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這個村一夜間都成了百萬富翁 建起了四層別墅

同康村。

在紫金礦業未勘測到那片土地上的金礦以前,村民們一直居住在那片山上,靠山吃山:種田、採蘑菇、做木材生意,微薄的收入勉強能維持生計。因為貧困,很多孩子沒有受過像樣的教育,大多十三四歲就出門打工謀生。2009年,股票套現後,村裡分給每人79.6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幾乎一夜之間,村民們都成了百萬富翁。人們開始談論『套現』、『減持』、『大小非』、『基金』,並嘗試投身這個帶給自己巨額財富的陌生市場。

根據鳳凰網報導,放貸,一度成了村民們最青睞的理財方式。接受採訪的前一天,61歲的游揚瓊還在打官司。4年前他借給當地一個包工頭69萬,按兩人的協定,包工頭在建完大壩後,應本利歸還,結果大壩竣工兩年至今 ,對方只還了15萬。遊揚瓊討要多次無果,只能上訴。這樣的官司他手頭有4個,現在都處於判了卻拿不到錢的境況。圖為2015年5月26日,福建省龍岩市上杭縣同康村,坐在7000元的皮沙發上,老游無奈搖頭。

近半年官司纏身的他,幾乎沒睡過幾個好覺。他想不通那些滿臉微笑跟他承諾收益的人,怎麼一轉眼就成了仇人。『是我太貪心?』他反思道。說完停頓了幾秒,又語氣沉重地問記者:『你說是不是我們農民伯伯太老實了,別人才會老騙我們?』他不願再提及那些過往的借貸細節,『沒法說,說幾天都說不完,都是眼淚』。他搖搖頭,一聲『唉』在空氣裡拉得很長。圖為為了討回欠款,老游還有多個官司沒打完。

71歲的游浪儒也曾多次受騙。2012年至今,他一共外借了47萬元,分文未回。『家家都往外借,不借放著倒不踏實。』他說。第一次向他借錢的是此前在郊外租房的老闆,求助說自己想開一家皮沙發加工廠,穩賺不賠。游浪儒曾給他看門,出於人情,他借了15萬。第二次是親戚介紹的房地產商,看對方老實又有經驗,他二話沒說,爽快地借出了30萬,身分證都沒看一眼。圖為因投資不善,村民老游手上多份欠條。

因原始股暴富後,同康村幾乎人人炒股。『(掙)不到80萬不想拋。』村民游琦近一個月感覺每天都像打仗,好幾次甚至徹夜未眠。『股票能掙幾輩子的錢』,直到現在,游琦也這麼覺得,『有風險,但比一輩子種莊稼強。』他算過一筆帳,自己現在總投入140萬元,全部拋掉,可以掙60多萬元,如果這樣的漲勢能再持續半個月,翻倍沒有問題。『玩這個不就為了多掙點嗎,風險越大,收益越大。』 圖為同康村街景。

在這個村莊生活了44年,游龍文第一次見村子裡這麼熱鬧,今天這家裝修,明天那家買車。在親友的推薦下,他買了一輛32萬元的銀色大皇冠。在股票解禁以前,他在紫金礦業裡做工人,每個月2000塊錢的工資,他都盡可能省下來,存給兒子讀書用。股票解禁後的第一個月,他就辭掉工作,每天待在家裡喝茶、打探股市最新消息。村裡大多數人都跟游龍文一樣,一夜之間從平民變成富翁。圖為同康村停放的私車。

『不敢想像。』看著自家90萬修建的四層小別墅,村民游揚瓊回憶,以前村子裡連溫飽都顧及不到,現在家家買了小車,修了房子,還有幾百萬的存款。突然湧進的錢財,打亂了村莊的固有節奏。銀行 、保險公司、擔保公司、基金單位、房地產企業蜂擁而至。最忙碌的時候,村民們一天得接待五六波不同單位的人,桌子上的傳單五花八門,各式銷售員上門圍堵推銷自家的理財產品。圖為同康村村民自建的別墅。

除去各種未了的糾紛,失去土地的村民們,現在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尋找新的立身之本。記者第一次見到游孫坤的時候,他正在村口跟人聊他的燒烤用品。2013年底,他投資100萬和游泰瓊等人合開了一 家燒烤用具公司。首批生產的近千台燒烤爐,至今安放在160平方公尺的倉庫裡,無人問津。游孫坤很著急,他們嘗試聯繫過很多經銷商,都因品牌無名被婉拒。他和幾個股東商量,決定『先搞定大超市,再輸出海外』。

『不能再輸了。』游孫坤說,自己套現的470多萬幾乎全做了投資,水電站、游泳池、金礦,目前都還沒有可觀的收益。燒烤用具公司是他第一次做產品,他想借此找到一條真正的生財之道,給自己和孩 子一個安穩的生活。圖為投資燒烤架沒銷路,游孫坤上千件貨還囤在倉庫裡 。

賠掉300多萬元的游泰瓊一點也不甘心,他又開始尋找新的投資專案,『必須做點事。』他想趁著自己還有精力,再折騰折騰,如果不行,就去廈門廣州這些大城市看看,重新做自己擅長的建築工程。他看不慣村子裡那些遊手好閒的年輕人。股票套現後,村子裡三分之一的中青年開始瞎晃悠,也不工作。『小錢不想賺,大錢賺不了。』『這個村子搞不好會因福得禍。』圖為一夜暴富後,在家打撞球成了村民消遣的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