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 李克強在忙四件大事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專題講座,討論加快發展先進制造與3D列印等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出席。這是8月21日,李克強在聽取專家介紹後作重要講話。

最近一段時間,國際經濟形勢撲朔迷離,大陸股市也因內外多重因素出現波動。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很難判斷經濟的未來走勢,但有一個人對未來的判斷,此時非常值得你聽一聽: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在26日的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說,各部門要充分估計大陸國內經濟可能受到的影響,但同時也要堅信,大陸經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們仍有巨大的迴旋餘地、市場潛力,還有進一步創新和運用宏觀調控的空間』。

除了做出上述判斷,李克強更為『進一步創新和運用宏觀調控的空間』而忙碌,這些天,透過國務院專題講座和常務會議,他全力推進四件大事。這四件事情一件比一件具體,但每件事都值得你關注。

第一件事 力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大陸國務院23日還開了一場專題講座,這是本屆政府的首場專題講座。講座的內容很潮,圍繞先進製造和3D列印展開。院士開講,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都是聽眾。

當時,李克強就明確表示,當今技術革命對經濟發展、推動經濟升級起著極為關鍵的作用,倡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也是用創新的手段來推動創業。

這不,在26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被再次提起。當天坐上發言席的,是3家協力廠商機構的負責人,而聽協力廠商評估報告『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措施落實情況的,則是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以及各部委負責人。在這份報告中,有關機構透過20個省的19000餘份調查問卷發現,2014年下半年以來,國務院發布的8個主要政策工具中,『暢通投融資管道』、『科技資源開放共用』、『研發支出加計扣除』的實施力度還需進一步加大落實,『離崗創業』、『科技成果「三權」改革』等政策工具效能還不夠理想。

對此,李克強當場就要求有關部門要抓緊落實,重點解決『痛點』、『難點』。這次常務會議也最後確定了加快融資租賃和金融租賃行業發展的措施,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為大眾創業提供助力,並要求透過『厲行簡政放權、突出結構調整、創新業務模式、加大政策支持』等途徑為各種創業創新保駕護航。

至於具體怎麼辦,李克強說,『各部門務必要主動作為,對於國務院確定的政策措施,一定要落實、落實、再落實!』,『決不能光說不幹、耍嘴皮子』!

第二件事 嚴查簡政放權玩花樣

各級政府近年來一直致力於轉變政府職能,把實施行政審批改革作為突破口,效果越來越受到肯定。不過,也有一些部門仍在簡政放權改革中『玩花樣』,這一點,李克強很清楚。

他在常務會上痛批,『我聽到反映,某個地方本來群眾辦一項手續需要到現場,交1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手續費。現在改革以後,人不用來了,直接發電子郵件,網上辦理,但收費一下從100元漲到了500元。簡直是匪夷所思!』

他對群眾的感受很瞭解,『名義上說得很好聽,「不讓群眾跑斷腿、磨破嘴」。結果呢?變本加厲多收錢!很多老百姓就說,咱寧願多跑一趟,甚至多跑兩三趟都行,車費也比這少得多呀!』

在他看來,一些地方簡政放權的實效顯然不令人滿意。不少審批事項只是換個『馬甲』,從明轉暗、從上面轉到下面、從政府轉到『紅頂仲介』,各種程序、環節依然關卡林立。

『何以去流弊、除痼疾、解眾憂?』總理設問,『答案只有一條,進一步加大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他明確要求有關部門,要嚴查簡政放權改革中『玩花樣』等現象,逐項清理收費專案,建立公開透明的『收費清單』,對清單外的事項務必以『法無授權不可為』為準繩,對頂風作案、變相收費的行為一定要嚴肅查處、絕不姑息。


嚴查簡政放權玩花樣。

第三件事 實施精準扶貧

今(2015)年已經過半,全年減貧任務仍在推進,扶貧工作也進入『啃硬骨頭』的攻堅階段。扶貧工作完成地咋樣?總理並不滿意。他在會上一針見血地指出,大家應該去基層看看,『有些貧困戶的生活看了真是不落忍啊!』

的確,當前落實『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政策,存在兩個突出問題:一是貧困人口精準識別機制有待完善,二是扶貧資金用途分散、約束多,難辦大事。

與會的一位來自協力廠商評估機構的負責人就舉例說,某貧困縣爭取到的扶貧資金居然包括9種專項資金,經費使用時約束太強。對這種現實問題,總理的態度很明確:『我們應該懷著對人民群眾的責任心和深厚感情,力求有所突破,打破整體扶貧、精準扶貧的障礙。』

他當即要求,有關部門要將『低保』和『扶貧』的統計合並為公開、公正、透明的『一本帳』,同時要整合不同專案的扶貧資金,由地方統籌使用。總之,就是要根據精準扶貧要求,完善貧困人口識別機制,整合資金和資源,提高扶貧成效。

第四件事 在大陸全國全面推開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改革

在不少人眼中,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改革似乎談不上是應由國務院開會解決的大事、急事。畢竟,它涉及的是教師群體,又限定於中小學教師,著手的則是職稱問題,問題實在太具體了,怎麼就是大事?

這是因為,在李克強眼裡,『深化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改革,對於優化配置資源、加強基礎教育師資保障,具有重要意義』。對教育尤其是教師,他一直非常重視。2013年8月29日,李克強就提出,打造大陸經濟升級版,要更加注重依靠『人才紅利』,必須一靠教育、二靠科技。時隔不久,李克強又強調:最重要的教育資源不是樓房、不是課桌,而是教師。

與此同時,中小學校圍繞教師職稱產生的各種具體問題,李克強也看在眼中。當前,在基層學校,『教師同崗不同酬、分配不合理』,『教師拿到高級職稱後脫離教學崗位』,『一些管理者享受高職稱工資待遇,卻不在教學一線』等現象嚴重傷害了一線教師的積極性。這是他非常不願意看到的。

因此,他判斷,『經過幾年來的大面積試點,全面實施改革時機已成熟』,並最終拍板『將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改革在大陸全國全面推開』。

具體怎麼做,他給出三條路徑:首先,將分設的中學、小學教師職稱(職務)系列統一為初、中、高級。

第二,修訂評價標準,注重師德、實績和實踐經歷,改變過分強調論文、學歷傾向,並對農村和邊遠地區教師傾斜。

第三,建立以同行專家評審為基礎的評價機制,並公示結果、接受監督。堅持職稱評審與崗位聘用相結合,實現人盡其才、才盡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