的人,而且還話多。』馬小媛自我評價說,只有到了舞台上,才能像女神一樣。朋友們對她的評價是,女神和女神經的差距是一根鋼管。


除了教鋼管舞,吊環現在也成了馬小媛教。


馬小媛是個特別上進的女孩,除了鋼管舞,吊環,現在又學起了長綢。


不練習長綢的時候,馬小媛也會做一下指甲,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


獨自一人在工作室練功。


鋼管舞對跳舞者的力量要求很高,力量訓練也是她每天要做的。


平時,馬小媛的頭髮都扎成馬尾。只有在跳鋼管舞的時候,她會特意將頭髮披著,如此,當她在鋼管上旋轉時,頭髮就能飄起來。


馬小媛沒有請多餘的幫手,每次上課結束後,她會自己親自拆卸鋼管。


每天晚上,她都是最後一個離開工作室。


每天晚上都要上課到11點左右,有時候更晚,夜裡打車回家成了每天生活的最後一部分。


男朋友的工作也是與舞蹈有關,兩人經常不在一塊,平時練功時就會透過手機聊天。


腳上的紋身是馬小媛自己的一張照片,她說,自己鋼管舞現在的成就是透過自己一步一步努力走出來的。


周末,馬小媛也會到自己朋友的酒吧去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