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老「傳」志:創業路上成敗難定論 「燒錢」有盡頭

柳傳志。

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20日作客新華網,暢談30年餘創業的心路歷程。『沒有什麼人能夠隨隨便便地成功』,新華網董事長兼總裁田舒斌在致歡迎辭時表示,創業好比一次不畏艱難的遠行,創業者在當下的階段非常需要嚮導和燈塔。

根據新華網報導,在兩個多小時的交流中,柳傳志向在場的觀眾們敞開心扉,回憶了創業路上的艱辛與收獲,剖析了聯想的成功與『彎路』,也幫助現場的創客們解疑答惑。

回顧創業路:我仍是個行者

『當年1984年的時候,周圍完全是兩眼一摸黑』,柳傳志回憶當年剛剛創業的時光時感嘆道,作為中科院的技術人員,對於什麼是企業、行業的走向、該如何經營公司等問題都感覺『黑漆漆一片』,完全依靠實踐中的摸索。

80年代中期以來,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不斷加快,時至今日大陸誕生了被稱為『84派』、『92派』和當下的『15派』三批創業者,不同時代背景下的他們面對著政治改革、經濟改革和網路革命等巨大變革中的不確定因素。大浪淘沙,前兩派中像聯想一樣至今還如日中天的企業已屬鳳毛麟角。

柳傳志在總結自己數十年來的商界智慧時說了兩個字:學習。他表示,聯想的方法論裡面有一條是複盤。公司進行任何一個專案,無論是成了、敗了都要回過頭來重新再演練一遍。對,對在哪?錯,錯在哪?在經歷反覆推敲和演練之後,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自然會有很大的提高。

柳傳志提醒在場的觀眾,企業的領導人在這個過程中頭腦必須清醒,要瞭解在時代背景下,各種不確定因素發生在什麼地方,怎樣能讓企業最起碼能夠適應環境。有機會,要做時代的引領者;當不了引領者,最起碼也不要被時代的列車甩下來。

『為什麼選擇「創業行者」這個題目呢?』柳傳志稱,聯想控股剛剛上市,聯想集團還面臨著很嚴峻的挑戰。聯想內部總體認為,必須放空自己,向企業學習,被媒體逼著我們學習。學無止境,每個人都是行者。

支招創業者:成敗無定義 『燒錢』有盡頭

對於一個剛要創業的年輕朋友,創業初期難免招架不住的,失敗很有可能,在失敗中學習磨礪再來。柳傳志舉例指出,聯想近期計劃投資某個公司,該公司的老總已是三度創業,中間曾重新回歸職業經理人,終於實現兩三億的利潤。

『你說他現在是不是成功?也還不敢說。』柳傳志對一次失敗的定義很簡單:錢花光了,現金流斷了,這就是失敗。『我上次在網上看一個很有名的小夥子說拿到阿里巴巴多少多少錢,他特別得意覺得自己已經成功了,實際上兩年以後也許這個錢就燒完了』。

目前很多年輕人對創業的商業模式並不熟悉,雖然總是信心滿滿,但是否真的適應市場?是否做好受挫準備?如果沒有一個真正懂企業的人士成功不了的。

要成功,既要敢於大膽地做,又要思考,還有運氣也在裡面。柳傳志以投資人的身分指出,做投資,哪怕是風險投資,對人還是看得比較重的,叫事為先人為重。

他認為,無論是如聯想這樣以控股方式運作的企業,還是融資初創的企業,企業領導人一定要對得起投資人對你的信任。在戰略上要提前謀劃,在執行上要苦下功夫。如果自己無法盈利,主要靠『燒』投資人的錢續命,一旦投資人對你的方式失去了信心,盡頭也就到了。

大佬對話:創業時代何時拉動實體經濟?

優客工廠創始人毛大慶在會上提問柳傳志:我們理解政府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緊迫性,然而創業創新除了『熱鬧』以外,真的能夠起到拉動國家實體經濟的時刻多久會到來?答:現在。

『「吃」的生意就一定比房地產小麼?』,柳傳志的犀利引來一陣掌聲,他指出,美國經濟之所以『強橫』到可以影響全世界,原因是其已將本土市場做足做大,向海外突破就底氣十足。

反觀大陸的保底市場的能量仍有待釋放,『過去是用房子,一說蓋房子立刻就能帶動很多產業,其實大家對吃的東西滿意嗎?』,他強調,只要政府繼續在財稅、社會保障方面深化改革步伐,讓老百姓敢花錢,有錢花,消費今天就能夠動起來。

著名的經濟學家馬光遠提問柳傳志:這時代政企關係的變化體現在哪?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柳傳志認為,當大環境和企業發展不相適應的時候,先別忙著說大環境不對,先冷靜地看看是不是企業的角度出了問題。『政府就是那個皮,是提供環境的,我們就是在環境下生長的』,柳傳志認為,作為企業家在向政府建言時應該保持兩點:一是不說違心話;二是不做讓我和企業受到損失的事。

談管理:企業文化是真正抓手

『馬雲有句話說:小企業要防野狗,大的企業要防小白兔』——野狗只顧賺錢不擇手段,企業發展後無法形成好的企業文化;而員工一旦對文化百依百順,『大企業病』也就不遠了。

柳傳志在談及企業管理時每每會提到『文化』這個詞。他認為,一個老的企業有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文化體系,當有新血液、新視角進來時,首先選擇遵從原有的規則。『不然的話就會亂』。柳傳志認為,企業的創新和發展過程中會有各式各樣的衝突。沒有衝突的企業就如一潭死水,有建設性的衝突在經過研究後可以解決現有的問題。

柳傳志坦言,聯想的很多文化都已延續很久,數十年來反覆統一思想。聯想在並購IBM完成之後,自己親自去抓的一件事情就是文化。聯想的核心價值觀有四條:一是把企業利益放在第一位,當個人利益和企業利益有衝突的時候,只有企業好了你個人才能好;二是求實,包括誠信合在了一起;三是進取,包括了創新的意思;四是以人為本。『我的朋友圈裡有一個就是不裝,做不到就別裝。為什麼呢?由於後面的年輕人在看著我們,就像家裡的孩子看著我們』。

談女兒:沒想讓她做企業,她卻做了

一說到自己的孩子,年過古稀的柳傳志爽快地說:『我們家孩子其實沒怎麼管,其實是放養,我們那個年代怎麼管?無非就是身教重於言教,我做人就是這麼做的,我爹也是這麼做的。』

願景是建成一家『沒有家族的家族企業』。柳傳志分析表示,家族史企業事業感最強,企業的好壞和家庭緊緊相連,『問題在於,你的兒子是不是這塊料?』

說起自己女兒從高盛到嘀嘀打車的經歷,柳傳志坦言,柳青從前在高盛時,自己認為投行是離企業最遠的,真正瞭解企業還得進到企業裡面工作。一語成鑒,柳青於2015年2月出任滴滴公司總裁。『其實不是真的想讓他去做企業,沒想到他真的做了,知道她真要幹這個我就說這話了,因為做投資相對還是沒有比做企業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