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南昌原市長退休後務農 安心做農民

李豆羅。

李豆羅2010年1月22日上午以南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身分在人大會上作完報告,4個小時後,他就回到自己的老家西湖李家。『從農民到市長用了40年,從市長到農民只用了4個小時。』李豆羅說,回到西湖李家後,他就徹底告別了官場,每年老幹部的團拜會之類都不再參加。他告訴記者,離開了就徹底離開,安心做農民。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近日,回鄉五年後的李豆羅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是因為西湖李家建成了景區,遊客來參觀的,是優美的鄉村和過往那些逝去的農耕生產方式。今(2015)年五一假期後,景區正式開始收費,20塊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個人,一個月收了4萬多塊。

他告訴記者,『西湖李家是農村,而不是景區。別人搞新農村,是搞城鎮化、工業化、現代化,我的理念是山水化、田園化、農耕文化。在這裡,農村就是農村,農村就像農村。』

自稱『青嵐農夫』的李豆羅,退休之後,致力於將家鄉打造成一個文化旅遊生態新農村。據媒體報導,如今走進西湖李家,紅石路馬頭牆,濃濃的文化氣息撲面而來,昔日鄉村已成熱門的旅遊景點。

談『現在』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李豆羅,1946年7月12日出生,江西進賢人,自稱『青嵐農夫』。從最初的村支書到縣委書記、市長,李豆羅卸任之後真正當起了『農夫』。他告訴記者,他就是農民出身,所以,最終當回農民,算是正本清源了。

廣州日報記者:你現在的生活是怎樣的?
李豆羅:我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太陽出來我就做事,太陽下山我就睡覺。我地裡種了早稻、晚稻、芝麻、大豆什麼都有。我這裡是丘陵地帶,什麼都可以種。旱地裡種的是油菜、花生、大豆,之後再種芝麻。水田主要就是種早稻和晚稻兩季。

我是農民出身,我年輕時都幹過,農活兒沒有我不會幹的。但唯一不同的是,過去都是人力在幹,現在一些平整的地裡都可以用上大機械了,而山坡的地還是要用牛耕。

廣州日報記者:種的地是自己的嗎?
李豆羅:我是在種村子裡的地,也不多。現在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地裡不種就荒了,我就把它種起來。現在村裡就剩下了三種人,『老的』、『小的』和『蠢的』,和其他的空心村是一樣的。

廣州日報記者:據報導,回到村子後,五年來你一直為村子拉投資、搞建設,村裡的人都支持嗎?
李豆羅:同意的自然會同意,不同意的最後也同意了。對於這件事,並沒有對與錯,既有大道理,又有小道理。農民不想搞有道理,村莊想搞也是有道理。大道理終歸是要管小道理,小道理終歸是要服從大道理。我們就慢慢做工作,讓農民也能夠理解,但理解也會有一個過程。

談『官場』
『做了好事,老百姓會公認』

李豆羅在官場上待了40年。他事業起步的地方是西湖李家。他出生於1946年,做村支書時還不到20歲。他24歲就當上公社書記。30歲時,成了進賢縣委副書記。後來做縣委書記時,他只有34歲。

廣州日報記者:你在官場上待了40年,無論是在做縣委書記還是做市長時,告狀如影隨形。如何看待這些告狀?如何解決?

李豆羅:我認為這不是壞事,而是好事。人要成功要有三個人,第一,要有自己,要積極去奮鬥;第二,要有恩人或高人,去指點自己;第三,要有人或朋友,去監督自己。有了這些人,才能慎行。我每做一件事都會想著,背後有人拿著槍對著我,時時刻刻都可能打到我。所以,我就將這些人也視為我的『恩人』,這也是一種監督。這實際並不是對你個人的意見,而是對權力的意見。你當了縣委書記去告你,當了市長去告你,但是,你如果回家種田去了,他還告你幹什麼?

廣州日報記者:你覺得官場總的感受如何?
李豆羅:我認為,做個清官很好,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只要做了好事,老百姓還是會公認的。就算你最後不當官了,百姓心裡也是知道你是做了好事的。我退休這麼多年,老百姓見到我也會笑,也會知道我是在盡力做好事。官場的人,一定要堅信為老百姓辦事。過去是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現在的話說,就是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如果你不做事,和把一個菩薩放在那裡有什麼區別,把菩薩放那裡還不用發工資。

談『挫折』
『是一種「內練」』

以『直升機』速度升官的李豆羅,在春風得意的年紀。從縣委書記崗位上離任,被調到南昌市做農委主任。時隔多年,李豆羅對那段日子還記憶猶新。2001年,李豆羅在55歲時成了南昌市市長。

廣州日報記者:調到南昌市做農委主任那段日子是怎樣的?是否心情低落過?
李豆羅:沒有。從我個人的經歷來講,從縣委副書記到縣委書記的那4年,我覺得在人生中還是比較『得意』的4年。那段時間,我也為老百姓做了一些實事。從調到農委之後,我有時間能夠看書,也能夠練練字,並且還考了中央黨校函授大專。正因為我有了在南昌農委的1200多天的時間,我對南昌市的地形、地貌等非常瞭解。後來做了市長,碰到一些問題,別人說不清楚的,我都能道得明白。這是因為這段時間,我才對南昌的情況更加瞭解、熟悉,這也是一種『內練』。

廣州日報記者:做了五年市長,你在南昌留下了一點痕跡:抽沙造地,造了半個城。另外就是玉帶河改造工程,『嘴巴上討論了39年,圖紙畫了5年,40多年但沒人敢動手』。你是這樣說的嗎?你已經臨近退休了,當時為什麼別人都沒做而你做了?

