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網路外賣「百團大戰」 送餐騎士月薪堪比白領

網路外賣「百團大戰」。

今(2015)年夏天,廣州大街小巷多了不少騎著帶有各色箱子自行車的年輕人,他們有一個威風的名字,叫做『騎士』。事實上,他們都是網路公司外賣的送餐員,每日的工作就是穿行在城市中為網上訂餐的客戶們送餐。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如同曾經的滴滴與uber價格戰一樣,各大網路公司外賣手機app競爭正在掀起『百團大戰』,也由『燒錢』補貼開始,客戶人群從學生逐漸發展到都市白領一族。為何網路外賣業值得網路公司『砸金』?網路外賣火爆背後又存在怎樣的問題?本報記者進行了初步調查。

中午時分,汕頭人李強(化名)正在忙著分配接單任務。他是某網路外賣公司在廣州北京路片區的站長,主要負責安排和管理的工作。

日送50單月薪堪比普通白領

這份工作是這個年輕人從上海打工回廣東以後的第一份工作,已經幹了一個半月。在李強負責的片區,共有16名送餐員,包括他自己。『做騎士是特別累的一個活兒,有時候他們忙不過來我也會幫忙送外賣。』由於北京路附近的餐飲需求量較多,忙碌時送餐員們一天要接四五十單。送餐外賣的『騎士』們一般是在劃分好的片區內,一天上班9個小時,除去送餐的時間餘下的就可以自由分配。

在廣州,像李強一樣的送餐員數不勝數,但大多數都是兼職工作。在廣州市區較大的連鎖速食廳做兼職送餐員,工資是17.5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每小時再加上送餐的提成。而像李強一樣被外賣公司正式聘請的送餐員,工資是每月保底工資再加上送外賣的提成,同時公司提供包吃包住,甚至還有基本的保險,以防在高溫下中暑和送餐中的交通小磕碰。

小餐館因網路生意火爆

在網路上,本報記者搜索同一路段的外賣app發現,每個月像麥當勞、必勝客等有名氣餐廳的網路訂單只有二三十筆,而有些店面偏僻或不起眼的餐館,則每月多達200~600單,甚至過千,格外火爆。

在老城區人民中路附近的幾家小餐廳,餐廳的負責人均表示在與網路外賣網站合作以後生意更好。例如,在人民中路一家並不起眼的黃燜雞餐廳,雖然中午在店內吃飯的只有兩個人,但老闆卻忙著將大批的外賣從廚房裝盒放到自行車上。老闆娘稱,餐廳與外賣網站合作大概半年,現在每天接到外賣網站的訂單大約是二三十單,生意還算不錯。

據瞭解, 網路外賣公司為了吸引消費者網路下單,推出了不少面向消費者的『1分錢』、『優惠吃』、『免費送飲料』等活動,這種燒錢補貼模式與網路公司在打車、購物等領域的方式,如出一轍。

食品衛生安全少監督

但對於網路送餐app,並不是每個廣州市民都買賬。在天河區,廣州市民薛先生報料,每天早上8點前,在體育東路平安大廈一樓北裙樓的某速食門口,以及平安大廈與南方證券大廈中間夾巷裡的喜市多超市斜對面,一家身著藍色服裝的網路外賣公司快遞員工,經常在配送早餐前,把早餐食物直接成堆地放在這些小巷地上。

在廣州市中心某公司擔任主管的黎先生,因工作繁忙,經常需要叫外賣,他表示自己對外賣的要求就是衛生。『太便宜的不會點,因為不衛生。』黎先生說。

在廣州大學城,記者探訪發現不少在網路公司app上火爆的小吃檔,現實中遠沒有網上描述得那麼『高大上』。例如,一家網路口碑不錯的烤魷魚店,實際上只是路邊沒有衛生許可証的臨時攤位。整個攤位就是一個人和一輛可移動的燒烤爐。

欲做社區物流能送藥送花

為何網路巨頭青睞傳統的『外賣』行業?願意花重金幫普通小餐館打廣告?請普通人吃『優惠餐』?有業內人士分析,除了像滴滴和uber打車一樣,餐飲外賣不僅可以收集用戶的通訊資訊和消費習慣等大數據,還可以和各家網路巨頭的手機地圖、微信、大眾點評等線上埠相結合,提供服務。

更重要的是,餐飲外賣還是同城物流配送的一個新契機。以廣州市天河、珠江新城等中心商務區為例,附近一到午餐晚餐等高峰時段都會出現塞車,再加上外賣屬於即點即做,平均送餐時間幾乎超過四十分鐘。

而在廣州的老城區,網路外賣還可以吸收兼職的餐館送配員,未來,除了在用餐時間送餐,這些熟悉附近地形的『外賣員』們還可以就近包攬更多業務:包括就近超市送貨、藥店送藥、花店送花、超市送水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