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建「能者上、庸者下」問責機制

9月18日,李克強主持召開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並作重要講話。

『總理,我們現在一個專案要交多少保證金,我給您念念。』中鐵建總公司董事長孟鳳朝清了清嗓子念道,『有投標保證金、履約保證金、信用保證金、質量保證金、安全保證金、入市保證金、考核保證金、文明施工保證金、審計預留保證金、復墾保證金、施工進度保證金、農民工工資保證金……確實承受不起啊!』

根據新京報報導,李克強立刻向有關部門負責人佈置道:『建築市場當然首先要確保安全,但不能打著保證安全的幌子,亂收一些不相干的費用!』

李克強總理9月18日主持召開的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上,類似的對話幾乎貫穿了整場會議。5位來自中央和地方國企的負責人彙報時,總理與每人都有互動。李克強插話所問的問題,也正是他關切的問題。

推進混改,促進相互融合

中國電子資訊產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芮曉武介紹本企業的『聯合創新』時,李克強插話問:『你們匯集集團之外的社會力量搞聯合研發,這過程是透過網路進行的嗎?』

芮曉武點頭稱是。該公司在深圳開展『創客營』活動,為創客們打造了一個提供技術支持、元器件供應、教育培訓服務交流、孵化支撐等全方位的創客服務平台。『我們在網上發布一些產品設計的需求,不光為我們自己的企業尋求更多技術支持,也幫助其他企業發布需求,吸引全社會的參與。』芮曉武說。

李克強點頭稱讚。他說,國企改革要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緊密結合起來。要依託『互聯網+』,打造眾創、眾包、眾扶、眾籌平台,匯聚企業員工和全社會創新力量,透過生產方式和管理模式變革,使企業創造活力迸發、創新能力倍增。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不僅是個體和中小微企業的興業之策,也是大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興盛之道,是大陸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新動力之源。』總理說。

『你們這個基金,運行過程向大陸全國市場開放嗎?』聽到國家開發投資公司董事長王會生介紹『先進製造業產業基金』時,李克強詢問道。

『是的!』王會生說,『我們的基金運行原則是,國家產業引導,社會募集。經初步測算,國家每投1元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可以引領和聚集社會資金5.6元,有效發揮了國有資本的放大和帶動作用。』

如何透過創新投融資體制機制,發揮國有資本『四兩撥千斤』的作用,這一話題也延續到另一家企業負責人的彙報中。這位負責人告訴總理,他們運用PPP(公私合營)模式,已經成功運作了多個專案。

李克強對此表現出濃厚興趣:『你們在實踐中感覺,哪些地區哪些領域對推進公私合營模式的積極性比較高?』這位負責人回答說,東部地區對投融資機制改革的經驗更豐富一些,推進專案的速度相對更快一些。中西部地區的積極性同樣也很高,目前有好幾個專案正在探索推進中。

李克強說,向非國有資本推出一部分符合產業政策、有利於產業升級的專案,這有利於改善民生,補上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的短板,同時也有利於提高國有資本配置和運行效率。他強調,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促進相互融合、共同發展。

要健全激勵約束機制

聽到中國鐵道建築總公司董事長孟鳳朝介紹,該企業在分、子公司以及具體專案等多個層面,積極探索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時,李克強插話詢問:『你們現在分公司、子公司一共有多少?』孟鳳朝回答說,中鐵建目前有30多家子公司,分公司和專案公司加起來,共有500多家。

李克強立刻聽出了異常:『你的管理模式能覆蓋這些公司嗎?』『這主要是為了投標。』孟鳳朝解釋道,『因為建築市場很多專案要求,承攬任務必須要在當地註冊實體子公司。』

『這是哪裡的規定?』李克強立刻問道。『這是地方和專案業主自行規定,並在標書上有明確要求。』孟鳳朝說,『剛才我沒敢說全,我們現在其實一共有700多個子公司,其中有200多個是為了投標註冊的「空殼」。』 一位參會部長一語道破天機:『要求在當地註冊公司,其實就是為了在當地徵收營業稅。』