李豆羅:是。我是起早貪黑、晝夜不停地在幹。我不管那麼多,當時我知道,無論從財力、時間都是不夠的,所以,我就向當時的市委書記報告,『只顧開頭,不顧掃尾』。別人不敢開頭,我們來開頭。大家看到能夠取得一定的效果,自然會有人來接班的。我看到了幹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又向他報告,『有本事開頭,就要有本事掃尾』,一定要把這個尾掃掉。實際上,現在很多的城市一下雨就泡起來了,也正是得益於那次改造,南昌下雨下個兩三天,也不會泡起來的。

談『卸任』
『換一個舞台』

2006年,五年市長任上下來,李豆羅又當了三年南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10年1月22日人大閉幕會上,要卸任的消息早已傳開,他上台作完報告後,下面的人都對著他笑,李豆羅也對著他們笑了起來。

廣州日報記者:你作完報告後,下面的人都對著你笑。笑點在哪裡?
李豆羅:他們笑什麼呢?實際上,我們都很熟了,他們就很關注我到底下午會去幹點什麼?我知道他們的想法就笑了。他們也知道我笑什麼就跟著笑。你們都在關愛我,關心我,關注我,李豆羅今天下午要去幹什麼?我就說,我主要做三件事,一是回到農村,搞新農村建設;二是好事多做,壞事莫為,毛主席知道了會表揚,閻王爺知道了會加壽;三是潛心練字。不懂書法,愛好寫字,準備再練三十年。前40年我是換角色,從配角到主角,從小生到老生;現在我是換舞台,從政治舞台到社會舞台。

廣州日報記者:對於諸多報導中提及的4小時變回農民,是否如此?之前有過準備嗎?家人是否同意?
李豆羅:是的,就是只用了4小時。之前也沒有做過什麼準備。我和我夫人說過,我要到農村去搞新農村。到真正卸任的那一天,我真的要去鄉下了,家人也沒有反對。

廣州日報記者:『從農民到市長用了40年,從市長到農民只用了4個小時。』是否會有些不適應自己的改變?
李豆羅:剛開始可能會有些不大適應,但是很快就熟悉了。因為作為我來講,我這樣才是正本清源。我一開始就是一個農民。

談『告別』
『安心做農民』

回到西湖李家後,李豆羅就徹底告別了官場,每年老幹部的團拜會之類都不再參加。他告訴記者,離開了就徹底離開,『腦子不想,耳朵不聽,眼睛不看,嘴巴不說』,安心做農民。

廣州日報記者:為什麼會如此徹底地告別官場?和過去的老幹部也沒聯繫?
李豆羅:我是『腦子不想,耳朵不聽,眼睛不看,嘴巴不說』。哪個來到西湖李家,我都不想談這些事,過去就過去了。凡是有關老幹部到哪裡療養,大年初一團拜什麼的,我一概免見,一概不去,我就留在我這個地方。

廣州日報記者:為什麼會回到農村?
李豆羅:我回到農村,我就和村裡人說我為什麼會來。我一是回應黨中央的號召,二是帶著一種情結,支持農村、支持農民,長期從事農村的工作。來到農村以後,農村的一些文化、農耕文明等我都要保留下來,一些可能已經瀕臨消失的東西,我要挖掘出來。我們農村的建設就是要『有青山,有綠水,有鄉愁』。

廣州日報記者:你眼中的農耕時代是怎樣的?
李豆羅:我現在所做的,就是農耕文化、孝悌文化、節慶文化、楹聯文化的恢復與保留。

談『建設』
『農村要像農村』

西湖李家五年時間內建成了『景區』,遊客來參觀的,是優美的鄉村和過往那些逝去的農耕生產方式。有報導稱,今年五一假期後,景區正式開始收費,20塊錢一個人,一個月收了4萬多塊。

廣州日報記者:成為了景區的農村,是否還是真正的農村?
李豆羅:那時剛好是放假,現在一個月也就2萬元左右。最初有建議收門票60元/人,我覺得不收可能不好,收太多也不好,就定價20元/人,表示個意思而已。別人搞新農村,是搞城鎮化、工業化、現代化,我的理念是山水化、田園化、農耕文化。在這裡,農村就是農村,農村就像農村。宋朝秦觀的詞《行香子•樹繞村莊》所描述的,在這裡都能夠展現出來。『樹繞村莊,水滿陂塘。倚東風、豪興徜徉。小園幾許,收盡春光。有桃花紅,李花白,菜花黃。 遠遠圍牆,隱隱茅堂。颺青旗、流水橋旁。偶然乘興、步過東岡。正鶯兒啼,燕兒舞,蝶兒忙。』我很高興的是,宋朝文人所追求的村莊,在西湖李家能夠展現出它的畫面,說明是這樣的農村比較成功的。

廣州日報記者:你未來有什麼計劃或打算嗎?
李豆羅:我面臨著四個問題,『建築還沒掃尾,管理還沒開頭,文化還沒做上去,產業也還沒找對路。』當這四個問題解決了之後,這首田園詩就可以展現出來。如果說能夠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們就想辦法讓它定型下來。最後,等到了我80歲的時候,我相信西湖李家的畫面就能夠展現出來。而到了90歲的時候,我就散散步、練練字,應該就是這樣的生活。如果能夠活到100歲,那我就光榮了。不過,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吧,我的理念是,『踩到西瓜皮,滑到哪裡算哪裡。』


李豆羅在耕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