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常委開會 只有七個人圍著桌子開?

影片截圖。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8月20日上午召開會議,專題聽取大陸國務院工作組關於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搶險救援和應急處置情況彙報,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北京青年報據新華社報導,這是今(2015)年以來第3次由新華社在當天發通稿即時公開報導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也是記者印象中,十八大以來第6次即時公開報導的會議。

與時常會見諸報端政治局會議和國務院常務會不同,鮮見公開報導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顯得有點兒神秘。國務院常務會議日期相對固定,除總理出訪等特殊情況外,一般在每週三召開,並且都有公開報導。

根據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從1996年至今,19年的時間裡,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由新華社當天發通稿公開報導的至少有18次。而有些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雖然召開當天未透過新華社發布消息,但事後在官方公開報導中也有披露,這一類,僅是記者根據公開資料找到的,就至少有31次。

也就是說,19年來,至少48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被公開報導或提及過。那麼,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是只有常委才能參加嗎?哪些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會被公開報導?會議又都討論了什麼事呢?

18次公開報導的會議中
12次主題是應對突發事件

政治局8月20日上午常委會會議,針對的是8天前發生的天津港爆炸事故。而上一次公開披露的政治局常委會,則是在兩個半月前,專門研究『東方之星』客輪翻沉事件。記者發現,類似這樣的突發事件應對議題,在18次開會當天就公開報導的會議消息中最多,共12次。

蘆山地震後七常委開會前先默哀

十八大以來,6次即時公開報導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中,就有4次主題與突發事件有關。8月20日召開的這次,針對的是8月12日的天津港爆炸事故。6月4日召開的會議,針對的6月1日發生的『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2014年8月20日的會議,針對是8月3日在雲南魯甸發生的6.5級地震。2013年4月23日召開的會議,針對的是4月20日在四川省雅安市蘆山縣發生的7.0級地震。

在2013年4月23日的那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開始時,新華社的通稿裡有一個細節讓記者印象深刻——七常委全體起立,為在四川蘆山地震中遇難的同胞和在搶險中救災中英勇犧牲的戰士默哀。這並非政治局常委第一次集體為普通公眾起立默哀。

汶川地震後24天內常委會4次開會部署

在胡錦濤的任期內,即時公開報導的政治局常委會有10次,其中8次與突發事件有關。那十年間,最大的突發事件莫過於汶川地震。

2008年『5•12』汶川8.0級特大強震發生後,24天時間內,新華社報導了4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5月12日汶川地震發生當天,政治局常委會在當晚立即召開會議,全面部署抗震救災工作。兩天後,政治局常委會再次召開會議,進一步研究部署抗震救災工作。時任總理溫家寶在地震發生2小時後趕赴災區,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也於5月16日上午飛赴災區。

5月22日和6月5日,常委會又兩次召開會議研究部署汶川地震相關工作,後一次議題重點主要是災後恢復重建對口支持工作。

針對『非典』政治局常委會也曾專門開會

那一年年初,南方部分地區出現罕見雨雪冰凍災害。2月3日,政治局常委會開會進一步研究部署抗災救災工作,強調要千方百計保交通、保供電、保民生。

在汶川地震發生兩年後,2010年4月14日,在青海省玉樹州又發生7.1級地震。3天后,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全面部署抗災救災,在那次會議上,九常委也曾在會議開始時為死難者默哀。通常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是藍底字幕,沒有畫面的,那次會議,《新聞聯播》罕見地公開了畫面。


影片截圖。

時隔僅4個月後,2010年8月10日,針對2010年8月7日夜至8日凌晨在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突發特大泥石流災害,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又公開進入公眾視野。

除自特大罕見自然災害外,在胡錦濤的任期內,還有一次常委會會議是針對重大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召開的。2003年4月17日,針對『非典』疫情,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專門進行研究和部署。

