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宋朝七夕之夜 姑娘間流行這樣過

宋朝七夕之夜。

每一年的七夕,不知塵世中有多少紅男綠女像牛郎織女一樣約會。反正現在許多人都將七夕理解成了情人節,大概是因為看到七夕與牛郎織女的傳說有關吧。但實際上,七夕跟情人節毫無關係(傳統社會倒有一個情人節,那就是元宵節),恰恰相反,過去民間談婚論嫁,還要有意避開七夕:『七月七日,迎親嫁女避節。』

根據頭條網報導,為什麼?你想啊,牛郎與織女有情人終成眷屬,卻兩地分居,天各一方,一年才能見面一次。儘管宋朝詩人秦觀寫了一首《鵲橋仙》,歌頌七夕的浪漫:『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然而,這樣的浪漫只合存在於詩歌,人世間又有哪對情人願意相愛的人分隔兩地,『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七夕其實是女兒節,或者說是乞巧節。過去的女兒家,都希望自己心靈手巧,日後能相夫教子、男耕女織。現在女孩子的理想是『求包養』。品味是不一樣的。而織女是巧星,傳統女性的偶像。所以每到七夕,姑娘們都要做各種奇巧小玩藝,向織女星乞求智巧,『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萬條』。祈禱之後,姑娘們還會互相贈送小工藝品,送上美好祝福。

宋代的七夕,是一個非常盛大、隆重的節日。節日的熱鬧氣氛,從農曆七月初一就開始了,據《醉翁談錄》的記錄:『七夕,(汴京)潘樓前買賣乞巧物。自七月一日,車馬嗔咽,至七夕前三日,車馬不通行,相次壅遏,不復得出,至夜方散。』南宋人在七夕『數日前,以紅雞、果食、時新果品互相饋送』,到七夕夜華燈初上時分,『傾城兒童女子,不論貧富,皆著新衣』。

《東京夢華錄》與《夢粱錄》均記錄了宋人在七夕夜乞巧的情景:北宋人『至初六日、七日晚,貴家多結彩樓於庭,謂之「乞巧樓」。鋪陳「磨喝樂」、花瓜、酒炙、筆硯、針線,或兒童裁詩,女郎呈巧,焚香列拜,謂之「乞巧」。婦女望月穿針,或以小蜘蛛安盒子內,次日看之,若網圓正,謂之「得巧」。』南宋的『富貴之家,於高樓危榭安排筵會,以賞節序;又於廣庭中設香案及酒果,遂令女郎望月,瞻斗列拜,次乞巧於女、牛。或取小蜘蛛,以金銀小盒兒盛之,次早觀其網絲圓正,名曰「得巧」。』

根據這些記錄,我們可以想象出宋人是如何度過七夕之夜的:尋常人家在這一天都要灑掃庭院,迎接節日。富貴人家則會大擺宴席,在庭院中搭起彩樓,叫做『乞巧樓』;樓閣上擺滿各種精巧小玩意、精美食品,女孩們望月穿針,焚香列拜,這叫做『乞巧』;宋朝姑娘間流行一種很有意思的乞巧方式:捉一隻小蜘蛛,關在小盒子裡,七夕次日再打開盒子,看蜘蛛結出的網,如果蛛網圓正,則表示『得巧』,意味著姑娘們獲得了紡織的巧智。

宋朝七夕之夜,姑娘間流行這樣過

宋代的七夕還是一個購物狂歡節。北宋汴京,『七夕前三五日,車馬盈市,羅綺滿街』,街市上非常之熱鬧,大街小巷『皆賣「磨喝樂」,乃小塑土偶耳。悉以雕木彩裝欄座,或用紅紗碧籠,或飾以金珠牙翠』。南宋也一樣,『七月七日謂之七夕節,……內庭與貴宅皆塑賣「磨喝樂」,又名「摩睺羅孩兒」,悉以土木雕塑,更以造彩裝襴座,用碧紗罩籠之,下以桌兒架之,用青綠銷金桌衣圍護,或以金玉珠翠裝飾尤佳。』

這裡的『磨喝樂』,乃是宋代最流行的泥娃娃(『磨喝樂』原為梵文『摩喉羅』的訛音,不知何故被宋人借用來命名泥娃娃),其地位相當於今日的芭比娃娃。

同芭比娃娃一樣,『磨喝樂』製作精良,身材、手足、面目、毛髮栩栩如生,而且也配有漂亮的迷你服裝。《醉翁談錄》說:『京師是日(即乞巧節)多博泥孩兒,端正細膩,京語謂之摩喉羅。小大不一,價亦不廉。或加飾以男女衣服,有及於華奢者,南人目為巧兒。』《西湖老人繁勝錄》也說,『御街撲賣摩侯羅,多著乾紅背心,系青紗裙兒;亦有著背兒戴帽兒者。』尤以吳中名匠袁遇昌製造的『磨喝樂』最為神奇,『其衣襞腦囟,按之蠕動』必泥人內部配有機械裝置。

宋朝七夕之夜,姑娘間流行這樣過

宋朝的尋常市民家、富室乃至皇家之中,都有『磨喝樂』的忠實粉絲,『禁中及貴家與士庶為時物追陪』。流風所至,宋朝孩子很喜歡模仿『磨喝樂』的造型:『市井兒童,手執新荷葉,效摩喉羅之狀。此東都(汴梁)流傳,至今不改,不知出何文記也』。大人們誇一個孩子可愛迷人,也會說『生得磨喝樂模樣』。『磨喝樂』既然風靡天下,價錢也就不可能太便宜,『價亦不廉』;貴者,『一對直數千(文)』。名匠袁遇昌製作的『磨喝樂』更是昂貴,每對叫價『三數十緡』。

宋朝七夕之夜,姑娘間流行這樣過

除了『磨喝樂』這種宋朝人的『芭比娃娃』,商家在乞巧節前面,還會隆重推出其他玩具,如以黃蠟鑄成的『鳧雁、鴛鴦、鸂鶒、龜魚之類,彩畫金縷』,叫做『水上浮』;又有『以小板上傅土,旋種粟令生苗,置小茅屋花木,作田舍家小人物,皆村落之態』,叫做『谷板』;有『以瓜雕刻成花樣』,叫做『花瓜』;又有『以綠豆、小豆、小麥,於磁器內,以水浸之,生芽數寸,以紅籃彩縷束之』,叫做『種生』。這些新奇玩意兒,『皆於街心彩幕帳設出絡貨賣』。

許多宋朝詩人都寫過七夕詩,除了前面我們引用的秦觀《鵲橋仙》,南宋人趙師俠也作過《鵲橋仙》一闋,細撰宋朝七夕佳節之風情民俗:『明河風細,鵲橋雲淡,秋入庭梧先墜。摩羅荷葉傘兒輕,總排列、雙雙對對。花瓜應節,蛛絲卜巧,望月穿針樓外。不知誰見女牛忙,謾多少、人間歡會。』宋人的七夕,肯定過得比今天的人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