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四川22歲獨腿女大生 兩年煉成「刀鋒戰士」

8月25日,裝上運動假肢的陳憶梅在運動場上奔跑跳躍。

大陸第九屆殘疾人運動會暨第六屆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將於9月12日上午在成都開幕,四川代表團各組運動員正全力以赴訓練。在田徑類組,22歲的陳憶梅是第一次參加殘運會,也是第一次以專業運動員身分參加賽事。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兩年多前,陳憶梅是一個左腿截肢的普通女大學生,兩年多後,她已煉成綠茵場上的『刀鋒女戰士』。8月27日,陳憶梅的一組訓練照片經本報微信在網路上廣泛傳播後,網友紛紛留言點讚:『看到她,你還有什麼權利不努力奔跑?』

電子科技大學清水河校區生活區人來人往,8月25日旁邊的運動場卻有些冷清。在偌大的綠茵場,幾個全速奔跑的身影中,一個異乎尋常的身段脫穎而出——她奔跑、起跳,把身體紮進沙坑,左胯以下是誇張彎曲的運動假肢。

她叫陳憶梅,是大陸全國第九屆殘運會四川代表團的參賽運動員,是田徑類組為數不多的新選手之一。從2012年12月起,她從普通女大學生慢慢煉成如今的『刀鋒女戰士』。

單腿跳躍9個月後 獨腿女大學生戴上運動假肢

『多少?……哎』,『這回在哪裡?……又差點!』陳憶梅正在和隊友練習跳遠,她細究每次過程和結果,找自己的問題。數次結果都不太理想,陳憶梅有些失落,『前段時間因為各種原因耽誤了訓練,剛回來,今天的成績趕不上之前。』陳憶梅有些著急,在幾個輪流訓練的隊員中搶著頻頻跳躍。

就像最初到賽隊時一樣,她不願意落後。2012年12月,剛進入大學校園的陳憶梅接到邀請,本來就愛運動的她毫不猶豫地加入現在的隊伍。這是陳憶梅第一次當專業運動員。

和隊裡的大多數經驗豐富的老運動員不同,陳憶梅是『零點』起跑,過去沒有任何訓練基礎。她的練習,從長肌肉開始。『腰腹、背肌,個個小肌肉的練習,都要藉助健身器材進行。』提升身體素質的練習中,最讓陳憶梅記憶猶新的是單腿跳躍。從三十公尺、六十公尺再到一百公尺,要求是用她僅有的右腿跳躍完成,『一次連續三到四個。』單腿跳躍約9個月後,陳憶梅才首次接觸運動假肢。

『刀鋒』成傷身『利器』 『女戰士』截肢部分常年淤青

陳憶梅9歲時在一場車禍中失去左腿,自此她用拐杖代步,『平時不用義肢,不舒服。』因此,同運動假肢的磨合反倒成為訓練時最大的難題。

運動假肢透過氣壓與陳憶梅左腿截肢部分吸合,與大腿根部接觸的器械部件成了咬人的利器。記者看到,陳憶梅的這塊皮膚布滿新舊傷痕和血印。

另外,被運動假肢吸合的截肢部分也留有訓練的『印記』,這是訓練隊裡陳憶梅等『刀鋒戰士』都有的『紋身』——奔跑和跳躍等高強度運動,會把吸合進運動假肢裡的截肢部分擠壓得淤青充血。

『如果歇兩天,這部分淤血就會散,』一邊按捏麻木冰冷的截肢,陳憶梅一邊淡淡地說,『已經很習慣了,也沒什麼。』對於她和『搭檔』的默契,陳憶梅其實已經很滿意,『大家都說我是用運動假肢用得很好的了,只摔過一次,擦破皮而已。』身體靈敏確實是陳憶梅的優點,連主教練姜華也這麼點評。

愛爬山旅遊騎自行車 為比賽『戒掉』裙子和高跟鞋

姜華擔任田徑類教練數十年,這是第一次帶殘疾人隊伍,他在努力做好角色切換,『對他們既要有感同身受的情感,隨時換位思考,但也不能脫離競技體育的要求。』

遇上機靈活潑的陳憶梅,姜華也會有『頭大』的時候。和許多青春女孩兒一樣,陳憶梅愛漂亮,好動愛玩兒,爬山、旅遊、騎自行車等等都喜歡。『平時最喜歡穿裙子,高跟鞋,哈哈哈。』這些事現在到了薑華這裡,都是不敢放任的危險源。『要為比賽做好準備,現在不能去參加自行車比賽、爬山,也不能穿高跟鞋配裙子了,』陳憶梅向嚴厲的教練俏皮地吐吐舌頭。

在隊裡,拿過世界冠軍的師姐是陳憶梅的榜樣,『她們各方面能力都比我強。』羨慕是因為陳憶梅心中有所嚮往,『如果以後能進國家隊,就繼續當運動員。』

新聞鏈結
進口運動假肢價格至少十幾萬

像陳憶梅這樣的『飛毛腿』,他們的改變離不開運動型假肢。顧名思義,運動型假肢即是可以用於參加體育運動的假肢,有小腿假肢和大腿假肢。參加專業賽事,對假肢的性能要求高,需要質輕堅固,富有彈性等。

四川省八一康復中心輔具中心副主任韓林林說,運動型大腿假肢的主要部件有『接受腔』、『碳板』和『機械單軸膝關節』等。與截肢部分吸合的『接受腔』通常採用碳纖維增強檔製作,內加殘肢套,機械單軸膝關節則最適合專業運動,『其實設計越簡單越好,關鍵是保證運動時能可靠、穩定、靈活地控制假肢』。目前,大陸專業運動員使用的高性能高檔運動假肢多是進口,價格從十幾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到二十幾萬不等。


陳憶梅在訓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