最近三代領導集體執政期間
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均涉新疆維穩

記者發現,連續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在任期間,政治局常委會都針對維護新疆穩定工作召開過會議。嚴重暴恐事件兩三天後開政治局常委會最近的一次公開披露是2013年。

新疆鄯善縣6月26日發生嚴重暴恐襲擊事件,多名暴徒先後襲擊魯克沁鎮派出所、特巡警中隊、鎮政府和民工工地,放火焚燒警車。6月29日的新華社和《新聞聯播》披露,前一晚,習近平主持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部署維護新疆社會穩定、維護各族人民利益工作。當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率工作組抵達烏魯木齊,召開全區黨政幹部大會,傳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精神。

上一次嚴重的暴恐事件發生在2009年。在震驚中外的『7•5』事件發生3天後,7月8日,胡錦濤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聽取了有關部門關於處置『7•5』事件情況的彙報,研究部署維護新疆社會穩定工作。


『7·5』事件。

會後僅54天新疆政協副主席遇刺

記者查詢到,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刊發署名段良的文章《對建國以來黨中央領導集體關於新疆工作決策的歷史回顧》,文中披露,1996年3月19日,江澤民也曾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聽取中央政法委員會關於維護新疆穩定問題的彙報,形成了政治局常委會關於維護新疆穩定的會議紀要,明確提出,要充分認識維護新疆穩定工作的長期性、複雜性和艱巨性。

1996年,是新疆暴恐事件發生的高潮年。那年3月,恐怖組織『伊斯蘭反對黨』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策劃『斷橋』『趕漢』系列刺殺行動,確定派專人潛入喀什暗殺阿喀什地區伊斯蘭教界核心人物、新疆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阿榮汗•阿吉和黨政領導。

在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部署新疆維穩工作後僅54天,阿榮汗•阿吉遇刺,其頭部、左右腿及背部被連刺21刀,同行的兒子頭部被刺13刀,均受重傷。


阿榮汗·阿吉。

換屆年研究人事和綱領性檔
十六大人事準備就至少開了不下14次會

事實上,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的很重要一項內容是人事,尤其是新老交替的換屆年,會不止一次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當然,討論的,除了人事還有《報告》這樣的政治綱領性文件。

江澤民1年內12次召開常委會聽彙報

比如十六大換屆前,2001年3月,江澤民先後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和政治局會議,確定有關十六大人事準備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原則,決定成立專門班子,在政治局常委直接領導下進行工作。從2001年下半年到2002年上半年,江澤民先後主持召開12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專門聽取考察彙報,並做出一系列重要指示。10月31日,政治局常委會根據結構要求和工作需要,統籌考慮,綜合研究,從遴選對象中提出了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委『兩委』候選人預備人選建議名單。也就是說,在公開報導中,研究十六大的人事工作,政治局常委會開了至少不下14次會議。

胡錦濤10個月4次開常委會聽十八大報告起草情況

2007年和2012年,新華社報導中均明確了在換屆年的黨內人事工作程式中政治局常委會的工作職責,記者整理如下:

1.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和中央政治局先後召開會議,認真審議工作方案,研究確定推薦工作原則、推薦人選條件和結構要求以及參加推薦人員的範圍。

2.民主推薦之後,黨中央就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方案反覆進行醞釀,多次聽取意見。

3.在此基礎上,根據民主推薦結果、組織考察情況、本人廉潔自律情況和班子結構需要,提出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建議名單。

4.政治局常委會研究同意了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建議名單。

5.政治局會議審議透過了這份名單,決定提請全國黨代會的一中全會和中央紀委第一次全體會議分別進行選舉、透過、決定。

雖然十七大、十八大換屆的新華社報導中並未具體披露胡錦濤主持召開常委會會議聽取人事工作彙報的次數,但2012年11月20日,新華社在《黨的十八大報告誕生記》一文中披露:『10個多月來,胡錦濤同志先後主持召開4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兩次中央政治局會議,聽取報告起草工作的情況報告,審議修改報告稿。


