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中山大學博士後整容:顏值是我唯一的短板

整容前的文博。

『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非要去拼才華』可能是網路上對人最佳的評價之一,但是如果把語境調換一下,『明明可以拼才華,卻非要去追求顏值』,估計很多人並不會將之視為讚美。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28歲的中山大學博士後文博(化名)則因為這個追求將自己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今(2015)年初,在一場由整容機構舉辦的真人秀活動中,文博獲得了一次免費整容的機會,他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加入這次活動,並稱這次整容完成了他多年的夙願。

男性、高知,連專業整容機構都不得不承認,像文博這種身分選擇整容的少之又少,明明已經才華滿腹,為何還要拼盡顏值,男博士後整容之旅走過怎樣的心路歷程?

文博8月19日上午再次來到這家整容機構,他已經不記得今年一共到這裡來了多少次,在機構裡來來往往的女顧客中,他是除醫生之外唯一的男性,1.83公分的身高也讓他有些扎眼。

初中就已經想要整容

28歲的文博來自山東,曾經是一名醫學院的高材生,本科畢業後轉向生命科學,目前是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博士後,在一次整容機構的真人秀活動中,他被稱為大陸學歷最高的公開整容者。

站在記者對面的文博顯得有些羞澀,說話也是輕聲細語,身材修長,高額頭,內雙細眼,鼻樑挺直。文博的皮膚依稀可見痤瘡留下的痕跡,還有下顎處的幾塊疤痕,這些都是他今天來整容機構需要處理的部分。

去(2014)年12月,文博從朋友那裡聽說了這個真人秀活動,當時就非常心動,『那個朋友也割過雙眼皮,本來是推薦她男朋友來參加這個活動的,但是她男朋友不符合條件,所以就讓我來試試。』文博隨後就填寫了報名表。

這家整容機構的負責人之一杜小姐告訴記者,在篩選簡歷的過程中,這個中大博士後的銜頭確實讓他們有些吃驚。『我們機構運營了這麼長時間,男性博士後整容確實是第一個,我們其實也很好奇,高知人群,尤其是男士,為什麼會想要整容?』

負責為他進行整容工作的醫生坦言,這是一個相當有主見的整容者,而他來了之後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隆鼻』。『我從初中開始就已經想要隆鼻了,即便沒有這次免費整容的機會,等我工作賺了錢也肯定要去做手術的。』對於要不要整容這個問題,文博顯得毫不猶豫,實際上, 從外人的角度來看,整容前的文博,1.83公分的個頭,雖然不能說帥,但也說不上難看,儘管頂著博士後的光環,整容的念頭卻一直伴隨著他,面對記者質疑整容必要性的問題時,文博狠狠地咬著下嘴唇說:『對於我來說,很重要!』

學霸光環不能掩蓋顏值短板

說文博是學霸一點都不誇張,『我從小學開始就特別好強,不能允許自己是第二名,考試要第一、做作業要第一,反正什麼都要求自己是最好的。』從小學到高中,文博始終保持在班裡的前三名,並順利考上了山東的一所醫學院,隨後依然按照學霸的軌跡進入中科院完成碩士、博士學業,然後進駐中大的博士後流動站。對於才華和技術,文博相當自負,『讀書對於我而言根本沒有難度,科研技術我也非常有自信,顏值是我唯一的短板。』關於自己相貌的糾結伴隨了文博20多年,從初中開始就成為了他的心結。

文博來自一個三個孩子的家庭,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和姐姐,『山東人大多數濃眉大眼高鼻樑,家裡三個孩子,唯獨我是塌鼻樑,哥姐都鼻樑高高的,都說我像個南方人。』文博說起這段回憶有些猶豫,『我現在都記得家裡的鄰居當著我的面說,哎呀這孩子怎麼是個塌鼻樑,都不像他哥哥姐姐那麼俊。』上初中後,他經常在家照鏡子,每次看到自己的塌鼻樑心裡就不舒服,『我媽也發現我老是對著鏡子捏高鼻子,她也會說,你以前其實鼻子挺高的,應該是戴眼鏡壓扁了。』然而母親原本意在安慰的話反而加重了文博對自己鼻樑的不滿。

初中的時候,文博曾經想過成為學霸或是考上重點大學會緩解自己的焦慮,但是上了大學之後,才發現自己對外貌的焦慮反而更加嚴重。『我們宿舍有4個人,我自己心裡是有打過分的,感覺自己在這四個人裡算是顏值最低的,雖然我成績比他們都好,但是大學其實也是個拼臉的地方。』

