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考試院與清華互不認可錄取線 致一狀元落榜

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高考狀元王希。

考入清華大學,是王希最大的夢想。2015年的高考,王希以裸分645分成為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高考理科狀元。由於通過了清華大學自主招生考試,王希還獲得了額外的40分加分,他的總成績達到685分。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685分,也恰好是清華大學公佈的在江西省理科錄取分數線。但王希卻面臨落榜的危險,因為江西省教育考試院(以下簡稱: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清華大學在江西理科錄取分數線是686分。

讓人瞠目的是,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錄取分數線,並未得到清華大學認可。清華大學黨委宣傳部宣傳科工作人員8月6日晚向記者發來的採訪回覆中稱,『清華大學是按685分的理科分數線向江西省考試院發出的調檔函。』清華大學在其官網上公佈的江西省理科錄取分數線同樣為685分。

於是,高考總分恰好為685分的王希成為江西省考試院和清華大學『分數線之爭』的最大受害者。江西省考試院和清華大學在錄取分數線問題上仍是各執一詞,相持不下,至今沒有結果。而王希只能是焦急地等待,等待2015年清華大學與江西省考試院之間的交鋒結果。

當地一名高中校長評價稱,『這在高招史上聞所未聞,非常荒謬。』江西省考試院副院長萬翼告訴記者:『從個人角度,恨不得去教育部告清華一狀。』

『詭異』的兩條錄取分數線

7月18日上午,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高考理科狀元王希在得知江西省考試院公佈出的清華大學理科錄取分數線的那一刻,『人都懵了』。

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分數線為686分。而王希高考裸分為645分,他通過了清華大學自主招生考試,獲得了額外的40分加分。他在自主招生的志願裡報考了清華大學,按照教育部的規定,只要他的總分達到投檔線(錄取分數線),即可被清華大學錄取。

因此,總分685分的王希僅僅差一分,才能達到與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清華大學在江西理科的錄取分數線。此前,清華大學江西招生組組長王貴錦曾與王希所在的廣豐一中的老師陳興(化名)溝通,保證其報考清華大學能被錄取。

陳興向記者出示的簡訊記錄顯示,陳興多次向王貴錦詢問王希的分數能否保證一定上清華,王貴錦也多次回覆『可以』。陳興稱,得到保證後,王希才填報清華大學。

江西省考試院分數線公佈之後,陳興迅速聯繫王貴錦,王貴錦卻稱,清華大學曾向江西省考試院發函,確定錄取分數線為685分。陳興說,他在江西省考試院曾看到過清華大學所發的函件,函件中明確表示,清華大學在江西省的理科錄取分數線為685分。清華大學、江西省考試院的工作人員均承認函件內容屬實。

清華大學並未認可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686分的錄取線,在清華大學官網上,其公佈的江西省理科錄取分數線為685分。『清華大學和省級教育考試院,在錄取分數線上竟然各執一詞,簡直難以想像。』江西上饒一位高中校長告訴記者,『此事在高招歷史中聞所未聞,非常荒謬。』

雖然兩方的分數線僅差一分,但記者瞭解到,江西多位總分為685分的理科考生都填報了清華大學,除王希外,江西省新餘四中的兩位考生,高考分數均為685分,只填報了清華大學一個志願。

清華大學與江西省考試院對各自公佈的分數有著異乎尋常的堅持。在雙方各自公佈分數線十多天後,8月6日晚,清華大學黨委宣傳部宣傳科工作人員向記者回覆稱:清華大學按685分的理科分數線向江西省考試院發出調檔函。8月10日,江西省考試院副院長萬翼則告訴記者,江西省清華大學理科錄取分數線就是686分,『不存在685分的錄取線。』

圍繞兩條分數線的交鋒

在陳興看來,之所以會詭異地出現兩條分數線,是江西省考試院與清華大學矛盾外化的表現。雙方都過於『任性』以至於『考生的權益無法保障』。

更令陳興與王希質疑的是,清華大學明明已經要求將江西理科錄取分數線定到685分,為何江西省考試院執意將分數線抬升至686分?

