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鳳姐:成了「名人」 但還不如當個屌絲

成了「名人」 但還不如當個屌絲。

『天地悠悠過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頭幾人能看透?』這是很多年前流行的一首歌,說起來還真沒人能看透。沒出名的人想出名,出了名時落得個醜名。

根據鳳凰網報導,很多人給我私信說:『鳳姐,我也想出名。你能不能告訴我怎樣可以出名?讓我也好風光一把!』當初我發傳單是確有其事,我真的想找一個男朋友,而且因為自己學歷不高,確實存在學歷崇拜,但更多的是源於年少無知。

我去參加那個人間節目,原因很簡單:他們的編導承諾給我四百塊錢人民幣。人間節目之後發生的事情,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一個鄉下人的胡言亂語最後變成了大陸全國範圍的口誅筆伐。可以說,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不敢見人,不敢上街,不敢上網。

如果說我的錯誤不過是作為一個屌絲,卻抱著與自己身分毫不符合的幻想。那在我看來,出身於高富帥的王思聰,卻並沒有因為自己是高帥,而獲得更大的成就,人們對他毀譽參半,至少我就不喜歡他!!

世界上所有的人群,可以歸結為三類:底層屌絲,中產高帥,高等政要。底層屌絲以搬磚的、種地的、開藍翔挖掘機的為代表。中產高帥以馬雲、王健林等人為代表。高等政要以普亭、歐巴馬等人為代表。

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的歐巴馬總統,卻是生活在這世界上的中產階級。他們有自己的住房,有穩定的收入,定期出門旅遊,時不時的關心國家大事。所以說當你年薪20萬人民幣,有車有房的時候,你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為什麼我說歐巴馬會不幸福呢?因為我雖然做著掃大街的工作,可是卻操著做總統的心哪!你想想,我們的歐巴馬同志出門打個球,買個雞翅,都會有人議論,說他不操心國家大事,天天只管吃喝玩樂。當個總統,卻天天有人盯著,他能開心嗎?

英國王妃凱特,本一介平民出身,父親開雜貨店,母親當售票員,最後她卻嫁給高富帥,走上了人生巔峰!但我說,這並沒有卵用。我們的凱特同學出門洗個澡,居然被人拍了裸照。當個王妃,居然一日三餐都有人記掛,這有什麼意思?我還看到凱特的姐姐在紐約,被記者追得團團轉的照片呢。所以我覺得,還是做個屌絲比較好。

出個名是啥感覺呢?我每天發了微博,會每隔十分鐘就檢查一次。一旦有人開罵,立即刪除。人家在網上罵罵我沒事,可要是我走上街,街上的行人一看到我就罵,那可就糟糕了。就像邵小珊說的那樣,在大陸的名聲壞了,只好和老外處對象。

這東西心裡害怕,不如防患於未然。出了名的人所受到的輿論壓力,比普通人肯定要多得多。輿論不只是輿論,它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因為我們沒法移民去外星。

女強人普遍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周圍不缺男人追求,但是沒法結婚。之前看到網上有個耶魯博士,被讚人生贏家。我說:是不是贏家,得等她嫁出去才知道。

一般的人,馬馬虎虎找一個,一輩子就這樣過了。有的女人,心高氣傲,高不攀低不就,就這麼剩下去了。就像我說的,范冰冰林志玲為什麼沒有結婚呢?有男同志回答說:太強勢了。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德國總統梅克爾,南韓總統朴槿惠,她們的人生高度超過了無數的男人,但是他們沒有兒女,因為她們需要在結婚生子與事業之間進行抉擇。

輿論的力量是強大的,在輿論漩渦中的人會受到一定的傷害,這種傷害可能會很嚴重。比較著名的是陳冠希事件,豔照門之後,陳冠希的高富帥形象一蹶不振,女性對之避之不及。這種情況在外人看來是應該的,但是作為當事人想法就完全不一樣了。

事業這個東西,有就有,沒有就拉倒,不能拍戲我還可以賣衣服,但是人際關係就不是這麼輕鬆的問題了。芙蓉姐姐曾經交了一個男朋友。在《芙蓉姐夫》這首歌唱遍大江南北的時候,她男朋友跟她分手了。之後芙蓉姐姐多次徵婚,但是應征者渺渺。在好戲開演時,你是端個板凳在旁邊看戲,還是願意做那劇中的演員?

我在上海時,可以說打來電話想跟我交往的人不少,說到見面全都沒影了。誰願意成為:『天下第一無敵自信』醜女的男朋友呢?每天出門,我穿戴好後,問我朋友:『我好看嗎?』她說:『好看的呀。』可是網上的那些醜照是怎麼來的呢?我又怎麼在這個所有人都辱罵我,嘲笑我的地方生存下去呢?

要是一個無名人士,跌倒了是可以爬起來的。像我這樣的人,爬起來的希望渺茫,所以我說,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即使是在美國這個『外星』,因為語言、習俗、飲食習慣等原因,我依然需要在華人中混日子。輿論導向對我同樣重要。可以說我常常羨慕我的師範同學,我覺得他們比我過得好得多。

我在上海吃的那些苦,還有我在美國吃的苦,可以說是no zuo no die….至今我依然飽受頭痛失眠的困擾,經常吃藥,沒什麼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