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國家核生化應急救援隊員 口述艱辛徒步大搜救

8月16日,在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核心區附近的萬科金域藍灣小區前,救援人員集結出發。

在距天津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核心區約1公里的野戰洗消點,一隊滿身大汗的士兵正在解除裝具。『迅速吃飯,準備開展下一階段搜救!』救援隊政委杜江聲音有些嘶啞,『越往後,時間越緊急!』

根據新華網報導,從15日上午起,在對爆炸核心區空氣和土壤進行周密監測之後,在北京衛戍區某防化團官兵組成的國家核生化救援隊對爆炸核心區展開了全面的生命搜救。

仍在起火和冒煙的集裝箱和汽車,偶爾響起的爆炸聲,散落的各種化學物質,扭曲傾倒的建築物和堆積如山的集裝箱……,國家核生化救援隊的隊員們艱難地進行生命搜救。短暫的休息間隙,記者找到幾名隊員,為我們講述這場特殊的搜救歷程。

士兵朱伊平:在『集裝箱迷宮』裡搜救,出來後幾盡脫水

不滿24歲的朱伊平,是15日下午救出倖存者韓鳳群的士兵之一。『我們在集裝箱的縫隙裡轉了大概有40分鐘。』朱伊平說,大爆炸使得巨量的集裝箱橫七豎八地堆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毫無規律的迷宮。『裡面黑得幾乎看不見路,在前面率領我們的衛戍區副司令員吳愛民不斷地大聲提醒我們「看著天走」!』

對於這些身著厚重生化防護服,戴著防毒面罩的救援隊員們來說,黑暗狹窄的集裝箱迷宮異常危險。他們一會兒要側身擠過狹窄的縫隙,一會兒要爬過低矮的通道,更要不斷地避開尖銳的凸出物。『走了好幾次回頭路,不知道轉了多少圈。』

行進在堆了有七八層樓高的集裝箱縫隙中,朱伊平和戰友們小心地避免接觸身邊的集裝箱箱體——就在他們身邊,仍有集裝箱在燃燒冒煙,誰也不知道,身邊的集裝箱裡裝著什麼危險化學品。更危險的是,這些集裝箱如同不規則堆積的積木,任何觸碰都可能破壞其脆弱的平衡,引發崩塌。

『有人說這裡有倖存者,所以再危險我們也得上!』朱伊平和戰友們一次次地在迷宮中迷路,一個一個通道地搜索。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備用的濾毒罐所剩的可用時間也不多了。

最終,他們找到了倖存的韓鳳群。『我們都把他抬上擔架了,他還抓著集裝箱上的一根桿不鬆手,吳愛民副司令員一邊大聲告訴他獲救了,一邊掰開他的手。』

倖存者被成功救出,朱伊平和戰友們才發現,防毒面罩的濾毒罐已然超時使用。返程的車上,朱伊平感到困乏異常,『低頭就能睡著。』他不斷喝水,用涼水澆頭,堅持到了洗消完畢。『有點脫水,不過休息了一會兒就好了。』朱伊平,國家核生化應急救援隊八連一班士兵,指揮中繼車駕駛員,訓練尖子。

士兵于慶彬:在四處灑落的化學物質中搜尋救出一隻小狗

對于慶彬和戰友們來說,在集裝箱的叢林和迷宮中搜救,危險尚在其次,關鍵是在許多地方,他們都無法進入。16日上午,130名救援隊官兵再次進入爆炸核心區,開展第三次全面搜救。『我們不斷地喊:「有人嗎?有就敲一下!」』

『遇上走不通的通道,我們都盡量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敲一敲集裝箱,聽聽裡面有沒有反應。』于慶彬說,搜救的危險不僅來自集裝箱。『通道裡散落著各種物質,有藍的,有綠的,還有電石,腳一踢,在水泥地上一擦就冒火花。』

130名隊員對核心區再次進行了全面搜索,沒有發現倖存者的跡象。唯一找到的生命,是于慶彬和戰友們發現的一隻黑色的小狗。『那是一個住人的集裝箱跟前。』于慶彬說,他們聽到了動靜,對這個有床有廚房的集裝箱進行了仔細的搜尋,最終沒有找到倖存者,卻發現了這隻倖存的小狗。『大狗死了,小狗還能動,我一叫它,他就從縫裡爬過來。』

『渴壞了,我用礦泉水給他餵了餵,然後把它抱了出來。』于慶彬說,在路上,他把這隻幸運的小狗交給了一位志工。『她說會把它送到動物保護組織。』于慶彬,國家核生化應急救援隊八連二班班長,偵察員。

士兵李超存:進入所有能夠進入的地方搜救

在爆炸核心區,進入殘存的建築物是危險的。從15日到16日中午,國家核生化救援隊已經對爆炸核心區進行了三次全面搜索。這些清一色由軍人組成的救援隊員們,一次次進入那些殘破的建築,一次又一次地試圖從中尋找到生命跡象。

『對我們的衝擊很大。』這名有4年兵齡的士兵說:『我們的心情都非常難過。』『我們一間房一間房地搜,連廁所都要搜。』有的樓梯毀損嚴重,無法攀登上去,李超存和戰友們就大聲喊。

『最難搜的是那些板房。』李超存說,位於核心區的板房普遍面目全非,扭曲變形,金屬板被撕裂得如同碎布條一樣片片垂下,人幾乎完全無法進去。

從昨天到今天,陸續有遇難者遺體被救援隊員們發現。16日上午,救援隊員又發現2具遇難者遺體。『我在一輛集裝箱運輸車下發現了一具。』李超存說,他們迅速報告了相關部門,並且留下一名戰友留守,以確保遇難者遺體能被有關機構迅速運送出去。李超存,國家核生化應急救援隊七連三班,戰士。

少校王可:我們還將繼續搜索生命

從昨天到今天,經過3次全面搜索後,接下來怎麼辦?『只要指揮部命令不變,我們就會一直搜救下去!』救援隊作訓股長王可說,『從前幾年的災難救援來看,100多個小時後還會有人倖存呢。』這位體格壯實的少校,幾天來一直堅守在搜救第一線。

15日下午搜救出倖存者韓鳳群後,救援隊來不及休息,再次深入那個集裝箱迷宮,希望能找到別的倖存者。『我們知道這很危險,但我們必須去努力嘗試。』王可說,為了防止被困在集裝箱迷宮裡,他們一邊搜救,一邊要在每個路口做好標記。

在一次曲折的搜尋後,王可和戰友們鑽出一個缺口,驚訝地發現,他們已經站在爆炸中心處的那個大水坑邊緣,附近仍然有火點在燃燒。『只要有一點希望,我們就不會放棄!』王可說。

下午,第四次搜救行動又開始了,王可和戰友們再一次戴上防毒面罩,懷著希望邁向爆炸核心區。王可,國家核生化應急救援隊作訓股長。

#(天津港『8·12』事故)(2)天津警備區某舟橋部隊進入爆炸核心區附近居民區

#(天津港『8·12』事故)(3)天津警備區某舟橋部隊進入爆炸核心區附近居民區

#(天津港『8·12』事故)(4)天津警備區某舟橋部隊進入爆炸核心區附近居民區
8月16日,在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核心區附近的萬科金域藍灣小區,救援人員在房屋內搜索生命跡象、清理危險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