『就為了在當地徵繳稅費?這既增加了企業的成本,還養了一批不該養的人!』李克強對有關部門負責人說,『建築市場應該是統一的市場,不能搞地方分割!』相關部門負責人當即表示,他們正在印發檔,對濫設門檻的地方準備約談、曝光。

李克強說,各地方各部門要共同營造良好環境,正確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加快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 『現在各種亂收費的專案名目繁多。企業的利潤已經很薄了,交易成本再大幅度上升,還怎麼活?只有企業「活」了,經濟才能「活」,民生改善才有保障。』總理說。

座談中,幾位企業負責人各自介紹了本企業推進勞動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完善激勵約束機制,探索『能上能下』人才隊伍建設機制的嘗試。李克強稱讚,這種『能者上、庸者下』的問責機制,是建立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激發大陸國有企業活力的有效機制。

『一個優秀企業家可以讓一個瀕危的企業起死回生,而一個不稱職企業家也會讓一個好企業日薄西山。』李克強說,『要健全激勵約束機制,弘揚企業家精神,壯大企業家隊伍,依靠廣大員工共同努力,推動國有企業在改革創新中實現更大發展。』

『互聯網+』不僅是小企業

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總經理李國華,向總理描述的是一幅新舊產業轉換的典型畫面:近年來,隨著網路快速發展,郵寄信件等傳統郵政業務不斷下滑;但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又帶動了包裹寄遞業務的快速增長。

『你覺得,電子商務等新興業態,對傳統郵政產業帶來的挑戰大還是機遇大?』李克強問道。『我覺得既有挑戰也有機遇。』李國華回答,『除了快遞包裹量增加,農村地區也是我們一個新的增長點。我們把20萬個村郵站和農村的小賣店店主相結合,一方面引導農民網購,另一方面把農產品掛在網上銷售,幫農民提高收入。』

『總的來看,傳統產業萎縮的份額,新興產業增長能夠彌補嗎?』總理繼續問。『新增的遠遠超過萎縮的。』李國華回答。他說,除了開拓農村市場,中國郵政的另一項新業務,是與20多個部委和省級人民政府、數十家大型公司和公用事業單位簽訂戰略合作協定,為社會公眾提供代收稅費、代辦證照等綜合便民服務。

『這相當於政府向你們購買服務,也讓你們形成了一個新產業。』李克強說。他隨即表示,很多國家的傳統郵政業面對網路時代衝擊不得不大規模裁員,而中國郵政卻能夠抓住機遇高速發展,並帶動大量就業,這讓他感到『很高興』。

『要看到,我們正面臨著增長動能的轉換,這其中,既有痛苦的一面,也有快樂的一面。』他說,『千萬不要認為「互聯網+」就是小企業,德國推進的「工業4.0」,就是「大企業+互聯網」,這是工業革命的趨勢,各類企業必須跟上這一潮流。』

濟南二機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志剛彙報中,最讓李克強關心的是『走出去』話題。張志剛說,面對大陸國內汽車行業不景氣現狀,企業業務增長的主要領域,一是在大陸國內汽車生產企業替代進口設備,二是拓展國外市場。『2011年,我們進入了一個發達國家汽車品牌在其本土的工廠,把生產線換成了「大陸製造」。現在我們還在接洽更多海外市場。』他說。

『和國外產品相比,大陸裝備的性價比還是很有競爭優勢的。要推動企業「走出去」,大力開展國際產能合作。』總理說。他強調,企業要充分利用大陸產品性價比好、建設能力強等優勢,主動對接國際市場需求,積極參與全球競爭與合作,在競爭中創出品牌,在進一步擴大開放中加強合作、拓展空間,實現企業發展水準躍升。 『要以高水準對外開放促進深化國企改革。』李克強說。