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上映中國慰安婦紀錄片 美媒:觀看人數越來越多

紀錄片《渴望陽光》在日本上映。

美媒稱,旅日華人班忠義用20年時間拍攝8名前中國慰安婦自白的紀錄片《渴望陽光》8月在日本上映。這部兩小時50分的影片,是至今唯一詳盡披露婦女二戰期間遭日軍官兵輪姦並被迫成為慰安婦的紀錄,也反映了中日政府和社會對慰安婦問題的態度。

參考消息網據美國之音電台網站報導,《渴望陽光》8月在日本各地上映以來,正開始受到日本社會關注。班忠義說:『我們都沒做廣告,不料一場比一場人多,每場一放完,就有人來申請放映權。』一名74歲的日本男士觀後說:『因為前中國慰安婦很低調,缺乏記錄,所以來看電影,沒想到這個紀錄片比預計中有價值,很真實,是貴重的歷史證言,讓人第一次知道前中國慰安婦的受害狀況。』

這部紀錄片分上、下兩輯,共兩小時50分,紀錄了1995年班忠義首次到大陸尋找前慰安婦,到山西為主的窮鄉僻壤照料和追蹤她們存亡的紀實過程。影片一開始就是山西前慰安婦萬愛花在東京一個控訴日軍的公開場合,聲淚俱下地訴說中暈倒的場面。班忠義說,他就是在東京見到萬愛花,才首次理解中國慰安婦問題,3年後開始到大陸展開調查。

隨著鏡頭推向山西黃土高原,山西萬愛花、尹林香、尹玉林、劉面換、陳林桃、高銀娥、郭喜翠和湖北袁竹林等前中國慰安婦陸續在一個個破陋的土房或窯洞裡露面,所有人都是身心俱創,病痛交加。

關懷孕育勇氣

初期她們的敘述較含糊,隨著與班忠義熟悉並習慣了鏡頭,她們的遭遇曝光了。劉面換15歲被輪姦,然後囚禁在窯洞裡充當日軍慰安婦,晝夜只有上廁所才能休息,『跪爬著到廁所,扶著牆慢慢站起,挪到窗口看太陽』的苦難成為片名。劉面換的父親40天後贖回她治病,但她左臂已被打殘,村裡人因知道她的經歷,令她終身沒找到滿意婚姻。

8名前慰安婦中,也有被捉當慰安婦前已婚,但被贖回後,因喪失生殖能力而遭丈夫拋棄的遭遇。鏡頭前大部分前慰安婦都是丈夫已故,孤苦伶仃,貧窮潦倒,沒錢治病。鮮有兒子、養女的,家人也都稱母親沒一天快樂。

班忠義1995年起,年均3次替日本民間人組成的前慰安婦支持會把年均約200萬日元(現折約50萬新台幣)捐款送去分派、探望,並把重病的前慰安婦們送醫診治。班忠義說,醫療費是另外支出,比較龐大,難以統計總額,當時拍錄影本來是為了記錄支出。

在日本的際遇

20多年來,萬愛花等前中國慰安婦到過日本打官司,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賠償,也參加過在東京舉辦的國際聲援會,一些曾在中國戰場的前日本兵也出席作証當年日軍的暴行。但最終日本法庭都以起訴期已過、暴行是士兵個人行為、中國政府放棄賠償等理由,判決她們敗訴。

1993年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曾發表對慰安婦問題道歉和反省的《河野談話》,1995年日本成立政府授權民間組織的『亞洲婦女和平國民基金』,向菲律賓、荷蘭等前日軍慰安婦每人發放300萬日元(現約75萬新台幣)慰問金和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的道歉信,但前中國慰安婦們拒絕接受,堅持要日本政府道歉和賠償。

近年日韓圍繞前南韓慰安婦的問題爭執到國際社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還曾表示過修改《河野談話》的意向。

中國慰安婦的歷史問題因缺乏廣泛和明確記載,基本不在爭議範圍,但慰安婦問題引起日本內外注目,促使班忠義去編輯20年來他記錄的前中國慰安婦的活生生證言。班忠義和幫助他編輯的紀錄片影舍『人間手』用兩年時間整理400小時的錄影帶和配字幕等製作,最後還經過了不眠不休加班,才趕在8月9日首映前完成。班忠義說,這部影片前後共花費了約1000萬日元(約250萬新台幣),自從他計劃編導這部紀錄片以來,前慰安婦支持會的捐款人又增加了,有近600人贊助拍攝,從名單上看,大部分是日本婦女。

寬容對象不同

紀錄片下半輯也記錄了日本社會對包括慰安婦問題在內的二戰歷史爭議的場面,包括街頭民眾對峙、靖國神社門外浴血的負傷者等。

紀錄片下半輯紀錄了一群中年日本人到萬愛花病榻前道歉的場面,一名說著生硬漢語的日本婦女不斷重覆『對不起,我們的祖先讓你們受苦了,我們來道歉晚了』、一名男士握著萬愛花的手哭得說不出話。萬愛花也不斷說『對不起,我起不了身』、『那也不是你們的錯』。

紀錄片中在東京一個國際聲援會上,一名前日本兵當面向訪日的劉面換道歉,劉面換也溫和地說『好了,知錯就好了』,顯示了這些一生在黃土高原的前中國慰安婦們十分寬容。但身為共產黨員的萬愛花彌留期間嘴裡念叨的仍是:『我做了鬼,也要糾纏日本政府道歉和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