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劉慈欣創作三體背後故事 漫長構思耗太多心血

《三體》將被搬上大銀幕,圖為電影海報。

最近,劉慈欣憑藉英文版《三體》獲得雨果獎成為熱點話題。劉慈欣本人十分冷靜,他認為大陸國內整體上對科幻文學的認識還是比較淺的,一個作者無法改變整個科幻文學的發展狀況。其實,除了劉慈欣外還有一些科幻作者需要讀者去瞭解。另一方面,科幻小說改編成電影是否成為熱潮?北師大吳岩教授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一種現象,大陸科幻電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現在最缺乏的是專業的科幻電影編劇。

最新動態
週末來京會讀者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劉慈欣26日接受採訪時表示,這兩天除了接了很多採訪電話外,生活並沒有什麼變化。『電話接多了,自然耽誤做別的事情。這些年關於《三體》,其實談得差不多了。要說大陸科幻,談來談去也就那麼幾個話題,整個大陸國內對科幻文學的認識還停留在膚淺的表面上,深入不下去。我是一個作者,對於整個科幻文學怎麼發展,不是一個作者能控制的。』

劉慈欣8月29日週六上午10點到12點,將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作家交流區舉行讀者見面會,北師大教授吳岩將擔任嘉賓主持。他說:『這次主要是因為《三體》第二部《黑暗森林》的英文版(THEDARKFOREST)在美國上市,就是一個普通的讀者見面會,沒什麼特別的。』

問及目前各個版本的出版情況,劉慈欣表示,除了《三體》三部曲外,《球狀閃電》《超新星紀元》也將推出英文版。另外,《三體》還將推出德語、法語版,甚至還將在越南、泰國、土耳其出版,『韓文版已經出版了,但很不成功。』

背後故事
《三體》受追捧因創意高度濃縮

前些天在北京舉行的一個文學沙龍中,《科幻世界》副總編輯姚海軍回憶了最初收到劉慈欣小說稿件時的場景:『我們接到劉慈欣的投稿到編輯部後,都很興奮。主編阿來背著手過來,看了看說,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稿子。所以說,劉慈欣剛一出現,就與眾不同,令人耳目一新。』

在姚海軍看來,科幻作家有兩種類型,一類是有創造性的寫作,這是科幻最大最核心的價值;另一類是利用別人的想法來演繹好的故事。『劉慈欣是屬於第一類的,他不屬於暢銷書的寫法。《三體》中的創意是高度濃縮的,他把很多長篇的創意全融到一部裡面了。它裡面的很多點子換個別的作家來寫,可能一個點子就能寫部小說。大劉這個北方人,太實在。《三體》的成功,是大陸科幻的成功,也是用很多代價和犧牲換來的。』

『有一個好的科幻創意其實並不難,難的是,能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和人生發生直接關係。』劉慈欣透露,寫《三體》前幾年,他也一直在想如何把那些創意與生活、人生發生直接聯繫,『作為業余作家,沒有大塊的時間用於寫作。我一般是先想好故事的整體結構,提筆之前已經想得很詳細了。想的過程相當漫長,就像一棵植物在心裡慢慢成長。』

早在《三體》第一部出版之前,他已經把三部曲的故事架構想好。這種漫長的心裡積累過程,讓劉慈欣覺得《三體》之後到現在沒有新的作品問世,是很正常的一種狀態,之前幾年花費的心血太多了。不過,這種提前設想好結構的寫作方式,有時也讓他很痛苦,『可能你想了很久的一部小說,都快在腦子裡寫完了,忽然有一天早晨起來發現這個故事一點意思也沒有了,這是非常讓人崩潰的。』

延伸閱讀 大陸缺專業科幻電影編劇

隨著劉慈欣獲得『雨果獎』,《三體》電影版再度成為熱點話題,片方也宣佈無上限追加投資。不過,與科幻小說相比,大陸科幻電影要走的路更加漫長。科幻作家、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科幻與創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吳岩表示,大陸目前缺乏專業的科幻電影編劇,『幾乎沒有,因為原來咱們沒有這種作為類型片的科幻電影。』

談到科幻小說改編成電影會不會成為一種潮流,吳岩說:『在國外,科幻電影並不是從小說來的,人家有專業的編劇,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兒。在大陸現在是沒有辦法,藉助小說來改電影,但不是一個常態。』

