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日菲外長南海言論 王毅:看看你們做了什麼?

王毅出席在東亞系列外長會。

當地時間8月6日,在東亞系列外長會期間,菲律賓外長攻擊大陸的南海政策,鼓吹針對大陸的仲裁案。日本外相則支持菲律賓,並稱所有人造島礁都不能產生合法權益。王毅外長即席全面闡明瞭中方立場,有針對性地批駁了菲、日的不實之辭。

根據大陸外交部網報導,王毅說,從6日上午東亞峰會外長會到ARF外長會,一些國家在發言中提到南海問題。中方有必要披露真相、講清道理,以得到各方的理解和支持。

首先,南海局勢總體是穩定的,並不存在發生重大衝突的可能。因此,中方反對任何誇大分歧、渲染對立、製造緊張的非建設性言行,這完全不符合實際情況。

中方對南海的航行自由有同樣關切。大陸大部分貨物運輸經過南海,南海航行自由對大陸同樣非常重要。中方一直主張各方根據國際法在南海享有航行和飛越自由。直到今天,從沒有發生一起南海航行自由受到影響的情況。中方願與各方一道,繼續維護好南海的航行與飛越自由。

至於南沙島礁爭議,這是一個老問題。南海諸島是大陸領土。大陸發現、命名南海諸島已有兩千年歷史。今(2015)年是二戰勝利70周年。70年前,大陸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依法收復了被日本非法侵佔的大陸南沙和西沙群島,恢復行使主權。當時收復時使用的軍艦還是盟國美國提供的。這一歷史事實,你們各國的檔案中都應有所記載。直至上世紀70年代,有報導稱南海下面有石油,一些國家開始陸續侵佔島礁,大陸的合法權利受到損害。根據國際法,大陸有權維護自身的主權和權益,有權不允許再出現蠶食大陸合法權益的非法行徑。

菲律賓代表提到南海問題,但並沒有講出真相。例如,菲律賓聲稱黃岩島和南沙有關島礁屬於菲律賓。但事實是,根據確定菲領土範圍的1898年《巴黎條約》、1900年《華盛頓條約》、1930年《英美條約》,菲領土範圍西部界限為東經118度線。而黃岩島和南沙群島完全在東經118度線以西,並不是菲領土。菲律賓獨立後,菲國內法和菲締結的有關條約均認可上述三條約的法律效力,確認菲領土範圍限於東經118度。但上世紀70年代後,菲透過4次軍事行動,非法侵佔了大陸南沙群島的8個島礁,這就是中菲領土爭端的真實起源。

再比如,作為大陸南沙島礁一部分的仁愛暗沙,菲律賓1999年用一艘舊軍艦非法『坐灘』。中方交涉後,菲稱因『缺少零部件』暫時無法拖走。之後菲還向中方表示,菲不會成為第一個違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國家。但15年過去了,這艘破軍艦已鏽跡斑斑,菲不但不履行拖走承諾,反而公開聲稱已偷運水泥等建築文件到該艦,以進行加固施工。菲外交部3月14日還宣稱當年『坐灘』的目的就是為了占領仁愛礁。菲自己戳穿了編造15年的謊言,違背了作出的承諾,哪裡還有國際信義。

剛才,日方代表也提到南海問題,聲稱所有人造島礁不能產生合法權利。但我們先看看日本做了什麼?這些年來,日本花費100億日元,用鋼筋水泥將海上的一個彈丸之地—沖之鳥礁建造成一個人工島,然後據此向聯合國提出200專屬經濟區以外大陸架要求。國際社會多數成員認為日方的主張不可思議,沒有接受日本的主張。日本在評論別人之前,首先要好好檢討自己的言行。大陸不同於日本。我們在南海的權利主張早已存在,沒有必要再透過填海造地予以強化。

大陸實際上是南海問題的受害者,但為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我們保持了極大克制。大陸的基本主張是,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根據國際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透過協商談判和平解決爭議。這一立場今後也不會改變。大陸與東盟國家經過友好協商,已就妥善處理南海問題形成一整套機制:一是透過『雙軌思路』處理南海問題,即具體爭議由直接當事方透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這也是《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四條的規定,大陸和東盟10國都已就此做出了承諾;南海的和平穩定則由大陸和東盟國家共同維護。我要告訴各位的是,大陸與東盟完全有能力維護好這片海域的和平。

二是落實《宣言》和磋商『南海行為準則』。當前,落實《宣言》進展順利。『準則』磋商續有進展,從啟動到現在還不到兩年時間,我們已透過了兩份共識文件,轉入『重要和複雜問題』磋商,同意成立兩個熱線平台並即將開始運作。三是中方主動建議探討制定『海上風險管控預防性措施』。在這個新平台上,可以討論各方提出的倡議和設想,如果能達成共識,就可以實施。

說起倡議,美方最近提出『三個停止』的倡議,但我們認為缺乏可行性。比如,停止的內容是什麼?各方主張並不一致,停止的標準是什麼?誰來具體制定?這些問題實際上無法解決。中方仍然歡迎各國就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提出具有建設性的意見。但有關建議應具可操作性,尤其不能持雙重標準。

對於有關國家關注的南海填海造地,這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情,也不是始於大陸。換句話說,南海的『現狀』這些年來一直在被人改變。最近,大陸首次在南沙群島部分駐守島礁上開展一些建設,目的是為了改善駐守工作及生活條件,並且執行嚴格的環保標準。6月底,中方已宣佈完成了陸域吹填,下一步將逐步建設主要用於公益目的的設施,包括綜合性燈塔、海上應急救撈設施、氣象觀測站、海洋科研中心以及醫療和急救設施等。有關設施建成後,中方願向地區國家開放。作為最大的南海沿岸國,大陸有能力、也有義務向地區國家提供這些海上需要的公共產品。

菲方在東亞峰會外長會和ARF外長會兩次提到南海仲裁案,並據此抹黑大陸。我想用事實予以回應。首先,由當事國透過直接談判協商解決爭議,是聯合國憲章倡導的方向,是普遍的國際實踐。更重要的也是《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的明確規定。為此,中方一直建議與菲方進行雙邊對話,這一建議至今有效。但直到今天,菲方仍頑固予以拒絕,這是十分反常的現象。就啟動國際仲裁程序而言,正常的作法是首先由當事國達成一致。但菲方既不事先告知中方,又不徵求中方同意,強行單方面提起仲裁,中方對這一行徑無法理解,只能認為背後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菲方應知曉,中方早已於2006年就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條的規定,就不接受仲裁發表排除性聲明,這是中方依法行使的正當權利。菲方明知在此情況下,大陸不可能接受任何仲裁結果,仍然不惜違背《宣言》第4條規定,違背與中方達成的雙邊解決共識,執意推進所謂仲裁,只能有一種解釋,那就是要與大陸對抗。菲方的這種做法是否能真正解決問題?是否符合菲律賓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菲律賓人民應知道事情的真相,菲律賓的前途不能被極少數人所綁架。中方奉勸菲方不要一條道走到黑了。中方對話的大門仍然敞開。中菲是撇不開的鄰居。奉勸你們還是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我相信,只要雙方坐下來認真商談,總會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