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62%受訪者直言 陸各地風情街「千街一面」

62.0%受訪者直言大陸各地風情街「千街一面」。

暑假期間,大陸全國各地名勝古蹟人山人海,當地的著名風情街更是很多遊客的必遊之地。然而,如果你去過成都的錦里、北京的南鑼鼓巷、上海的田子坊、桂林的陽朔西街……你可能會發現,這些地方都有酒吧、炸雞排和工藝擺件,看似各具風情,實則千街一面。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本報社會調查中心透過問卷網進行的一項調查(2001人參與)顯示,78.5%的受訪者會把當地風情街當做旅遊時必遊的一站,58.3%的受訪者直言這些風情街的商業化程度太高。

58.3%受訪者認為風情街商業化程度太高

調查顯示,受訪者印象最深的風情街是上海田子坊和城隍廟(40.0%),其次是南京夫子廟和秦淮河(39.4%),排在第三位的是杭州河坊街和宋城(32.4%)。除此之外,北京南鑼鼓巷、成都錦里和寬窄巷子、桂林陽朔、西安回民街、廈門中山路和嘉興西塘等,都是受訪者出遊的熱門選項。

中國海洋石油公司職員王俊博是一名旅遊愛好者。每次旅遊,他都喜歡去當地風情街轉轉,尋找特色美食或者購買本地的對象。在王俊博看來,風情街是地域文化的象徵,風情街展現出的文化與自己生活地方的差別越大越好,這樣才能體現旅遊改變生活態度、拓展視野的意義。

80後小夥兒陳末東趁著端午節去了一趟安徽黃山屯溪老街。整條街無論是建築特色,還是售賣的筆墨紙硯,確實很有當地特色,能清晰感受到古徽州重教重文的濃厚風氣。陳末東認為,遊覽這種文化特色鮮明街區,每一眼都是新知,收獲頗豐。

調查顯示,72.2%的受訪者遊覽風情街的目的在於體驗當地特色,62.7%的受訪者是為了尋找特色美食,54.1%的受訪者是為了購買特色工藝品。在實際體驗方面,58.8%的受訪者肯定了風情街吃、住、行的便利性和選擇的豐富性,34.9%的受訪者則認為風情街給自己的體驗很一般。

日前,南鑼鼓巷在歷史文化街區評選中落選。在北京南鑼鼓巷東棉花胡同生活的王維民告訴記者,那裡正宗老北京風味的餐飲店其實很少,賣的旅遊紀念品大都是其他地方產的。記者注意到,南鑼鼓巷800公尺長的街道兩旁,賣得最火的是雞排、烤魷魚這些小吃。『即使這樣,來這裡的人還是很多。每天凌晨兩三點鐘都還有很多人在街上,尤其是那些酒吧,太吵了。』王維民抱怨說,南鑼鼓巷的歷史文化已經被商業化沖淡了。

陳末東說,屯溪老街的風景雖好,然而沿街店鋪所售的產品他卻不敢買。『同樣一把刻有千字文的竹製戒尺,不同店有好幾種價格,有的賣15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有的則要35元』。

調查顯示,風情街被受訪者詬病的問題包括商業化程度太高(58.3%),擁擠、魚龍混雜(51.6%),物價太貴、欺行霸市(38.8%),商品以次充好(32.5%),千街一面(27.2%),衛生狀況堪憂(24.4%),乞討者、小偷太多(19.8%)等。

62%受訪者直言大陸各地風情街長得都一樣

調查中,62%的受訪者認為當前各地的風情街長得都一樣。究其原因,64.0%的受訪者認為商業街區強調人氣聚集,從策略上會選擇快速複製;50.4%的受訪者分析目前的旅遊商業本身就有同質化特點;40.2%的受訪者指出旅遊部門缺乏長期經營規劃,縱容了商業泛濫;24.3%受訪者指出現在的遊客就喜歡『打卡式』旅遊。

對外經貿大學經濟學專業大三學生鄭志忠分析,大陸各地雖有鮮明的人文歷史差異,然而在強調經濟發展的當下,他們的意圖與目標卻都是一致的,因而面對旅遊業,也會有趨同的發展思路和商業計劃。

既然很多風情街都是帶有本地特色建築人文氣息的老街,究竟應該如何處理開發和保護的關係呢?調查中,89.9%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強調保護,52.9%的受訪者認為應該保護與開發兼顧,8.1%的受訪者認為應以開發為主。

『對歷史文化街區破壞最為嚴重的,是將原住民趕走。』中國古蹟遺址保護協會會員曾一智認為,趕走原住民也就意味著把歷經百年才凝聚、融合而形成的文化聚落打散了,祖輩傳承的歷史文脈就此被割斷,這種破壞是不可逆的。而且,從物質文化遺產到非物質文化遺產,這種侵入的破壞是方方面面的。『很多改造後的歷史文化街區,不僅僅是拆真建假,破壞歷史文化街區的歷史風貌、傳統格局,還完全變成商業業態,或者將原本真實的生活場景變成了表演式的商業展示』。

『不符合客觀規律的招商或者旅遊開發很難贏得預期的商業回報。』曾一智舉例,之前北方某城市鮮魚口歷史文化街區的大江胡同拆舊建新,被改造為臺灣一條街,但經營了沒多久,裡面的台商就陸續撤走了。『根本原因在於,它非自然聚集而是透過政府招商形成的。相較於為遊客服務這項新功能,老字號之所以能站得住腳,是因在長期服務周圍居民的過程中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

對於風情街普遍拆古建新、一味相互複製的原因,曾一智認為,這和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不無關係。『政府、開發商和遊客這幾個主體中,對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負主要責任的還是政府。要杜絕無節制的破壞性開發,最主要的還是加強法制建設,尤其健全執法監督機制。另外,保護工作進展艱難,與產權不明晰也有很大關係。落實好相關政策,把房屋還給原始產權人,也應引起足夠重視』。

『現在出門旅遊的人越來越多,任何景區其實都需要「回頭客」。』鄭志忠認為,對於歷史文化街區,應依法保護其真實性和完整性,保護其人房共存活態傳承的歷史文脈,改善基礎設施。

本次調查中受訪者的年齡分佈為,1.5%受訪者為00後,28.0%為90後,46.1%為80後,17.8%為70後,還有6.5%為60後及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