在吳岩看來,大陸科幻電影要發展需要培養專業編劇。『在國外都是專業的編劇,像盧卡斯、斯皮爾伯格,包括諾蘭,他們都是自己編劇的,他們拿現成作品是非常少的,他們從小就看過各種各樣的科幻作品,在腦子裡形成自己的想法。所以大陸要培養起這麼一批人來,他們和科幻小說作家是不一樣的,當然科幻小說會激發他們的靈感,但是要認清科幻電影是另一種東西。』

吳岩和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劉烈雄主編的一套《新空間科幻電影譯叢》,近日出版了英國作家、編劇羅伯特•格蘭特的《科幻電影寫作》。近兩年,吳岩在北師大教授的科幻文學研究生課中,也有意從原來只側重於研究向寫作方面傾斜,邀請了國內少數的幾位對科幻電影產業瞭解的專家來給學生們上課、講座。他也建議大陸國內有能力的影視院校開設相關課程,為大陸科幻電影發展積蓄力量。不過,他覺得大陸科幻電影要發展也不僅僅是缺編劇的問題,『還有特效製作、概念設計,很多都缺。』

還有這些科幻作家值得讀
王晉康

生於1948年的王晉康,是大陸科幻文學界的領軍人物,曾獲國際科幻大會頒發的銀河獎。他的作品風格蒼涼沉鬱,冷峻峭拔,富有濃厚的哲理意蘊,善於追蹤20世紀最新的科學發現尤其是生物學發現,且注重科技對社會的影響,作品常表現人類被更高級形式生命取代的主題。

代表作有《西奈噩夢》《七重外殼》《類人》等。王晉康共獲得大陸科幻大獎銀河獎9次,獲獎篇目分別是:《亞當的回歸》《天火》《生命之歌》《西奈噩夢》《七重外殼》《豹》《替天行道》《水星播種》《終極爆炸》。

韓松

韓松,生於重慶。曾在媒體任職。他的作品極富文學情趣,結構精巧,內蘊深遠,可謂獨樹一幟,帶有『詭譎之美』。韓松於1988年、1990年獲大陸科幻銀河獎,1991年獲世界華人科幻藝術獎,1995年獲大陸科幻文藝獎。代表作有中短篇小說集《宇宙墓碑》、長篇小說《2066之西行漫記》、《讓我們一起尋找外星人》、《紅色海洋》等。

何夕

何夕,原名何宏偉,生於1971年的他自幼愛好科幻。1991年開始涉獵科幻小說創作,其創作以軟科幻為主,主題專注於對宏觀科學未來及人性善惡的探討。他的多部作品,如《光戀》《電腦魔王》《平行》等曾獲銀河獎。曾停筆一段時間,在這之前發表作品時用的是原名,自1999年復出後改署『何夕』。現為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代表作有《六道眾生》《傷心者》等。

陳楸帆

陳楸帆是80後,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中國語言文學專業、藝術學院影視編導專業雙學位,為大陸更新代科幻作家之一,以現實主義和新浪潮風格而著稱。他的作品多從大陸的視角展開,以賽博朋克式的審美表達對全球化的深切憂慮。代表作有《麗江的魚兒們》《霾》《荒潮》等,作品曾多次獲大陸科幻小說銀河獎、科幻奇幻翻譯獎、短篇獎等國內外獎項,其中《荒潮》更是獲得第四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長篇小說金獎。

長鋏

長鋏,本名劉志鵬,曾以『北卡12號』為筆名發表科普文章,更新代科幻小說作家。其作品中現代與歷史交錯,古典作品裡可時聞慷慨楚歌,現代作品裡則漸露綺麗西風。絕大多數科幻作品鮮有『外星人』『飛船』等老生常談的事物,曾被評價為『激情飛揚的理想主義者』。

他擅長把現代科學融入中國古風的浪漫敘事中,對賽博朋克題材的把握又顯示出其西方宗教情懷的一面。其作品題材以電腦、科技史、哲學為主,寫作風格多變,科學資訊量很大。代表作有《昆崙》、《674號公路》、《扶桑之傷》、《屠龍之技》、《若馬凱還活著》等,2006年、2007年、2008年連續三年獲大陸科幻最高獎『銀河獎』。


劉慈欣即將來北京與讀者交流。


《三體》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