江西一位參與高招工作多年的高中老師告訴記者,高校分數線確實由省教育考試院公佈,但這個分數線的制定體現得更多的是高校的話語權。按以往經驗,高校確定在江西的招生名額,根據報志願情況,劃定錄取分數線。而省教育考試院往往只是作為這條錄取線的發布者與執行者。

萬翼承認收到了清華大學所發的將江西理科錄取分數線定為685分的函件,但他解釋為『發函的時間已經太晚了』。萬翼向記者出示的一份《關於『考生王希未錄取清華大學』的情況說明》中稱:『7月17日,一本正式投檔前,清華大學未提交調閱考生檔案的要求,也沒有申請計劃調整。清華大學在我省理科計劃仍為原定計劃17名,根據測算生成確定,清華大學理科模擬投檔線為686分,並於7月18日對外發布。』

陳興告訴記者,7月18日上午9點,江西省考試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佈分數線,但據他所看到函件顯示,當天上午8點38分,清華大學即發來函件要求錄取分數線確定為685分。陳興感到不解:『清華大學在發布會前夕發函,時間上確實晚了,但如果及時糾正,並不能說完全沒有時間。』

江西省考試院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錄取線最終確定的時間是7月17日下午15點。18日,清華大學發來的函件已經無用。記者多次致電清華大學黨委宣傳部門,詢問是否存在發函時間較晚一事,並未得到回應。

『恨不得去教育部告清華一狀』

事實上,清華大學與江西省考試院關於這條分數線的糾葛還沒有定論。萬翼對清華大學招生組招攬高分考生,並向其保證能被錄取一事頗為憤慨,他介紹,新餘四中的兩個考生考分均為685分,卻只填報了清華大學一個志願,『不敢說是否因為清華大學招生組和他們有過溝通,但這種志願填報方式確實風險很大』。

記者多方瞭解到,新餘四中兩位高考分數為685分的考生在此後均被清華大學錄取——這在某種程度上使清華大學所堅持的685分的分數線占據了上風。

江西省考試院則有另外的說法。萬翼向記者解釋,按照政策來說,高校在一省內追加錄取計劃,需要在分數線公佈之前。省教育考試院公佈分數線之後,一般不會再變動錄取計劃與分數線。而上述兩名考生被清華大學錄取是因為,『只填報了清華大學的志願,清華大學向省教育考試院發函稱,願意追加名額錄取這兩人。』萬翼承認,『這是為了照顧落榜高分考生,實際上沒有這樣的政策』。他強調,分數線仍是686分。

這兩名學生被錄取後,清華大學認為『清華大學在江西省的理科錄取線最終也是685分』。據陳興介紹,王希的檔案在落選清華之後,被投放至另一所北京的高校。這成為他無法像上述兩名考生一樣被清華補錄的關鍵原因。

陳興更憤怒的事情在於,數次錄取中所持的分數線並不同。他說,如果都按照686分的錄取線,685分的考生本不應獲得錄取資格,但如果按照685分的錄取線,王希也應當在錄取之列。

萬翼堅稱,根據考試院劃定的分數線,王希沒有被錄取到清華大學的資格。但江西省考試院的說法並未得到清華大學的認可。在清華大學向記者的回覆中稱,『有關王希同學的情況……清華大學在向江西省考試院發出調檔函後,還多次向江西省考試院致電和發函,就王希同學的檔案投放溝通協商。』

清華大學這些觀點在某種程度上刺痛了江西省考試院。8月9日,萬翼向記者表示,從個人角度來說,『恨不得去教育部告清華一狀。』

人生幾度逆轉的狀元

王希告訴記者,他經歷了一個『雲霄飛車』般的夏天。父親40多歲時,才有了王希。由於老家地處上饒市廣豐縣泉波鎮王家塢村的農村,王希家境貧寒。廣豐一中為了讓王希安心學習,專門將他69歲高齡的的父親安排在學校擔任宿舍管理員。

王希考中區狀元後,榮譽接踵而至,當地媒體也相繼對他進行報導。更令他感到快樂的是,『因為考中區狀元,來找我做家教的人越來越多,能多掙點錢。』

彼時,在和清華大學招生組溝通後,王希已經開始為即將到來的大學生活做準備。但命運隨後急轉直下,江西省考試院公佈的錄取分數線讓他感到心灰意冷。

8月8日,王希的父親從廣豐區回到老家。『這樣的打擊讓父親一直悶悶不樂』。王希說,『父親其實並不知道清華意味著什麼,但他知道清華對我很重要。』

現在,幾經波折的王希還在等待著最後一絲希望,他希望有教育主管部門認定清華大學在江西的錄取分數線為685,他入學清華大學的機會即可失而復得。

清華大學在向記者的回覆中稱,『只要達到清華錄取分數線要求,並且招生考試院將考生檔案投放給清華大學且考生檔案符合清華大學的錄取要求,清華大學可以隨時按照規定完成考生的錄取工作。』清華大學並未就此做出更多解釋。

在陳興看來,『(清華大學的回覆)其實是說,王希進入清華最大的障礙是江西省考試院未將檔案投給清華。』萬翼則拒絕對王希是否還有機會被清華大學錄取作出回答。

夾在兩個『巨頭』之間的王希,還在等待著一個這條分數線的最終結果。王希的老師陳興告訴記者,作為本應被清華錄取的考生,王希對清華來說只是三千分之一,對江西來說是幾十分之一,但對於王希與學校來說,『就是百分之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