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山東濟寧男子自掏80萬 開免費閱讀室

閒暇時,高輝就整理下書籍。

高輝在山東省濟寧市泗水縣城開了間『本道閱讀室』,鄉親們在這裡看書、品茶全部免費。在生意人出身的高輝看來,與其不斷用錢財資助困難鄉親學生,遠不如用書籍帶給他們財富。經過幾個月的發展,高輝覺得,閱覽室已經達到了他的初衷。

看書喝茶還能賞湖景
開張三月迎客上千人

根據齊魯晚報報導,今(2015)年37歲的高輝是泗水縣聖水峪鎮人,一直在濟南做生意,近幾年手裡積攢了一些資金。高輝之前經常走訪貧困學生,漸漸地他發現,你三千我兩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並不能改變貧困本身。『都說知識改變命運,那何不做一間閱讀室?』高輝有了這樣的想法。

作為生意人,高輝做事喜歡先做預算。『本來估計十萬元足夠了,後來一寫詳細的計劃書,預算得17萬左右,實際投入也得16萬。』閱讀室距離美麗的泗水縣聖源湖只有幾十公尺,一年的租金三萬六,可以說主要的投入都花在了裝修和購買書籍、傢俱上。

5月2日,閱讀室正式開張。閱讀室占地200平方公尺,共分三層,一層是國學書籍,二層是兒童讀物,三層則作為儲備閱讀處,共有書籍3000本。自從開業以來,高輝估計前來看書的人已有上千人。『尤其是暑假裡,光晚上每天就有三四十人。』高輝說。

雖然投入不少,但在高輝看來,讓人免費讀書、喝茶的意義,遠超投入的金錢本身。他相信,閱讀室不僅可以用作讀書,更是一個可以安靜思考的場所。聽聽音樂,看會兒鐘愛的書籍,心情或許就能美麗許多。

創辦之初不被理解
有人猜他想賣茶葉

別看現在高輝的閱讀室有模有樣,在創辦之初,可沒幾個人支持他。『有病吧!』『這年代還有幾人看書?』當高輝把創辦閱讀室的想法發到朋友圈後,一個個評論接踵而至。可高輝沒太在意這些,至於家人,他乾脆沒有說實話,只說開家書店,沒提免費的事。

閱讀室如期開起來了,進門讀書的可著實不多。大多數人抱著看熱鬧的態度來轉轉,探頭探腦,不相信有這種『傻子』。有人猜測是賣書的,還有人覺得是賣茶葉的。『有一次我坐在店中,看著兩個人明顯是朝閱讀室走來,結果到門口,向裡瞟了一眼,接著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朝前走了。』說到這裡,高輝哭笑不得。

經歷過幾次這種情況,高輝想到一個點子。再有人朝這邊走時,他就去拿一本書,兩眼只看書,不再望向門口。就這樣,勇敢地走到閱讀室裡面的人慢慢增多了,閱讀室也有了回頭客。

如今,不只熟悉的人來,附近的鄰居在生意不忙時,也會過來喝茶看書。來看書的人多了,新問題又冒了出來。『一連幾天我都沒看到一位老顧客,打電話詢問,才知道他覺得總是免費喝茶看書,不好意思再來了。』聽到讀者這麼說,高輝笑了,『來看書就行,這就是咱的初衷。』

讀者主動捐書送茶葉
十幾位義工幫忙打理

孫濤是眾多讀者中的一位,他經常帶著兒子來這裡看書。前幾日,他和兒子來時,還帶來了十幾本兒童讀物。『兒子9歲了,這些書放家裡浪費,賣了可惜,捐給閱讀室,是最好的歸宿。』把書送來時,孫濤和兒子親手將一本本讀物擺在書架上。孫濤覺得,這些讀物伴隨了兒子的幼年,讓它們繼續在孩子手裡傳閱,意義非凡。

剛上初三的淇淇也是讀者中的一員,與別人不同,她還擔任了一個月『圖書管理員』。放暑假後,淇淇來了一次閱讀室,就喜歡上了這裡。以後再過來便不唯讀書,還打掃衛生、整理書籍。這一個月,不論天氣多熱,下午兩點鐘,淇淇都準時出現在閱讀室。

對淇淇,高輝讚不絕口。他介紹,不到一個月,淇淇把所有書籍按教育、人物傳記、知識等作了分類,簡單好找。『這個孩子昨天還帶來了一套《老舍稀見小說集》,送給閱讀室當禮物。』平時有生意要打理,高輝無法每天坐在閱讀室裡,30多歲的馮娟便成了閱讀室裡的『半義工』。每月,高輝支付馮娟1000元錢。『不在乎錢多少,平時整理完書籍,打掃完衛生,找一兩本書看,已經成了一種習慣。』馮娟說。

『現在總共有五六位讀者捐書,十來位義工不定時來幫忙。有人還帶茶葉,現在已有13種茶葉了,想喝什麼都有,這讓我心裡很溫暖。』高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他覺得,開這個閱讀室,效果已經顯現了。

主打儒家文化
以後不會放棄公益

身處儒家思想發源地,高輝一直很驕傲。可一次南方生意夥伴來泗水遊玩時發生的事情,卻讓他想到了更多東西。當晚9點,高輝接站歸來。一路上,二人不斷被對面開著遠光燈的車輛閃得睜不開眼,南方客人的眉頭也越皺越緊。『作為一個受儒家思想浸潤千年的地方,這種情況不應該啊!』看到客人的表情,高輝心裡很慚愧。他本想印製一批小冊子發給司機,可轉念一想,被動的說教,遠不如讓人們主動培養正確價值觀。從此以後,他便在閱讀室中增添了不少儒學元素。

高輝介紹,閱讀室取名『本道』,源於《論語•學而》篇,『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意思就是讓人找到做人的根本。在閱讀室將來的規劃裡,高輝始終把傳播儒家文化和國學思想放在第一位。過段時間,高輝打算組織一次《論語》讀書會,讓閱讀室活潑、有趣起來。

閱讀室開放以來,不時有人建議高輝時機成熟時改變模式,爭取盈利。這遭到了他的拒絕。『只要我在一天,閱讀室就是一個讀書和公益的場所,絕不會淪落為商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