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僅9個城市有頂級豪宅 80後擲1億全款購房

富麗堂皇的豪宅。

『我卡裡有四個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去刷吧。』一位企業主對他的置業顧問說。『2000萬全款直接付,我只需要市區最核心地段的大公寓。』一個80後神秘買家低調地在上海完成了這筆交易。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這是近期北京、上海豪宅客群裡的兩個例子。這些訴求各異的富豪面目模糊,卻真實地存在於這些財富聚集的城市。在上海,一套總價8380萬元的巨鹿路老洋房成交,高達26.76萬元/平方公尺的單價更令人咋舌。

同策諮詢日前的一份報告顯示,大陸全國頂級豪宅(單套總價超過5000萬)市場容量在2010年至2014年表現平穩,年均去化128套,2015年僅上半年就猛增至230套,相當於2014年全年的1.6倍。

記者多方採訪獲悉,隨著資源不斷聚集,僅九個城市能夠擁有頂級豪宅,而這些城市還在不斷聚集來自大陸乃至全球的豪宅買家。

北京、上海財富聚集效應

在大陸,頂級豪宅僅分佈於九個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廈門、杭州、南京、海口、三亞。海口、三亞擁有非常優質的旅遊資源,度假型高端別墅吸引了來自大陸國內各地的豪宅買家,而杭州、南京、廈門一直是傳統的財富聚集城市。而這些城市的財富聚集給這些城市房地產市場帶來了巨大的活力。

同策諮詢資料顯示,2010年至2015年上半年大陸頂級豪宅共計成交871套,分城市看,北京達372套,上海成交334套,成交總量占大陸全國的80%。被仲量聯行定義為『超一線』城市的北京、上海正在不斷聚集大陸的富豪。

值得一提的是,到了2015年上半年,北京、上海合計成交數量占比擴大至84%,聚集效應還在不斷提高。同策諮詢研究部分析師許之靜指出,北京、上海頂級豪宅集中度較高,這不僅有宏觀經濟、財富水準推動的長期因素影響,還有2015年股市利好,京滬兩地股民獲利居前的短期因素所致。

胡潤研究院資料顯示,2014年北京和上海兩地的超高淨值人群(個人總資產超過5億元人民幣的人群)數量分別達2854人和2307人,分別占全國的16.8%和13.6%。

許之靜觀察發現,2015年股市的波動也帶來大批量資金投入到豪宅市場,2015年前四個月,上海、北京股民人均炒股獲利15.64萬元和8.02萬元,居大陸全國前兩位。而這個資料只是人均值,對於那些金字塔頂端的客戶而言,他們一次出手獲得的回報可能就是一個天價。

一位來自福建的豪宅買家趙勇(化名)告訴記者,上海是金融中心,考慮到未來子女需要有更好的資源和發展,全家勢必遷移上海,而購置豪宅就成為了考慮的條件。

賣家惜售

由於沿海經濟領先城市經濟增長,快速驅動收入增長,『富豪』人群不斷增加,資產配置需求強勁,因此沿海地區的城市富豪也需要在自己的家鄉進行資產配置。

許之靜指出,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標誌著城市的發展進入『發達』階段。上述城市除三亞和海口兩個沿海旅遊城市外,含一線城市在內的其他7個城市的人均GDP均已達此標準。

在上海,截至2015年6月底,上海頂級豪宅存量376套,按照2010年至2015年年均60套的去化速度計算,上海頂級豪宅存銷比為6.27年。但由於低容積率土地的不可獲批,以及中心區域土地的日益稀缺,頂級豪宅已經成為稀缺品,而這就加劇了這些豪宅的增值價值。

上海龍湖地產內部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金字塔頂端的買家通常對資源有一定的佔有欲望,景觀設計、綠蔭跑道、視野開闊都是買家考慮的點,而這些條件的核心就是不可複製。

正是由於這樣的不可複製,北京泰禾中國院子曾出現過買家開價數億但是賣家拒絕銷售的情況,對於這些豪宅賣家而言已然有點『恃寵而驕』。

『很多頂級豪宅在開始建造之前就已經有了潛在買家,這些豪宅完全是圈層營銷,很多時候賣不賣、怎麼賣都是看老闆和客戶的關係。』一位從事豪宅營銷的開發商告訴記者。

2015年下半年,上海豪宅還將面臨『貼身肉搏』。里安翠湖天地、華僑城蘇河灣、九龍倉濱江18號等豪宅也將入市,豪宅市場是否繼續火爆,這個還需要市場來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