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陸師談在英教學:晚自習上到7點學生都震驚了

紀錄片中,Jun Yang-Williams在教學生們做早操。

英國廣播公司二台8月4日播出今(2015)年上半年拍攝的紀錄片《我們的孩子足夠堅強嗎?中式教學》紀錄片選拔了5位具備全英文教學能力的資深大陸老師,他們都在大陸教育體制內工作超過5年;製片方讓他們在英國博航特中學特設的50人『大陸實驗班』開展為期一個月的教學。大陸的教育方式與英國學生的個性發生了一系列碰撞,引起了熱議。

根據新京報報導,Jun Yang-Williams。五位大陸老師中的一員,現定居英國。大陸教師組中,兩位老師來自大陸國內,三位老師已定居英國。Jun Yang-Williams在大陸實驗班中擔任科學和課外活動老師。

口音重的大陸老師

新京報:你是如何加入BBC的紀錄片專案的?
Jun Yang-Williams:2014年夏天,我在倫敦一所大學讀教育比較學碩士學位。一天上課,一個同學跟我說BBC在華人社區裡面發廣告,想找一位可以用大陸方式給英國學生上課的老師。我是學教育比較學的,對中英文化的差異很感興趣。2012年PISA(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ssessment)對全球學生的數學、科學和閱讀能力做了一次排名,大陸上海排名第1位,而英國排名第25位。我覺得大陸在數學和自然方面的教學方式確實值得英國學習。

加上我個人到英國之後在當地一所Grammar School當了十年的科學課老師,出國前在大陸也當了大約有十年相關課程的老師,我覺得自己非常合適。於是聯繫了BBC廣告上留的郵箱,很快就得到了回覆。

新京報:你在英國當老師這麼久,還能用大陸方式教學嗎?
Jun Yang-Williams:製片人的顧慮也在於此,我已經在英國的學校裡面待了很久,已經適應了英國的教育方式,他擔心我不能用完全大陸的方式去教學生。

我跟他說我自己從小在大陸長大,31歲才到英國,一直受到的是大陸的傳統教育,大陸的教育方式是骨子裡的。他還是有些顧慮,我就開玩笑說,你聽我的英語口音這麼重,難道不大陸化嗎?他笑了。那次談話很愉快。後來我接到了BBC的郵件,他們確定讓我去當科學老師了。

曾想掛毛主席頭像

新京報:這個大陸老師『實驗班』裡充滿了大陸元素,例如做廣播操、升國旗等,這些是誰出的主意?
Jun Yang-Williams:像廣播體操、升國旗、眼保健操這些活動,第一次和BBC製片人見面的時候,她就跟我談到了,還問我的意見怎麼樣,結果大家都笑了。而教室裡掛的『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等漢語橫幅,教學生跳扇子舞和剪紙等,這些都是我提出的。

新京報:你怎麼想到掛這些標語?
Jun Yang-Williams: BBC讓老師們決定自己的教室要怎麼佈置,我提出掛『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標語,我們上學的年代教室裡還掛毛主席頭像的。但是老師們一起商量時,他們覺得毛主席頭像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標語在如今的大陸也不常見了,於是就掛了其他的警句標語。

新京報:課程表是怎麼確定的?
Jun Yang-Williams:這是很有趣的一點,按照英國作息,學生們一般三點半就可以回家了,但是這一個月,他們必須上晚自習到七點,學生們都震驚了。

節目正式錄制前我剛好在西安,就拜託朋友找了一張西安灞橋區一所中學的課表,翻譯之後發給了製片人。後來實驗班的課表就是參考那張課表制定的。

學生和老師捉迷藏

新京報:紀錄片中,兩位英國學生因為說話被你罰站,你在英國教學時也會這麼做嗎?
Jun Yang-Williams:不會的,我會按照英國的教育模式來從事日常工作。但在節目中,我不需要約束自己,就自然流露出受到的中國文化的影響。以前我們小時候上課就是這樣的,我現在就這麼去教這些學生。

新京報:實驗班中,英國學生們不適應的同時,大陸老師們也很抓狂,你最難以接受的是英國學生哪一點?
Jun Yang-Williams:課堂紀律。課堂很亂,晚自習更亂,有時候連人也找不到。晚自習是5點到7點,但是學生們根本就坐不住,紛紛藉口上廁所,一去就不回來了。我們三個老師經常分工協作,一個人看著教室裡的學生,一個人去廁所,一個人去樓道,但他們就和我們捉迷藏。

新京報:最終找到解決辦法了嗎?
Jun Yang-Williams:我們嘗試過讓班長記錄學生自習的情況,按違紀的嚴重程度來決定是警告、私下談話還是叫家長。還試著去樹立榜樣,以小組的方式,讓表現好的同學去影響其他人。但什麼辦法都想盡了,都不管用。我覺得是英國學生的天性決定的吧。

新京報:其他的幾位大陸老師的感受和你一樣嗎?
Jun Yang-Williams:差不多,對英國學生很多做法很無奈。比如穿校服,英國學生剛拿到校服時有的把褲腿卷起來,跟農民插秧一樣,有的把襪子套在褲子外面,拉到膝蓋那兒。還有升國旗,升大陸國旗的時候,他們吵吵嚷嚷,我以為是因為大陸國旗,但換了英國國旗也是一樣。他們崇尚個性表達,沒辦法。

新京報:英國學生還有哪些給你印象深刻的行為?
Jun Yang-Williams:實驗課上,有個男孩居然拿燒水壺到實驗室泡茶喝。我發現後,教育他實驗室有酸鹼各類試劑,誤服可能會有危險。他當時態度很好,但第二次他又在實驗課上燒水泡茶,還跟我說,喝英式茶是我們英國的傳統,是我的人權。

新京報:你怎麼反駁他的?
Jun Yang-Williams:教育無效,我就只能請家長來了,家長把他的水壺沒收了。

有學生認同中式教育

新京報:這一個月的中式教育,學生們有變化嗎?
Jun Yang-Williams:這麼短時間,讓他們去適應大陸的教學方法是不現實的。但是我很欣慰的是,到後期的時候,有學生開始認同我的教學方式,有幾個給我發郵件說,很喜歡我的教學方式,並表示在學校待得時間長有利於學習,不然回家時間都浪費了;此外他們覺得抄筆記的方法比自己做試驗探索效率高很多,筆記之後還能拿來複習。

新京報:最終大陸實驗班的成績戰勝了英國班級了嗎?
Jun Yang-Williams:這個要保密,暫時不能說,等著看吧。

新京報:你教過英國學生,也教過大陸學生。他們主要區別在哪裡?
Jun Yang-Williams:英國學生就是有什麼說什麼,敢於挑戰權威。大陸學生就不一樣了,中國文化一直倡導的是尊老愛幼。在學習方面的話,英國學生思維能力特別強,但大陸學生是基礎知識紮實。

新京報:中式教育更有利於基礎教育?
Jun Yang-Williams:也不完全是中式教育的作用,大陸的家長和學校歷來比較重視教育,學生的基礎知識就特別紮實。英國的有些家長不怎麼重視,學生們也很有個性,學校也鼓勵個性發展,但是後果就是基礎知識不牢。


大陸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