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央行亮出「底牌」 人民幣累積貶值3%左右

圖為中國人民銀行總部大樓外景。

在出其不意地實施人民幣中間價改革兩天後,大陸央行明確亮出此次匯率主動調整的『底牌』:中間價和市場匯率積累的3%左右的貶值壓力已釋放,匯率偏差校正基本完成。而此次匯改旨在建立市場化機制,並非以促進出口為初衷。

鳳凰網據路透社報導,分析人士認為,此次中間價『快速』調整增加了中間價的市場基準地位和權威性,人民幣匯率市場化也進入新階段。央行短時間一次性將匯率調整到位的策略意圖,亦包括減少資本外逃壓力,也為後期境外資本再次選擇人民幣資產提供『後勁』。

大陸央行行長助理張曉慧在13日表示,一段時間以來,中間價與市場匯率偏離的幅度比較大,影響了中間價的權威性;這種偏差大約累積了3%左右,其不可能長期持續,要透過增強中間價的市場化程度和基準性加以調整,以免失衡過度累積。

『人民幣經過兩天的調整,逐漸向市場化水準回歸,前面所提的3%左右的累積貶值壓力得到一次性釋放,此前偏差校正應該說已經基本完成。』張曉慧在央行召開的吹風會上稱。

大陸央行11日宣布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參考上日銀行間外匯市場收盤匯率,綜合考慮外匯供求情況以及國際主要貨幣匯率變化向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提供中間價報價,並一次性貶值近2%。央行12日再次將中間價貶值1.5%左右。

在央行看來,中間價調整帶來的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的波動終點或已顯現。大陸央行副行長易綱指出,這次機制變化後,經過一個短暫的磨合期,匯率水準和基本面比較相符;這次調整引起一些波動,但是這些波動都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內,經過一個短暫磨合期,就會恢復到一個正常的狀態。

張曉慧稱,多項基本面因素決定了從長期看,人民幣仍然是強勢貨幣,當偏差得到校正後,從大陸的經常專案狀況和堅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這一現實出發,未來人民幣還會進入升值通道。

大陸央行12日發布聲明稱列舉人民幣不會持續貶值五大原因:一是大陸經濟增速相對較高;二是大陸經常專案長期保持順差;三是人民幣國際化和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進程加快,境外主體對人民幣需求逐漸增加;四是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導致美元在較長一段時間走強,已在消化之中;五是大陸外匯儲備充裕,財政狀況良好,金融體系穩健。

中信建投宏觀團隊分析認為,『出其不意的快貶是央行下的一手好棋,減少外逃資金的反應時間、加大外逃的成本;如果一次性貶值到位,下半年市場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將大為降低,利於下半年人民幣幣值穩定的預期。』

中金固收報告分析,市場的貶值預期一直無法消除,這種憂慮實際上導致境外機構一直不太願意持有人民幣資產,害怕持有後未來的貶值導致損失。央行的主動性貶值其實有利於消除相當一部分貶值預期,降低了市場對未來進一步貶值的預期。這樣可能使得境外機構對人民幣資產的信心可能會在未來一段時間逐步增強。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13日早盤跟隨中間價第三日大幅貶值而走低,早盤低點6.5100,然在大陸央行吹風會結束後,市場情緒有所舒緩,離岸即期較早盤低點反彈逾1%。

市場將漸趨平靜

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13日亦自盤中低點6.447反彈,最新報6.3990,較匯改前貶值幅度由3.7%縮減至3%左右。而上日在岸即期市場亦走出觸底反彈走勢,交易員反映央行自6.43價位起持續入市干預。

這表明央行有關一次性貶值到位的說法已為市場接受。作為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必要代價,人民幣此次急跌可能已結束,未來人民幣按照更加市場化的規律運行。

『我認為短期即期人民幣可能會在6.4附近上下振幅500點左右,如果央行真的採取中間價新辦法的話,中間價會落在這個範圍內波動吧。』廣發銀行外匯交易主管黃毅指出。

而對於中期走勢,黃毅認為,人民幣將會更多參考美元兌其他貨幣的走勢,央行在當中只會起到一定的調控角色,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樣幫市場做決定,而是讓市場自己做決定。

『要相信市場、尊重市場、敬畏市場、順應市場,這樣才能夠使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同時我們也不要忘了,要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易綱在吹風會上如是說。

招商銀行同業金融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亦認為,短期人民幣上千點子的暴跌走勢可能已經結束,後面可能會是0.5%(300點子)的波動水準。

但他也指出,從市場反應看,央行還是有入市干預,防止市場扭曲。『如果央行真的決定執行新的中間價辦法,就要做好人民幣繼續下跌的準備,甚至短期超出3%貶值空間是大概率的,現在整個市場都被調動起來了。』

三位消息人士13日透露,針對短期匯率市場可能存在的情緒性波動,大陸央行已窗口指導大陸國內大型銀行,明確要求大行以外匯代持方式在固定點位元入場接盤,以避免市場出現連續性大幅波動。

各方也都將繼續緊盯大陸央行14日會將中間價定在何種位置,若市場14日的中間價是和13日的收盤價比較接近,市場反應會逐漸平靜。對於年內匯價目標,黃毅認為,央行定的3%貶值空間大概也是在6.4附近,但6.4只是臨時性的位置,央行不會刻意去扞衛某個位置,估計年內將在6.35-6.55區間做寬幅震蕩。

匯改非促出口工具

大陸外貿下行壓力持續加大,8日出爐的資料顯示7月進出口雙雙下降逾8%。商務部官員12日表示人民幣貶值將對出口產生刺激效果,然而央行強調匯改並非為促進出口,否認人民幣貶值幅度還將加大。

『我們不需要調整匯率來促進出口,大陸的出口不錯,大陸的出口有這麼大的順差,所以我們這次完善匯率的機制基本上是從建立一個更加有效的市場化機制。』易綱強調,這樣使大陸的經濟更加具有抗風險的能力,一個有彈性的匯率增強了大陸抗風險的能力,它是一個自動的調節器和穩定器,這是機制建設。

對央行引導匯率調整的初衷,三菱東京日聯銀行首席金融市場分析師李劉陽亦分析指出,貶值對出口肯定有正面的作用,對穩定經濟又正面的作用,但如果穩定出口是唯一的目標的話,貶到這個水準是肯定是不夠的,今天基本上排除了為了穩定出口去大幅貶值的可能性。

大陸央行強調,未來將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維護匯率的正常浮動,加快外匯市場對外開放,延長外匯交易時間,考慮在倫敦甚至在紐約開市, 引入合格境外主體,促進形成境內外一致的人民幣匯率。

有市場人士在梳理過去十年匯率改革的路徑後表示,過去十年外匯中間價改革都是圍繞浮動區間、銀行對客戶牌價等『細節』在進行修改,而這次的中間價形成機制改革是匯率市場化的核心。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學術委員、對外經貿大學校長助理丁志傑認為,中間價報價改革提高了中間價的透明度和市場化,加上已經足夠大的上下2%的日波幅,真正有管理浮動匯率制度框架已經建立,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的重要一步。

匯率更加市場化也有利於經濟穩定和貨幣政策調控的靈活性。易綱稱,一個有彈性的匯率是經濟發展的穩定器,也是國際收支的穩定器;在貨幣政策方面,這種有彈性的、市場化的匯率制度會增加央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自主性和調控的空間,這就更有利於央行在利率,流動性,貨幣供應量等方面的調控空間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