影片截圖。

政治局常委會變遷
鄧小平時代常委會很少開會

根據黨的章程,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務委員會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閉會期間,行使中央委員會的職權。據傅高義在《鄧小平時代》一書中講述,鄧小平建立起自己的領導班子後,常委會很少開,政治局一個月也開不了一次會。他把中央書記處這個的新神經中樞安排在中南海北門內,由總書記胡耀邦親自領導。

變化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在《喬石談民主與法制》一書中,有一個事件可以印證這個微妙的變化。在1991年1月,當第18次全國公安會議召開之前,政治局常委會專門聽取了會議準備情況的彙報。

《江澤民傳》的作者、美國人庫恩認為,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後,擴大了政治局常委會的職權,『使其(常委會)從毛和鄧時代下寬泛的政策制定機構,變成更為注重實際、講求實效的辦事機構』。到1997年十五大時,新透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明確了中央書記處是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的辦事機構。

民生法律經濟黨建工作
都是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議題

既然政治局常委會是黨的經常工作的領導核心,除了突發事件、人事佈局,其實,民生保障、法律、經濟、黨建等工作都會是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議題。

還研究了『其他事項』的會議

2004年3月14日下午,十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透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3月18日,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就召開會議,對進一步學習和貫徹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進行研究部署。

經濟工作更是黨的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研究和決策內容。十八大以來,會議當天即透過新華社發布官方消息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一共5次。2013年4月25日,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在召開當天即被新華社公開報導。會議明確指出,當前,大陸經濟運行仍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

記者留意到,在新華社報導最後提到:『會議還研究了其他事項。』但並未明確指出『其他事項』具體是什麼。這也是在所有對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的公開報導中,唯一一次提及還研究了其他事項的。

被媒體評論為『不尋常』的會議

十八大以後另一次即時報導的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則被媒體評論為『不尋常』。2015年1月16日,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專門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彙報工作。新華社的報導中,特意強調會議是『全天』召開的。而以往的報導中,會議時間通常都是上午、下午或晚上。這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特別強調了『根本的政治規矩』——堅持黨的領導,首先是要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這是一條根本的政治規矩。

而2015年5月29日審議透過的《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試行)更是讓公眾重新把關注點回拉到1年前的那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

十八大以來至少5次聽巡視工作彙報

事實上,十八大之後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除了前述5次透過新華社報導當天即公開披露的以外,還有很多公開報導中『隱藏』的會議資訊。記者注意到,披露出來的會議重點,都與十八大後的反腐工作和黨風建設密切相關。

2014年1月24日,在新華社播發的『中央政治局帶頭執行八項規定』的文章中曾披露,『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先後多次專門研究,對貫徹執行中央八項規定、加強黨的作風建設進行專題部署。』

2014年1月8日,中央紀委官網在一篇題為《突出發現問題強化震懾作用——2013年巡視工作綜述》的文章中透露,『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改進巡視工作。不到半年時間,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兩次聽取巡視工作彙報』。

事實上,聽取巡視工作彙報遠不止這兩次。2014年11月14日,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張本平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做在線訪談時透露,十八大以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五次聽取巡視情況彙報,『習近平總書記每一次都發表重要講話,為巡視工作指明了方向』。

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誰能列席?

江澤民2002年2月4日主持召開了一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專門聽取有關部門關於當前困難群眾生產和生活的情況彙報,研究進一步安排好困難群眾生產和生活的工作。

記者留意到,在新華社通稿中,參加這次會的,除了七常委,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全國總工會、民政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等部門的負責同志匯報了開展扶持困難群眾工作等方面的情況。

時任政治局委員丁關根、吳邦國、賈慶林、溫家寶,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國務委員司馬義•艾買提、王忠禹和中央國家機關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列席了會議。也就是說,雖然是常委會會議,並不意味著就只是政治局常委們坐在一起開會啦。


影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