『我們宿舍有個挺帥的小夥子,其實也不怎麼收拾,但是女同學們都會公開說他很帥,我聽了心裡還是挺羨慕的。』文博常常打量身邊的人,他覺得長得好看其實還挺重要的,『尤其是女同學,班上那幾個好看的都有人追,但是長得不好的基本上找不到男朋友。』在大學曾經有過一段短暫戀情的文博說起對方來,也形容就是那種長得很普通的女孩,畢業、分手,也沒有特別留戀的地方。

直到文博成為博士後,關於顏值的困擾仍然揮之不去,『越是沒有的東西越想要,就會覺得如果能夠改變樣子就能夠改變性格、改變命運。』

女友是人造美女我也能接受

今年5月底,文博躺上了手術台,經過1個小時的隆鼻手術之後,他為自己的肉體安裝了人生的第一個假體。手術後不久,即便還有些紅腫和淤青,對著鏡子,文博撫摸著自己鼻樑的高度,『那一刻,我內心是很快樂的!這是多年的願望。』文博的導師並不知道文博去整容,還是在報紙上看到的消息,有一天在實驗室,文博戴著口罩,導師看了他問:『聽說你整容啦!』文博挺不好意思,導師趕緊補了一句:『挺好,變好看了!』文博覺得那一刻還是挺如釋重負的。

在接受整容手術之前,文博迎來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段戀情,現在的女友其實並不太在乎他的顏值,但是他做出整容的決定時,女友也表示贊同。『雖然她不說,但是我感覺自己整容以後她還是挺高興的,覺得自己的男朋友有才華還有顏值,比僅僅有才華要更好些。』

對於整容所帶來的壓力,文博想了想:『只要不是一大群人指著宣傳畫上的人問我,這是你嗎?我就應該還好,如果陌生人這樣問我,我可能還是會有些緊張。』而關於『真假』的糾結,文博倒是很釋然,『什麼叫真什麼叫假呢?我整出來以後還是我呀,確實看上去好看了,為什麼要糾結真假?』如果讓文博自己將樣貌、才華和金錢排排隊,『可能還是樣貌吧,畢竟你最缺什麼你就最想要什麼,我自己過去20多年,最缺的就是一個高顏值的人生,我想體會一下這樣的人生是什麼感覺。』

『會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整容嗎?』『不會,雖然我覺得她挺漂亮的,不用整,但是如果她想整,我一點也不會介意,讓自己變好看有什麼錯呢?』文博說。

對話整容博士後:我只不過是追求完美而已

說到『整形』、『整容』,很多人已經嗤之以鼻,而對於文博這樣的高知男性,更多人表示不解,明明已經有才華,為何還要追求膚淺的顏值。網友的負面評價,文博看在眼裡並不太關注,在整容這個問題上他相當堅定且有主見,『我只是希望自己更好、更完美,這有什麼錯!』

廣州日報:很多人質疑你讀書都白讀了,這麼高學歷還依然這麼看重外表,是不是太膚淺了?
文博:學歷高低與整形並沒有關係,是你的就是你的,別人搶不走,被搶走的說明你還不值得擁有(憨笑)。人就是這樣缺什麼想什麼,我在這方面不夠好,在哪方面敗下就應該在哪方面改進,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內外兼修才更完美嘛。

廣州日報:這次整容動了刀子,父母會支持你的決定嗎?
文博:免費的有啥不支持,如果是讓父母掏錢給我整容確實說不過去。我其實自己也是學醫的,在整容之前,我對這方面瞭解其實還蠻多的,我媽媽也知道我在自己的面容方面有心結,我的哥哥和姐姐都沒有我讀書好,但是他們都比我長得好,這些年我覺得讀書好並不能完全滿足我對自己的要求,還是會非常不自信,尤其是對自己的樣子,他們也覺得樣貌對我的性格有影響,我確實因為樣貌變得更內向少言。所以,如果整容可以讓我開心,父母不會不支持的。至於手術的風險,其實如果醫院正規,只不過是一個小手術。

廣州日報:但是有些人認為,外貌並不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內涵也許更重要?
文博:起碼我覺得外貌挺重要的,你看寧澤濤,說實話,如果不是顏值高,得金牌的人很多,為什麼他這麼紅,其實大家心裡都認可外貌的重要性,不過他們有選擇地遮罩了。

廣州日報:那你整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文博:整形就好比把石頭打磨成玉器一樣。在看臉的時代,沒有人有時間和義務,透過你懶散邋遢的外表,去發現你心靈的美麗。整形是透過正能量的方式,去改變一個人,讓人往更好的方向發展。難道說,整形的明星都該遭封殺? 

廣州日報:會無休止地整下去嗎?
文博:看個人情況吧,起碼不能超出自己的經濟實力,至於對外貌的追求,當然是一輩子的事情。


文博整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